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九章 回家

    她知道四姐做了那个决定,做了那件事,后果肯定很严重,可是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地步,竟让祖母这样生气,想要把她置于死地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可问题是,如果四姐死了,能够化解皇家和贺家的矛盾,恐怕也是不可能了,如果贺家的人都是贪慕虚荣的人,那还有个好说,可是,以她目前了解的贺家来看,贺家除了曹氏之外,其他的人都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他们一定会和皇家扯破脸皮的,就算是不要那个一等侯爵的称号,他们也不会向皇家低头,如果大伯父知道了,说不定还会闹出人命来。

    这样并不好。

    “祖母。”贺海蓝抬眸看着决绝的贺老夫人,低声劝道,“海蓝希望您不要把事情闹大,海蓝可以接受您的任何决定,但是您不能把这件事情闹大,这有关皇家和我们贺家,如果大伯父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不仅是四姐没命了,大伯父一定会做出我们想不到的事情来,所以,求你,不要冲动行事。”

    贺老夫人深沉的看了贺海蓝一眼,冷声道,“这件事情就是瞒不住的,你大伯父迟早要知道的,与其现在瞒着他,让他将来知道了深受打击,还不如现在知道了生气一时,做好决定!”

    贺海蓝一怔,她看了皇后一眼,为难一笑,轻声道,“皇后娘娘,海蓝很感激您对海蓝的喜爱,但是祖母说不让我嫁我自然是不能嫁的,海蓝只能辜负贤王殿下了。”

    “这不是你说辜负就可以的事情。”唐谨锐冰冷的声音在坤宁宫门口响起,贺海蓝猛地回头看着面色冰冷的唐谨锐,她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唐谨锐抬步走进来,给贺老夫人鞠了一躬,眼神却是冰冷的,“老夫人,我和海蓝的婚事是父皇赐婚的,您不能因为别人的事情,耽误我们两人,您这是棒打鸳鸯,您没本事拆散其他两人,就要让我们两人当苦命鸳鸯吗?”

    贺老夫人张了张嘴,深深地看着唐谨锐,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对,我老婆子没本事管皇上,但是却有本事管我孙女的事情。”

    “你错了。”唐谨锐看着贺老夫人,冷笑道,“我和海蓝是皇上赐婚的,抗旨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老夫人,您为了一个孙女,难道要整个晋安侯府为你们陪葬吗?”唐谨锐说到这里,顿了顿,“您觉得值得吗?您觉得您赔上了整个晋安侯府之后,有的人会有一点内疚吗?”

    “你别说了。”贺海蓝低声道。

    皇后也拉了拉唐谨锐,“锐儿,不得无礼。”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的儿子说的并没有错。

    贺老夫人忽然笑了起来,“不愧是贤王殿下,不愧是天才,老婆子说不过你!”

    唐谨锐看着贺老夫人,微微一笑,“其实老夫人您是想不开了,您看看良妃娘娘不也一样过的好好的吗?世人说了什么?再说了,只要父皇下了决定,那您对外宣称晋安侯府的四小姐不幸病逝,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您也不打算要这个孙女了,您不能为了一个抛弃家族的小姐,害苦了别人啊。”

    “行了。”贺老夫人抬手阻止唐谨锐继续说下去,“我说不过你,但是海蓝我一定要带走,至于贺海星,你们要怎么处置,是你们的事情。”

    贺海蓝跟着贺老夫人出宫了,回到晋安侯府就被贺大爷叫了去,当然是问贺海星的伤势,贺海蓝害怕将来宫中传出贺海星死亡的消息,也不敢说贺海星已经没事了,只能道,“四姐的情况不是很好,宫中有御医照顾,大伯父您放心。”

    “海蓝,你可是神医啊,你都拿你四姐的伤没有办法吗?”贺大爷面色担忧,他当时都不让海星参加围猎了,那丫头偏不听,现在好了,竟然都严重成这样子了吗?

    贺海蓝抿嘴,看着贺大爷,“大伯您放心,四姐吉人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您也不要太过于担心了。”

    贺大爷颔首,“你不是在宫中照顾你四姐吗?怎么回来了?是因为皇后上门提亲的事情?”贺大爷今日下衙回来就听闻皇后上门来替贤王提亲来了,希望海蓝和贤王两人之间的亲事提前,两人早些成亲,听说老二还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想到老二的好福气,再想想自己这几日,大女儿那些糟心事,小女儿又伤势严重,自己还不能去后宫探望,真是觉得喝点水都塞牙缝呢。

    贺海蓝抿嘴,面上带点为难,“我也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会忽然上门提起这件事,祖母还因为这件事情入宫了,我还要去见过母亲和父亲,就不和大伯父多聊了。”

    “等一下!”曹氏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她拦住贺海蓝,跑过来就拉着贺海蓝道,“海蓝,你在宫中可听到了你大姐的消息,她没事吧?”

    贺海蓝看着曹氏的样子,抿了抿嘴,“大姐那边我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呵呵,你是根本就不关心你大姐吧?”曹氏冷笑道,“贺家竟然养出你们这样不顾姐妹的人,真是…”

    “够了!”贺大爷一把拉开曹氏,冷声道,“你的疯还没有发够吗?”

    贺海蓝挑眉,她在宫中的确没有去打听贺海乔的事情,第一,她认为贺海星会变成如今这样子是贺海乔造成的,第二,她不是那种喜欢落井下石的人,贺海乔只是给她使过两次小绊子而已,她没有必要把人踩到淤泥里面去。

    “没事的,大伯母是关心大姐,所以才会这样的。”贺海蓝看着曹氏,抿嘴道,“大伯母如果想要大姐没事的话,就去找四姐吧,毕竟这次救了皇上的人是四姐,四姐一定可以说得上话的。”

    “我…”

    “海蓝你先回去吧。”贺大爷笑道,“让你跑一趟,快去看你爹娘吧,你父亲他们这几日都在念叨你,祖父也一直都在念叨你什么时候回来,既然回来了,就去给他们请安。”

    贺海蓝颔首离开,她不仅要去看祖父和父母,熙慈县主他们那边,她也要去跑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