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四章:镜子

    ♂

    欣悡有些不信,一大早就急匆匆的赶到了飘缨苑。(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果然飘缨苑被皇上下令锁闭,门口的戍卫有羽林卫的人。

    “美人,咱们还是走吧。”乔溪在一旁小声的提点:“皇上说了,不许任何人来打搅缨妃养胎。”

    “嗯。”欣悡略有些失望的就着乔溪的手,缓缓转身。“本来还想用缨妃在皇后娘娘面前长点脸的。毕竟是缨妃害了廖嫔。这可好,皇上一道圣旨,飘缨苑就成了铜墙铁壁了。任凭缨妃再怎么作恶多端,也难对付了。”

    “美人,这些话还是放在心里便好。”乔溪有些不安。

    “你提醒得对。”欣悡不再往下说,仅仅是冲她微微一笑,两个人便一并往凤翎殿去。

    自从缨妃被留在飘缨苑安胎,后宫里安宁多了。

    一晃半个多月过去,凤翎殿又热闹起来。

    年节将至,各宫都忙着敬献贺礼,也都想着从皇后这里讨点好处。

    “咱们宫里的传统是妃嫔们各司其职,共同筹备团年盛宴。本宫与诸位姐妹是头一回在宫里守岁,成人见面,却不知道诸位的擅长,倒不如你们说来听听。”岑慕凝难得的好心情,脸色温润。

    “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廖嫔娘娘擅长琵琶。那一日臣妾去她宫里请安,正好听见姐姐弹奏琵琶,一曲碧月落玉湖,听得臣妾心都醉了。”欣悡笑的合不拢嘴。

    她这番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起身告罪:“皇后娘娘恕罪,臣妾一时嘴快。忘了廖嫔姐姐现下的处境,怕是……怕是不能……”

    “多谢妹妹。”廖绒玉就着她的话音走进来,着实让在场的人都感到惊讶。

    岑慕凝疑惑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这时候该好好歇着才是。”

    她的脸色的确很苍白,但不难看出,她用了好看的胭脂,巧妙的遮住了倦容。有些干白的唇瓣上,也打了好看的口脂。只是说话还显得有气无力。

    “臣妾原本是不该来的。”廖绒玉脸上挂着几丝忧虑。“只怕臣妾自己不好,冲撞了皇后娘娘。可是……阖宫欢庆这样的热闹,臣妾还是忍不住想要凑一凑的。”

    “不必担忧,本宫从来不拘这样的事情。”岑慕凝对冰凌使了个眼色。

    冰凌上前去扶了廖嫔落座。

    “只要你自己身子养好了,便可以和其余妃嫔一样,为盛宴出力。”

    “是。”廖绒玉小产还不足一个月,虽然身子没调养过来,但她也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臣妾想和欣妹妹共奏一曲,还请皇后娘娘恩准。”

    “自然是好。”岑慕凝微微颔首:“回头你们将所长抒写成册,也好请太后过目。”

    “是。”妃嫔们齐声应下。

    如此,又说了一会的话,岑慕凝就遣散了众人。

    青犁陪着皇后往内室走,半道上明清就追了上来。“娘娘,皇上让殷离大人送了些东西过来,您可要过目。”

    “冰凌。”青犁对她招了招手:“我去给娘娘准备茶点,你陪着娘娘吧。”

    说完这话,她也不等冰凌答应,朝皇后行了个礼,急急的走了。

    “这丫头,走的这样快。”岑慕凝不由得叹了口气。自从她知道殷离有娶她的心思,就变得这样躲躲闪闪的,但凡是跟殷离有照面的事情,都避之唯恐不及。说起来,也着实叫人辛酸。

    “给皇后娘娘请安。”殷离走上近前,发觉皇后身边就只有冰凌在,不免失落。“这是外头才进贡来的一对松烟墨,奇就奇在是用了名贵药料配以油烟制成。巧夺天工的雕刻手艺,施金错彩,令得这墨增添了观赏趣味。皇上想着皇后娘娘会喜欢,就让属下给送过来。”

    “的确不错。”岑慕凝看着这样精致的墨,勾唇一笑:“即便不拿来用,只是赏玩也是很好的。替我多谢皇上,容后皇上闲时,本宫再去谢恩。”

    “是。”殷离这么答应着,看皇后要走,不免着急:“娘娘……”

    “怎么?”岑慕凝又转过身与他对视:“是皇上还有什么事要你转告?”

    “不是皇上,是属下……”

    “那你别说了。”岑慕凝打断了他的话,饶是一声轻叹:“并非本宫拦着,这些日子,你也瞧见了。她躲着你,是她自己的心思。就算是本宫开口,命她同意此事,又不知道会生出多少风波。非但不能成全你们,反而会害了她。她如今毕竟是本宫的人,本宫也不想让喜事生出风波,这个你可明白?”

    “属下明白。”殷离虽然这么说,可还是不甘心。“只是……属下斗胆恳求皇后娘娘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想当面向青犁表明心意。可能她知道属下的真心,会点头呢!”

    “这话对。”岑慕凝是赞成的。“总归是她自己的婚事,你该问问她的心思。”

    殷离一听这话,当即就单膝跪在地上,恭敬的拱手:“还请皇后娘娘成全。”

    “若是生拉硬拽的,即便是人到了,恐怕也没心思和你好好说话。不然这样吧。”岑慕凝幽幽一笑:“明日一早,我会让青犁去我抄写的佛经去祈福殿,你就在那等着她吧。”

    “多谢皇后娘娘成全。”殷离凝重道:“娘娘这番厚恩,属下必然谨记。”

    岑慕凝这时候才就着冰凌的手转身。其实她想问殷离,为什么当初青犁那么在意他,他却不肯。眼下这个境况,他肯了,青犁却又满心沉重。

    但她没有问。

    这世间的事情,哪里是三言两语能解释透的。

    恐怕殷离自己也说不清楚。

    “娘娘真想帮殷离吗?”冰凌在她耳畔轻轻的问了一句。

    “为何这么问?”岑慕凝有些奇怪的睨了她一眼。

    “如果青犁真的点头了,那您身边就少了个能帮衬的人。”冰凌有些犹豫的说:“毕竟青犁是皇上的人,可她是真心为娘娘好,留在您身边,至少也能为您分忧。奴婢是怕自己一个人力有不逮,若真有什么疏漏之处,岂不是连累了您。”

    岑慕凝没想到冰凌会说出这番话,微有些意外。但人都是会变得,她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青犁已经吃了很多苦。若有机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一心相夫教子,过些平常日子,也是她的福气。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事情而阻碍了青犁的幸福。”岑慕凝握着她的手,动容的说:“不光是青犁,你也一样。将来有好人家,我一定会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

    “不,小姐。”冰凌摇头:“留在您身边侍奉到奴婢咽气,就是冰凌最好的归宿。”

    “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岑慕凝温和的看着她的眼睛:“缘分的事情就是这样玄妙,可能你现在还没遇见那个对的人。等你遇见了,指不定会比谁都想嫁人呢。”

    “娘娘。”冰凌有些害羞的垂下头去。“奴婢才不会呢。”

    岑慕凝看着她那抹纯真的笑容,仿佛回到了从前在府中的时光。那时候,天是蓝的,云是白的,人心是热的一切都是那么简单。

    忙完了朝政的事情,庄凘宸便赶来了凤翎殿。

    “让殷离送来的贡墨喜欢吗?”庄凘宸解开系着带子,岑慕凝已经麻利的接过他厚重的披风递给冰凌。“很喜欢,贡墨很有特色,和平日所见的不同,只是用来赏玩也是很好的。”岑慕凝顺手递过热茶到他的掌心:“皇上今日看着心情很好,似乎有什么喜事。”

    “朕到底没看错你的兄长。”庄凘宸饶是一笑:“第一场雪的时候,朕听了岑相的建议,让他出兵平乱,这时候已经颇见成效。”

    “皇上是说,南边的战事?”岑慕凝没想到岑慕峰还真有点用。

    “是啊。”庄凘宸微微颔首:“看来朕没有白救他一回。不过岑相最该感激的是你,若不是你,朕也不会给他立功的机会。”

    “皇上这么说,好似臣妾以权谋私似的。”岑慕凝饶是轻哼了一声:“那个家事臣妾的荣耀也是臣妾的坟墓。这一点,皇上也清楚。”

    “还怨着呢?”庄凘宸拉住她的手,让她坐在怀里。

    “如何能不怨?”岑慕凝下颌微扬,眼底透出了不屑。

    庄凘宸顺势拉起了她的衣袖,原本身上的那些鞭痕已经淡了许多。“赫连的药管用,伤痕不是渐渐淡了吗?”

    “好了伤疤忘了疼,可不是臣妾的性子。”岑慕凝笑着,柔润的唇瓣一张一翕:“睚眦必报才是。”

    “若是至亲呢?”庄凘宸并不是问她,而是问自己。如果是他,他会如何。

    “至亲是不会用鞭子勒死自己的至亲的。”岑慕凝拧着眉头,倏然笑了:“既然下了手,便不是至亲了。皇上今日性质极好,不如看臣妾作画吧。别让这些无趣的事情搅扰了兴致才是。”

    “你说也对。”庄凘宸轻轻在她耳畔嗅了下:“那就看皇后作画好了。”

    岑慕凝笑着想站起来,还没站稳就被他勾住腹部给揽入怀。“皇上……”

    “朕预备设宴款待岑相父子,待你兄长凯旋之后。你要同朕一道去吗?”庄凘宸柔和的在她耳畔问。

    “自然。”岑慕凝抿唇一笑:“皇上要臣妾去,臣妾怎么会不去。”

    庄凘宸忽然捏住了她的下颌,在她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你知道吗,有时候看着你,就像照镜子一样。叫朕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