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阶阵法衔藻龙落

    九婴剩下的八个头颅瞬间把她给团团围住,个个凶神恶煞的伸长脖颈,群起而攻。(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威风凛凛的长枪之上,阴寒的暗芒在无声无息攒动,洛胭脂波澜不惊的站在那里,她紧抿着双唇,握紧手中长枪,有些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寒气凌冽的枪身,面上毫无畏惧之色。

    “哇!”一颗硕大的头陡然贴到她的面前,它耳鳃处舒张有秩的鳞片不经意的从洛胭脂的脸上划过,一股蚀骨的恶寒瞬间蔓延到她的全身。

    洛胭脂抬起手中长枪,朝着它头后骨七寸的地方用力一击!

    由于距离过近,九婴完全来不及躲闪,饱含神力的攻击分毫不差的落在它的身上!

    “哇!哇!哇!”小孩痛哭的声音瞬间在空中响起,被击中要害处的九婴扭曲挣扎着把身子蜷缩成一团。

    “两个!”洛胭脂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虎口,神色肃杀的看着剩下的七颗九婴头颅,手腕再次扬起,掌心紧握的长枪瞬间化作两柄紫芒乍现的斧头!

    她缓缓合上双眸,口中快速念着咒诀,一个巨型的紫色卦爻阵法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扩张着,片刻间便把九婴,诸怀笼罩其中,直到把神秘人设下的阵法完全填充满,才停了下来。

    原本空旷无物的地方瞬间笼罩上一层深灰色的法阵,一金一紫的两尾鲟鱼朝着相反的方向,不紧不慢地游动着。

    男子眸光透过阵法,紧锁在场内的白袍少年身上,似乎要通过他的下一步行动来洞悉他的意图。

    青案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当确定双鱼相争的场面真实存在,不是自己看花眼后,他不禁感动的要当场喜极而泣。

    师尊要是知道这丫头竟学会了高阶法阵——衔藻龙落!定会开心的不得了。

    “你笑什么?”男子眉头微皱,灰褐色的眸子散发着淡淡的琉光。

    “呃,没什么!”青案如沐春风的面色瞬间凝重,他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的看向阵法。

    男子若有所思的眸光微微流转,在青案与洛胭脂之间游走了一番,继而面色凝重的朝着神秘人所在的方向快速扫了一眼。

    这个距离,就算真的会出事,自己也能保他平安。…不对!那小子根本没这能力,自己肯定是脑子进水了,居然担心他能逃出来!男子神色微怔,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神秘人眸光时时刻刻都盯着阵法内的场景,并未察觉有人在打量他。

    场外看客各怀心思,场内满身鲜血的少年却没空去理会那些弯弯绕绕,他沾染着血迹的稚嫩脸庞上隐隐流露出若有若无的杀气。

    少年始终保持着神识与衔藻龙落之间的联系,时刻警惕着周围的神力波动。

    如同蛛网般纵横交错的神力因子遍布在阵法之中,任何轻微的神力波动都能引起无数活跃的神力因子随之同步摆动,继而触发阵法禁制。

    衔藻龙落布下的瞬间,便被多处触发了禁制,东上方两处,西上方两处,南后方一处,和正前方两处均发出剧烈的神力波动,且还在加速朝着她冲刺过来。

    洛胭脂陡然睁开双目,瞳孔深处紫色亮芒逐渐加深,她凝聚神力的双脚轻点地面,纵身飞到半空,凌空一个后空翻,双臂并拢,抡起两柄寒光闪闪的斧头,便朝着一步之遥的头颅,用力砍过去。

    “哇!”小娃娃阴戾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一颗硕大的头颅瞬时朝着正下方快速掉下去,它猩红色眼中还带着并未完全消失殆尽的狡诈。

    洛胭脂眸光朝着即将砸到自己身上的头颅飞快瞥一眼,她手中斧头瞬间化作一条灿若星河的细软长鞭,她略显粗壮的腰肢灵活一扭,借助软鞭缠绕住左侧处九婴的脖颈,双手同时用力拉拽软鞭。

    被缠绕脖颈的九婴发出一声凄惨而尖锐刺耳的吼叫声,脖颈处猛然用力一扯,整颗头颅都朝向身后倾斜。

    洛胭脂用力拽紧软鞭,借助牵引的力量,猛地朝着那被捆绑住脖颈的九婴快速飞去。

    电光火石间的功夫,那硕大的头颅与她猎猎作响的衣袍擦肩而过,留下大片绯红的血迹,便从半空中跌落。

    温热的鲜血瞬间喷薄而出,从它脖颈处不规则的断口处洋洋洒洒的向着四周快速下坠。

    洛胭脂神色自若的看着那头颅一路跌跌撞撞的快速下落,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中没有半分的波澜。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九婴能够活动自如的头颅便只剩下六个。

    “嘤嘤!”被缠绕住脖颈的九婴回过神来,气势汹汹的伸长了脖颈,张开银光森森的血盆大口,朝着即将撞到它身上的少年不管不顾的全力撕咬而去。

    另一颗瑟缩在它身后的头颅吐着猩红的长芯,一双阴冷寒凉的眸子,机警悄悄的打量着四周,准备伺机而动。

    掺杂着神力的风如同刀刃般,穿过洛胭脂的衣袍,在她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脸上留下无数大小不一的血痕,疾驰着,向后呼啸而过。

    火辣辣的烧灼感从脸上传来,手臂上的伤口开始渗出血珠,洛胭脂神色麻木的移开目光,犀利如剑的眸光穿过被软鞭缠绕的九婴头颅,径直看向它身后。

    察觉到她的目光,躲藏在后面的九婴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脖子。

    也是,见识过她刚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模样,仅存的几颗头颅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一个个都待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攒头晃脑观望着,只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同时进攻把她撕个粉碎。

    洛胭脂与九婴之间的距离以光速在缩减,就在她的手触碰到九婴脖颈的瞬间,被软鞭束缚的九婴瞬间转头,上下颌处锋利如刃的牙齿朝着她的双手恶狠狠咬去!

    “哇!哇!”另一颗头颅抬头朝着空中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它抖了抖身上的鳞片,趁势而上,绕到左侧,准备来个夹击。

    另外几个观望的头颅见势,也纷杳而至,从不同的方位把衣袍染血的少年给包围了个结结实实。

    六颗头颅同时从不同的方位进攻,不管怎么做,都不可能同时挡住所有攻击,被任何一个咬到,都会万劫不复,化作它饱腹之物。

    洛胭脂右手用力一拽,手腕贴着被绷得僵直的软鞭灵活转动了几圈,手臂上便多缠绕上了几股。

    她借助着软鞭的灵活性,朝着被牵制的九婴不假思索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