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三章 天魔岛幻境 十九

    一阵清脆的乐声响起,让人精神一震,一个蒙面的女子旋转着进了大厅,那女子身材曼妙,轻盈,旋转起来美感十足,还有阵阵香风袭来。(Www.K6uk.Com)好多大臣都露出陶醉的神情。花宛一闻到这个味便脸色大变。立马关闭了自己的五识。同时给皇帝传音。

    “皇上,不要闻,这味道有古怪!”正在欣赏的皇帝突然打了个寒颤,忙也关了自己的五识。那女子还在朝着他旋转,只露出两只眼晴,那样的眼晴,干净透彻明亮。

    “不要看她,此女修有顶级媚功!”那双眼睛连女人都会沉迷,便何况是男人,皇帝忙转脸,端起了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那女子一下子似楚楚可怜起来。明明所有的大臣都醉了,怎么皇帝还是正襟危坐的样子。想起那人说的。不由有些懊恼,咬紧了嘴唇,一把扯下了面纱,芙蓉面,杨桡腰,妖娆无比,很多大臣鼻血都喷了出来,那女子见到了血似乎列加兴奋了起来,露齿一笑,真是千金难买,很多人直接扑扑倒在了地上,皇帝内心震惊不已,但好在他听了花宛的话,所以场中只有他目前还算是好,其他人早趴下了。

    “你果然不错,不过才小小的炼气二层,不该会有这样的定力,把你的机缘说出来,我会考虑饶你不死!”一道声音,尖若细针,传进了他的脑海,皇帝捂住了脑袋,真疼啊,恨不能让人就此死去。花宛身都戒备了起来。她感觉到那个人是冲她来的,空气中的寒意越来越浓,很多人都陷入了昏睡,她也早在李公公倒下的时候也装作不支倒地了,只是皇帝那痛苦的表情让她终有些不忍心,忙凝神成針,朝着那个旋转不停的女子刺去。

    “啊!”一声尖利的叫声,那女子捂住了脑袋,在地上打起了滚,她忙从怀里拿了颗药丸,吞了下去,苍白的脸色才好一些起来,起身,粉面含霜地盯着皇帝。

    “你得罪我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一步一步朝着还在痛苦中的皇帝走去。她的指甲一下子突然变得又长又尖,象钢针一样,那针上明晃晃的蓝,让人不寒而粟。花宛一个滚,滚到了皇帝的脚边,一把扯住了他的脚,一个使劲,他便飞到了一边,那钢针扎在了龙椅上,整个紫檀的龙椅都冒出了难闻的烟来,很快便只剩下纯金的把柄。

    “原来你在这里!”一个黑袍男子突然出现在场中,正是那妖元大师,他好不容易混进了宫,总算不负有心人啊,那女子不知什么原因倒在地上,不断地蠕动着,很快她便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蚕宝宝样的东西,身上有很多的口器,一下子飞到了黑袍男子的手中。

    “不用急,小乖乖!既然找到了人,就不用着急了,我就说嘛,光凭他哪有那个本事,天灵体,居然是天灵体,于咱们来说那可是大补啊。”男子看着花宛,口水都快要流一地了,花宛浑身都动不了,她从来没有感到如此恐惧过。那个男人的修为她居然看不透,那说明什么,他的修为肯定在她之上,她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怎么办,怎么办,人家把她当作大补之物了呢,一看到那个蚕宝宝兴奋的样子,她的鸡皮疙瘩都快要掉一地了,捡都捡不起来。忙手在空中画了几下,一个火框飞到男子身边。

    “居然有真火气息,你真是让我惊喜呢!”趁着他与那火框周旋的功夫,花宛抓起了皇帝,运用起了迷踪步,两下便回到了树屋,她开启了树屋最强烈的幻阵。但是因为修为受限,这样的幻阵她不知道能保持多久。

    “那人是什么人?”皇帝也是惊魂未定,今天他真的就差点死在那个虫子手下了,一想到那恶心的虫子,还有那发蓝的钢针。花宛一个人蜷在角落里。心里翻江倒海,她的脑子疼得快要裂开来了,以前一疼她就不管了,也不去想,但是现在不行,生死悠关啊,她得想出法子来规避掉,不然她就是人家嘴里的美味呢,想不到她一直做美味给别人尝,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是别人的美味,天灵体,什么是天灵体,对修真知识有一些了解她的如何不知道天灵体是什么,可是为什么她这个天灵体跟脑海里的知识不太一样,因她还没有完激发出天灵体的物性,所以她的修为停滞不前,她一直抗拒的事情现在不得不提上日程,看着还在如无头苍蝇一样乱窜的某人。她起身,给自己打了个清尘术。成败在此一举了。

    双手抱住了皇帝,皇帝一愣,转身看着她,“怎么了?”

    “不要说话,就抱抱,你能亲亲我吗?”

    “什么?”皇帝都瞪大了眼睛,幸福来得太突然,他都有点不敢相信了哇。花宛闭上了眼睛。皇帝一甩头,妈的,烦不了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在面前,不把握就是傻子…两人开始只是轻轻地靠靠,然后,空气越来越热,两人好象对方是自己的甘泉一样,不断地汲取着对方的清凉…

    “轰!”一道炸雷在树屋外炸开,瓢泼的大雨从空中倾泄而下,黑衣男子好不容易灭了那一团真火,看到这么大的雨不由脸色一沉。看着空中,好象在看什么,这个时候下雨,情况不对呀,但是雨太密,根本看不出来,他一阵恼恨,飞向了空中,只是飞到树顶高便飞不动了,空中好象在蕴量着什么,压力大得差点把他打下了树顶。他努力地看着天空。想起上次九星连珠的时候,好象记载也是下了很大的雨的。

    “靠,不会吧,这么巧,又来!”空中果然有九顆星一闪便没入了云层,他虽没有看清,但是那九颗星蕴含的能量的让人崩溃!树屋中的两人,交颈缠绵,花宛身上有无数的电丝在闪耀,从她接受皇帝的那一刻起,她的周身便泛着一道莹莹白光,充满详和的气息,把两人裹在当中。

    “哈哈哈…怎么样,本幻可是帮了你的,你可要记着本幻这一份情啊!”盘坐在地上的两个脸上表情都很享受,幻魔老祖,朝着两人伸出了手,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花宛身上的电丝更加浓烈起来,硬是把伸来的手给电得直打哆索。

    “靠,这么厉害,这是渡劫的雷丝,不对呀,这丫头没有渡劫啊。”随即他便跳了起来。直朝后退。

    “她没有渡劫,但是她的分身在渡劫,怎么样,没想到吧。”魔尊睁开了眼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便宜你们了,这次就放过你们,下次决不轻饶。”幻魔老祖想溜掉,但是魔尊岂容他逃走,看着还在入定中的花宛,脸上表情复杂。所有的记忆在那一瞬间都回归,她也不想直接面对他吧。

    “你设计我们便罢了,从中已然得了很多的好处,居然贪心不足,还想让妖尊把她给吃了,这下梁子结大了,我不能代替她轻易地放过你。等她醒来决定吧,所以你还不能走。”手一挥,一座玄铁打造的笼子飞了出来,一下子罩到了幻魔的顶上,幻魔在里面直跳脚。

    “你,我可是让她臣服于你了,你得谢谢我才对,她生我的气,你可不能生,你好生劝劝她不就得了。”

    “哼,采用逼迫的手法,降低了本魔的格调,也侮辱了本尊对她的感情,若本尊不顾她的感受,在她转世之前便可以采取如此手段对她了,何须守候在她身边这么多万年,老幻,你不了解我们,有点多此一举了。”

    “啊呀,吃到肉就好哇,你吃了肉还要找我的麻烦,早晓得不帮你了。”

    “你得了那么多的好处,还敢贪心,我决不饶你!”花宛整个人昏昏沉沉,在酥酥麻麻又痒痒当中不知多久,身上的雷丝才安稳下来,灵力疯狂地朝她涌去,这里只有魔气,但是她的混元诀此刻在自动运转,体内的灵力汇聚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厚,花宛的修为一举跃为元婴大圆满,这才多久,身体的每一个关节,穴位都让人舒服到想叫。幻境中的一切如过电影一般在她脑海里滑过,那些她以为失去的灵气也在她的关节穴住处发现了,原来那些灵气都去改造她的身体结构去了,她的身体虽遭天地灵水改造过了,但是还在一些细节的地方比较薄弱,这一趟都圆满了,她的身体真的成了钢筋铁骨,再不怕受损伤了,可是那个幻魔不但截取了她很多的梦做了营养,居然还让她屈服于魔尊所幻的皇帝之下,甚至于要牺牲自己的身体,才能完善灵体,是可忍敦不可忍,太可恨了,眼眼一下子睁开,里面的愤怒连站在一边的魔尊都感觉到了,果然,她生气了。

    “那个,谁,你得了很多好处了,就放过我吧。”在笼子中的幻魔弯着腰,心里苦啊,他得了不少好处,但是都还没有炼化呢,再说了受此界的影响,他力也打不过面前的两人,要不是他利用幻境动了些手脚,只怕好处还得不到呢,他原本以为,两人陷在幻境当中,肯定没有能力反抗他的,到时候,仙婴他不是手到擒来?没想到,他准备取人家仙婴的时候,人家的分身居然在渡劫啊,他这得有多悲催啊,那劫雷可不是他能抗衡的,尤其是两个元婴的劫雷,他不想灰飞烟灭就得乖乖夹起尾巴来做人哇。

    “好处,你还敢说!”花宛越想越气。劈手朝着笼子一掌,里面的幻魔浑身上下给电得不要太酸爽。

    “饶命啊,女神,我告诉你另外几处老魔的居所,他们都会觊觎你的仙婴的,提前告诉你也好让你有个准备,免得落到他们手上,白吃许多苦头,算是我赔罪了。”说着几道玉简飞到花宛的手中,花宛往额头上一靠,便都记了下来。

    “也罢,反正留着我也没有用处。”说完身的气势爆涨,很快整个天魔岛上的禁制消失了,里面的人的修为一下子都恢复了,还在过着野人生活的几小队真是泪流满面啊。

    “我之所以布了禁制就是因为这岛底下有一座五行灵矿,要是让修士发现了,肯定要来抢夺,那样我的日子就不安稳了,虽然那玩意对我无用,可是我还是想要一个安稳的环境的,我看你是混沌灵体,肯定需要那矿,就送给你了,您就大人大量,放了我吧。”虽然心里恨得要死,但形势比人强,还是得低头,谁叫这不在天界呢,在天界这种修为的人给他提鞋都不配,可是他给压在了灵界,没法子啊,只有先低头服软,以后有机会再报仇好了。反正修真之人,能屈能伸才能活得长久,幻魔老祖一点也不觉得他现在朝一个修为低他好多的人低头有什么不好。花宛在他撤销禁制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五行灵矿的灵气,仙尊有跟她说过几处,但却不包括这里,而且此处的五行灵矿什分精纯,便挥了挥手,算是跟魔尊打招呼,然后转头就朝着灵矿潜去,魔尊摸了摸鼻子,哭笑不得。

    “这是,连话也不跟他说了,亏得他们两人还…”

    “瞧,她都放过我了,你也放了我吧。”幻魔眼巴巴地看着魔尊,魔尊一挥手,收回了笼子,幻魔化成了一阵黑风,很快便消失不见了。不知躲哪去了。

    花宛来到岛底深处,整个灵矿围绕着岛底一圈又一圈地盘着,里面几乎没有一丝杂质,而这座岛也出奇的大,花宛若是有开宗立派的想法,这里会是最好的场所,但是此刻的她却没有这个心思,连着几道手诀,收取了无数矿脉进了自己的空间,差点连空间都塞不下了,看着还有很多的地底,想了想,算了,这样这矿假以时日还可以衍生出无数的灵矿来,依旧会是个让人心向往之的地方。她会给这里设下禁制,可以做为试炼场所给各宗的弟子们进来试炼,到时候禁制牌子就给梅山,想必梅山也会很高兴的,这样她的地位便会在整个商盟中高了起来,希望能让梅山派发扬光大,赚个盆满铍满吧。

    出了地底,看到魔尊还站在那里,花宛有些不好意思,虽然那是幻境,但是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两人之间都有些尴尬,过了一会。魔尊假咳了一下。

    “我要回去了,再逗留在灵界会让人发现的,到时候就不好了,还有几个老魔会对你的仙婴不利,这些是我随身的法器灵宝,你收下,或许关键时候能救你一命呢。”花宛不客气地收了起来,她用不着不代表好的门下弟子用不着。

    “你的两个分身上来了,这样我也放心了,我在天界等你啊。”

    “谁要你等!”花宛低着头,满脸通红。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