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8章 为什么?

    刘凌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从沉睡中醒了过来。(看啦又看小说网)

    眼前一片黑暗,随着她醒来的时间延长,她逐渐能看清自己是在自己的卧室中。她听到手机振动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而明显。刘凌转过头,看到自己手机屏幕正亮着,显示着一个名为“江以哥哥”来电。

    江以哥哥。那是谁?她不知道。

    她想着,这应该是那个人认识的人。能在这么晚电话的人,一定不是一般关系吧?

    刘凌那起手机接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焦急的男人的声音,带有迷人的磁性。就像是深夜里突然听到了悦耳的歌声,让人不禁想好好的欣赏一些美丽的夜色。

    “凌儿,你怎么了?”果然,叫的这么亲切,一定不是一般关系。

    刘凌不禁想到了陆止,那个被别人称作是她男朋友的人,可是直呼她的名字。所以,这个人究竟是谁?

    “没事。”刘凌轻声回答,她想起自己之前晕倒时会有些头疼,于是说,“只是有些头疼而已。”

    “对不起,也许我不该告诉你这些的。你也别多想了,不会有事儿的,明天早上醒来,一定能听到好消息。”男人继续说。

    刘凌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但听起来似乎是什么比较严重的事情,是会让她听到心情沉重的事情。但她现在连这个江以哥哥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去猜测,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想了想后,刘凌说,“没事的,我早晚会知道,希望没事的,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肯定会的,刘志远已经去了,一定会找到你哥哥的,也一定会将你哥哥安全带回来。”

    哥哥?

    刘冽?

    安全带回来。

    刘凌觉得自己大概已经猜到了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刘冽出事儿了,刘志远救他去了。

    “好的,没事的,明天再打电话吧。”刘凌说。

    “嗯,你先别告诉你爸妈,等我消息。”

    “知道了。”

    刘凌挂了电话。

    听到手机里随即传来的忙音,江以瞬间有些感觉不对劲。刚才的刘凌那么担心刘冽,怎么现在听起来却这么的平静?不会是因为这个消息的打击太大,有些承受不了吧?江以顿时开始责怪自己,不应该不听刘志远的话,给刘凌打了这个电话。

    刘凌挂了电话后,在床边做了很久。她只穿了睡衣,此刻坐的有点久,已经感觉到冷意。但是她并不想就这么睡去,她想起刘冽,想起自己这些年承受的那些痛苦。一个她认为可怕,而又十分可行的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不断闪现:告诉他们吧,让他们这一夜坐立不安,难以入睡。

    可那样自己会快乐吗?

    这是她现在唯一考虑的事情,她回来的目的,就只有这么一个。能快乐幸福的活着,她只想做让她自己开心的事情,不想去顾及别人的想法。她发现当自己不再为了顾及身边人而妥协和忍耐的时候,快乐和幸福变得简单了很多。她总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不用收拾家里,不用顾及自己随意丢垃圾会让妈妈更多次的收拾客厅。而现在,刘冽永远的离开人世,是让她开心的事情。

    是的吧?她问自己。她认为是的,但心里某个地方,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疼。仿佛是失去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仿佛正在鸣唱名为伤心的歌曲。她努力的让自己不要这样想,刘冽离开了不是很好吗?她再也不用因为害怕那个人又用强硬的态度,送她不喜欢的礼物,在她的房间里摆放她不喜欢的东西。她更不用担心爸爸妈妈回因为喜欢刘冽,而忽视她的感受。可是为什么她会那么难过?为什么那个伤害了自己的人,却让她这么难过?

    刘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哭起来的,更或者说,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哭了。直到她听到有人在她耳边问她为什么哭,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自己已经涕不成声,自己的哭声已经惊动了早已经入睡的爸妈。

    “怎么了凌儿?遇到什么事情了?”老爸焦急而担心的问,那样子就像是随时要去和那个欺负她的人拼命。

    梅局长也担心的抱住她,问她遇到了什么事情。

    从小到大,她不是没有被爸妈担心过,但像现在这样,被抱在怀里安慰的场景,刘凌却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有过。也许有过,是她自己忘了。刘凌不知道自己是难过,还是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她感觉滚烫的泪水又一次从眼中流了出来。她控制不住自己,就是忍不住想哭。

    “乖,凌儿,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跟爸爸说,爸爸一定会给你撑腰的。”老爸说着,还配合着做了一个叉腰的姿势,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刘凌一下子笑了,感觉自己内心的阴霾在这一课已经消失殆尽。

    “就是嘛,笑笑多好看。”老爸也笑了,接着问,“到底为什么哭啊?”

    刘凌想说刘冽可能出事的事情,但看到两人担忧的神色,却又舍不得将这些话说出口。自己仅仅是哭,爸妈就已经这么担心,要是知道刘冽可能出事儿了,他们肯定会睡不好觉,甚至现在就开车去刘冽的部队吧?可那个江以哥哥说,刘冽可能没有事情,要等明天才能确定,说不定明天志远哥哥就能将刘冽带回来。

    刘凌忍住到嘴边想说的话,扯了一个谎话。

    “刚才我同桌给我打电话,说最后一个大题我做错了。那道题可是二十分呢,我数学可能考不了满分了。”

    “就这?”一项最在乎成绩的梅局长一副“你也太大惊小怪”的表情问。

    刘凌点点头,“我要是在百行都考不了第一名,我可怎么考上好大学?”

    “没事的啊,考不上就考不上吧,身体重要。而且你现在才高一呢,现在的成绩不代表你以后的成绩。你看你陆止哥哥,高一和高二上半年都没学习,下半年才说要考大学,现在不依然是你们学校高三年纪的第一名吗你这么聪明。肯定不会比陆止差,而且你现在成绩就不错,一定能考上一所好大学的。”

    刘凌本来只是想编出一个谎话来瞒过爸妈,却没想到居然听到了这么一个震惊的消息。但当着爸妈的面,她又不想将自己这种震惊表现出来。虽然自己才是所谓的正主,但是刘凌并不想让自己爸爸妈妈知道了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她想知道他们究竟是因为自己,还是那个人,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好吧。”刘凌撇撇嘴,“我怕你们会不开心。”

    “妈妈不是说了嘛?无论你考多少分都无所谓,都会带你出去玩的。你要是想哥哥,我们过年的时候就去看他,怎么样?”

    “不……我不要去看他。”

    “怎么?和你哥哥吵架了?”老爸笑着问。

    刘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只能用沉默应对。她害怕自己说着说着,就会将刘冽可能出事儿的事情,不小心说出来。所以为了预防万一,她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好让爸妈赶紧离开,她还没来得及去看那人是否回了她的纸条,说不定那人会告诉她,她和陆止之间为什么会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你们俩从小打到大,明天就没事了、好了,赶紧睡觉吧,别想那么多啦。这两天放假了,你想要是想出去玩,就和朋友出去逛街。,妈妈给你留点钱,你想买什么就买点什么,怎样?”

    “好,谢谢妈妈。”刘凌开心的笑笑。

    “傻孩子,谢什么。好了早点睡觉吧。”

    老爸和老妈走后,刘凌赶紧打开了自己的抽屉。自己留下的那张纸还在,但是上面却没有那人的回复,看样子那人是还没有看到这张纸条。

    刘凌觉得有些遗憾,她现在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她和陆止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止怎么就从之前一小混混,变成了现在的学霸?对她的态度还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难道是终于明白了她当年的良苦用心,意识到她才是那个对他最好的人?

    呵呵!早干嘛去了?现在知道了,对不起,晚了!就算那个人已经和他在一起了又能怎样?她才是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人生也是她的人生。以后和谁在一起,是她说了算,而不是那个人说了算。再说了,她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和陆止在一起?当年他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她必须也让他尝到同样的痛苦,等她什么时候满意了,才能答应跟他在一起……啊呸!她才不要和陆止在一起,那个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过的男人,她才不稀罕呢。现在学习好了怎么了?她不一样也是学霸吗?

    想着想着,刘凌慢慢的睡去了,她感觉自己梦到了陆止。好像他们又回到了小的时候,但和小时候不同的是,梦里的陆止一直都在对他笑着。

    前面又是一座山,虽然这山不算是很高,但对于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觉的刘志远来说,仍旧是很难战胜的高峰。但心中的信念告诉他,他不能在这里停下。刘冽是在距离这里三千米的地方出事儿的,以他的思路,肯定是先确定有没有人和自己一样还活着,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毒贩们既然能确定他们的位置,肯定能检测到他们身上的信号。所以刘冽绝对不会经常开着自己的信号器,今天早上那一闪而过的信号也证明,他肯定是在试探是否有人能检测到他的存在。

    除了这篇山,剩下的地方方圆百里都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他们在找刘冽,相信那帮毒贩也在找刘冽。所以,这次的探寻,并不仅仅要找刘冽,更好时刻提防毒贩的突然袭击。刘志远和刘冽不一样,他不是特种兵,所以这次的任务对他来说可谓是炼狱级别。但他同样也知道,只有自己能找到刘冽。搜寻队已经找了很久了,要找到肯定早就找到了。所以这件事最终还是要他来完成,就像是小时候玩捉迷藏一样。所有小孩儿中,只有他一个人能找到刘冽的藏身之所。

    “刘队长,你现在能大约确定刘冽会藏身在哪里吗?”

    “翻过这座山,大概就能找到了。”

    “这座山?那不就是刘冽他们出事儿的地方?”

    刘志远点点头,“对,就是那里。”

    “可是我们的搜救部队已经去过了,那里不可能有人。”

    刘志远点点头,“你说的没错,他们的确去过了,但是他们去的时候,刘冽应该不在那里。现在过去几天了,他应该已经回去了。”

    “什么意思?”那人奇怪的问,看起来很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刘志远问他,“除了我们,是不是那帮毒贩也在找刘冽?”

    那人点点头。

    “我们知道在这片林子里搜寻,他们肯定也是。他们肯定想,山这么多,树这么多,刘冽好藏身。”

    “对呀、”那人点点头,并不觉得他说的有什么不对,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啊,“那为什么还要去出事儿的地方?”

    问完,他突然反应了过来刘志远这句话的意思,“你是说,刘冽想到毒贩门也在这篇山里找他,所以他又回到了之前出事儿的地方?因为那片区域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所以毒贩料定他们不会回去?”

    刘志远点点头,“就是这样。我猜,他现在估计已经挖了一条比下水道还宽阔的地道了。”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还活着就好。”那人激动的笑笑,“剩下的人可不能再牺牲了,否则我们这一次真的是损失惨重。”

    “放心吧,只要我们能敢在毒贩找到他们之前,赶到那里,他们就不会有事儿的。其实,我现在比较害怕的是,如果我们遇上了毒贩怎么办?要是他们的装备比我们厉害……”

    “那就只能硬拼了。”

    刘志远摇摇头,“我觉得刘冽一定给我们留了别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