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百七十五章 困局

    经过整整一个星期的构思,月夏终于写好了最后一个故事。(Www.K6uk.Com)

    明天就要开学了。月夏给她组建的小团体的成员分别发了消息。

    现在这五个人——月夏、巫三儿、司琪、琉双双和穆胭脂,齐聚在巫三儿的家中。

    “所以说,现在我们的情况就是这样。只有我能够讲出打动东天的七个故事,东天才会放我们世界一马。但是,东天恨这个世界里存在的阴暗东西,他很有可能在我能讲故事之前就把我们这个世界毁灭掉。”月夏解释道,“请各位帮我试着感化天海一中的学生,用尽手段,防止他们做出过分的事情。不要让他们在这个重要阶段被迷昏了头脑,否则,一旦东天真的动手,一切都晚了。”

    司琪、琉双双和穆胭脂互相看了看,点了点头。

    月夏接着说道:“还有一点令我感到奇怪,关于一月份的扭蛋,这个月貌似没有人用到它,因为我没有听说高二年级进行过投票活动。”

    开学第一天,月夏一直想着东天的事情,所以精神状态有些恍惚。

    现在才早上七点半,她忍不住趴在桌子上,正欲作春秋大梦。这时,严厉的呵斥声在耳边传来:“月老师,跟我来一下。”

    月夏猛地打了一个寒颤,抬起头,看到教导主任的背影,便乖乖地跟了过去。

    到了主任办公室,月夏却发现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在,这个男人穿着白大褂,眼神上下打量着月夏。

    “月老师。”教导主任缓缓开口,“寒假的时候,一月份的扭蛋被人用了,你可知道?”

    “什么!可是,我没有接到任何关于学生投票的通知啊。”

    “呵呵。”教导主任冷笑一声,“你当然没收到通知,我们所有老师都不知情。因为一月份的扭蛋根本不是学生用掉的!”

    “欸?”月夏睁着眼睛,她对教导主任那奇怪的语气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那是谁用的?”

    “哼哼,难道你自己用的,你还不知道吗?你还记得你许了什么愿吗?”

    “我根本就没有用扭蛋!哪里来的许愿。”

    教导主任突然显得很不耐烦,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慢悠悠地走到电话旁边:“让一月二十日执勤的那位保安过来一趟。”

    不一会儿,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保安走了进来。

    “主任好。”他客气地和教导主任打着招呼。

    月夏此刻一头雾水。

    “您好,请问,一月二十的时候,您是否看到了月老师来学校?”

    “对的,那天是除夕,只有月老师来了。我当时还问月老师,怎么这个时候还来学校。当时月老师说是有东西落在办公室了,想要过来取。”

    “你乱讲!”月夏突然叫道,“那天我根本没有来过学校,只有在正月初十那天,我、巫三儿和益至来学校来谈教学和心理方面的事情。”

    教导主任突然一拍桌子:“除夕那天没有来?呵呵,难道我还会冤枉你了不成?”

    月夏蹙着眉:“主任,你怎么可以这样冤枉我?我是反对扭蛋的使用的,我怎么会亲自去使用它呢。”

    “哼,外表越装纯洁,内心越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月夏挠着头,一副十分焦虑的模样,突然她灵机一动:“对了,摄像头!你们去看摄像头!”

    教导主任重重呼了一口气:“那天的摄像头坏掉了,你还是停止狡辩吧。你可知道,那因你的许愿而失去双腿的同学现在过得有多可怜。我看了都心痛。”

    “失去双腿的同学……是谁做的!”

    “除了你,还能有谁呢?”

    “主任,你是在污蔑我。我知道了,一定是你自己使用的扭蛋,对不对!自从我来到天海一中上班,你就处处针对我,现在竟然这样诬陷我!而且,以往其他人用别人的利益许愿,你都不会怪罪,为何这次却单单怪罪到我的头上?”

    教导主任脸上掠过一丝惊喜之色:“你看,你自己都承认了。学生按照规则使用,我怪不到他们,但是你违反了规定。”

    月下气急:“你,你这是曲解我的意思。”

    “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听着,难道我还能诬陷你不成。鱼医生,芦师傅,你们说是不是。”

    那两个人纷纷点头称是。

    “你们……好过分!”月夏不自觉地向前走了两步,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教导主任,这一年半以来,我忍你言语间的犀利,容你对我的刁难,但是如今你这样对我,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教导主任突然跳到了窗台上,颤抖地指着月夏,仿佛月夏要吃了她一般,“鱼医生,芦师傅,她精神不正常,恐怕要攻击我,快把她控制住!”

    “不需要!”月夏扭过头对着那两个人大声喊着,“我不会攻击她,我还怕脏了我的拳头。”

    然而那个芦鱼医生娴熟地将她手反绑在身后。然后用心理医生对病人的口吻说道:“月夏老师,不好意思,看您的症状,不仅有精神分裂症,可能还有狂躁症和失忆症。请您配合我们的治疗。”

    说完,他打开了手机,拨通了医院的电话:“喂,这里有一个重症病人,有严重的攻击行为,快点派人来把她接走。是位女性。”

    月夏看着这个鱼医生伪善的面孔,心里的愤怒快到了极点,她拼命地挣扎着,试图挣脱开绳子。

    可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她急得大叫着:“把巫三儿叫来,她也是心理医生,让她为我做鉴定!我的心理没有问题,我很正常。”

    教导主任眉头深锁:“鱼医生是资深的心理医生,他又怎么会看错呢。月夏呀,其实我们都是为你好,担心你呀!”

    “什么担心我,一定是你们相互勾结,然后把罪名推到我的头上!真恶心。”

    月夏的吼叫声透过教导主任办公室,路过的老师和同学纷纷驻足在门口听着。一个人担心里面出危险,便将门一下子踹开。

    “教导主任,没发生什么事吧?”

    教导主任的脸就像变魔术一样,立刻变得和颜悦色:“没发生什么,危险已经被制服。”

    那人“哦”了一声,便和门外的其他人一样,站在门口继续看着热闹。

    教导主任就像是在表演一样,走到了月夏面前:“唉,月夏你怎么颠倒是非黑白呢。我扪心自问对你一直宽容,而你在这一年半里,有几次让我省心,每次你闯下的祸,都是我来填。”

    月夏笨笨的样子,此刻的她只是感到丢人。而教导主任继续在数落着她的种种“不是”。

    “我没有,我没有……”月夏哭着哭着,开始鼻塞,由于哭得太厉害,鼻子已经无法呼吸,一口气没喘上来,难受至极,便不自禁地跪倒在地上开始干呕。

    教导主任向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

    很快,医院派来了人,将绝望的月夏抬走了。

    巫三儿此刻在心理咨询室拿着魔镜占卜:“小镜子啊小镜子,益至现在怎么样?”

    奈何她此时的灵力不够,镜子上显示不出任何东西。她将镜子放在一边:“哎呀急死我了。一边是世界的安危,另一边又是益至的安危,这么多要担心焦虑的事情,人生可真是复杂啊。”

    突然她听到门外有学生一边跑一边叫着:“月老师被带到精神病医院去了!”

    “什么!”巫三儿从桌子上抬起头,慌张起身,跑出门外。

    她揪住一个学生的衣角:“同学,月夏怎么了?”

    这个同学显得有些慌张:“教导主任和一个心理医生把月老师送到精神病医院了,据说月老师有精神分裂症,需要进行治疗。”

    “月夏有精神分裂症?”巫三儿惊呼,“这是谁在编排她!再说了,就算真的精神有问题,又怎么能大张旗鼓地把人抓去。就算月夏真的有病,他们也应该保护月夏的才对啊!这样一闹,大家都知道了……对了,大家都知道月夏有精神分裂症的话,他们的某些阴暗的交易就可以被推在月夏的身上,然后他们便可以脱身。正是因为他们想找到替罪羊,所以才编排月夏。”

    想到这里,巫三儿气不打一处来,她急冲冲地来到教导主任办公室,砰的一声推开门,义正言辞地说道:“是你编排月夏的,你到底在私底下有什么勾当?”

    教导主任本来惊讶的眼神瞬间变得惊喜:“哎呀,三儿呀,快坐,有什么误会我们当面说清楚吧。”

    巫三儿半信半疑地坐下,瞅了眼教导主任递给来的热水,心想:我正渴了呢。接着咕咚咕咚将整杯水饮尽。

    “主任,我十分了解月夏的情况,她虽然痴傻,却并没有精神分裂症。不知道你们为何要……为何要……”巫三儿突然感到天旋地转一般,应声倒下。

    教导主任松了一口气:“还好校长之前派人调查过,我们才知道巫三儿是女巫。不然什么时候被她害惨了也说不定呢。”

    她走到电话旁,拨通了校长办公室的电话:“校长,月夏已经被送到精神病院了,接下来只要鱼医生为她洗脑,让她承认所有扭蛋都是她一人使用,我们学校就能免受舆论谴责了。”

    电话那头的校长说道:“你做的很好,对了,你儿子的腿已经好了吧?”

    “托您的福,已经痊愈了。这个扭蛋也真是有奇效。对了,巫三儿那个女巫被我迷晕了,现在要那她怎么办?”

    “嗯……把她交给黑警官吧。”

    此时的黑警官正在研究案子,突然他打了个喷嚏。

    张警官问道:“是谁想你了呀?”

    “有没有人想我我不知道,但是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祥的预感?那是什么。”

    “你难道不觉得最近的天空都不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