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No.155、

    这一夜,现在已经养成了早睡习惯的秦嘉睡得香甜,而堂屋里,秦国良则是起了好几次,照看着腊梅花瓣,省得一个不小心给烘焦了,那就不能用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电褥子虽然开的是低档,但一夜下来还是把花瓣给烘干了,秦嘉吃完早饭趴到桌子边翻看着,见花瓣的确都晾干了,她捏了几片放到了玻璃杯里,然后倒上了热水。

    被烘干的花瓣比起新鲜的要轻了许多,个头也有些蜷曲,被热水一烫,又缓慢地舒展开来,像是在透明的舞台上翩然起舞。

    见还要等一会儿,秦嘉掏出了手机,点开了“小仙女大本营”,在群里发了个早上好的表情,很快就有人回复:“早啊秦姐。”

    “都到公司了没?”秦嘉问。现在是8点半,他们公司冬季的上班时间是在9点。

    “我到了。”

    “我还在地铁上。”

    “公交。”

    “地铁1。”

    群里很快刷起了一连串的消息,看来大家都很闲。

    “同志们,你们的秦姐正在进行一项伟大的试验!如果实验成功了,那么下巴村农产品旗舰店将会迎来一波新的商品!”

    陈娇娇很捧场地问道:“是什么呀?”

    “我在试着用晒干的腊梅花瓣泡茶!据说腊梅花茶可以美容哦~”

    “哇!美容!秦姐,你弄好了先跟我说一声儿!”

    美容是女生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秦嘉说到这,顿时就有很多女生冒泡了。

    “好说好说。”秦嘉应着,又把昨天曹念发给她的腊梅林的图片发到了群里,“给你们看看俺们这儿的腊梅林!”

    之后,秦嘉就等着大家的赞叹,大家也果真赞叹了,不过在赞叹之中,还夹杂着几个重点不对的回复:“这照片拍的这么好看,秦姐不是你拍的吧?”

    “对啊,秦姐你那技术,咳绝对拍不出来这样的照片啊!”

    秦嘉:“……”

    好气哦!

    秦嘉对着手机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不过虽然很生气,她还是发消息道:“这是我们家念念拍的,怎么着,不行啊?”

    “行行行,很行!”

    大家纷纷表示退让,妈的居然还被喂了一嘴狗粮!一脚踢翻这盆狗粮!

    秦嘉看了看杯子里的花瓣,被热水泡了这么一会儿,因为烘干了而蜷曲的花瓣又全都舒展开来,杯子里也隐隐能闻得到一股淡淡的清香,秦嘉想了想,站起来从柜子上拿了一瓶蜂蜜,往杯子里加了一勺。

    她记得自己那天在网上看到,说腊梅性凉微苦,可以加蜂蜜一起喝,她怕苦,虽然不知道这个“微苦”是怎么个微法儿,她还是一早就放上蜂蜜吧。

    这么想着,秦嘉又加了一勺,这才拧上了瓶盖。

    她端起杯子吹了吹,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口。

    杯子的容量不大,秦嘉加了两勺蜂蜜使得水有些甜,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味道。水还有点儿烫,秦嘉不敢大口喝,只能小口小口地喝着。

    秦嘉离开的这一会儿,群里已经闹开了,秦嘉看了看,退了出来。

    她喝完这杯腊梅花茶,心情哀伤地叹了口气。

    虽然说是可以美容,但这种东西肯定不是一次就能见效的,得经常喝才行,但是腊梅花茶又有副作用:有寒性,身体寒性大、虚弱的人不能喝、含有一种貌似土的宁的物质,饮用过量会引发身体抽搐甚至中毒,所以又不能多喝,那到底该怎么来验证美容的效果啊?

    秦嘉陷入了沉思。

    秦嘉想了好一会儿,又上网搜了搜,最后有了结果:每次泡茶的时候只用少量,或者是与苦瓜茶、玫瑰花。金银花、灵芝、桂花等混合饮用。

    后面的这种方法秦嘉是在网上看到的,她觉得,既然说出来了,那肯定是有用的,她还是先试试再说,得试了,才能知道怎么办。

    ……

    之后的几天,秦嘉就在尝试中度过了。

    秦国良夫妻没有帮她的忙,一是这活儿不重,而是他们有别的事情要忙——大棚里的蔬菜有可以摘的了。

    这段时间,除了去地里干活儿,他们夫妻俩也会去大棚里,割草、浇水,要绑支架的绑支架,要扶一扶的扶一扶,今天秦母去大棚的时候,就发现有的黄瓜已经可以摘下来了。

    不管是豆角还是黄瓜,都有一批是最先结的,最先能摘的自然也是这一批,虽然这一批的数量很少,但架不住他们种的多,这不多的一批,在庞大的基数上也变得多了。

    “嘉嘉,你从家拿两个筐到大棚里来,我看能摘的菜不少了。”她给秦嘉打电话道理。

    秦嘉应了一声,秦母就挂了电话,她在黄瓜架之间穿梭着,不一会儿就摘了一捧,她把怀里的黄瓜放到地上,又继续摘,秦国良则是挑选着能摘的豆角。

    等秦嘉骑着三轮车到的时候,地上已经有了很多菜,她兴奋地拿起一根黄瓜看了看,拍照发给了曹念:“结了好多!”

    “我这里也有能吃的了。”曹念回道,“下午我给你送草莓过去?”

    “好啊好啊!”秦嘉应着,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草莓了,上一次,还是春夏之交的时候,这会儿应曹念提起,她只觉得自己满嘴都是口水。

    两人又说了几句,就各忙各的了,秦嘉把手机揣进口袋里,蹲地上往筐里装黄瓜。

    她装完一小堆,就搬着筐往前走,等搬不动了,才把筐放在原地,自己把黄瓜抱到筐旁边。

    她装着,秦母摘完了黄瓜出来了,她抱着怀里的这一捧翠绿的黄瓜走到秦嘉面前,母女俩一起装。

    “妈,种的菜都有能吃的了吗?”

    “应该都能吃了,我还没去看别的。”

    “那我去看看。”说着,秦嘉站起来小跑着去看别的菜了。

    她先去看了西葫芦。

    西葫芦和其他的菜不一样,它们长得不高,就在地上支开一簇枝叶,结出来的果实就在枝干处,秦嘉跑到跟前一看,果然有长大的了。

    她蹲下去,捡着大的摘下来放到一旁,然后就沉迷于摘西葫芦的快乐之中。

    秦母装好了黄瓜,又过来把她摘下来的装到了筐里。

    秦国良则被母女俩暂时抛弃了,他自己摘完了豆角,自己去拿了个筐装,和那边的母女俩一对比,显得格外凄凉。

    ------题外话------

    今天晚上考试,没顾得上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