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6章同心结印

    短短几个小时,转眼就过去了,天空的夜色很快变成光明,太阳再一次从地平线上升起,仿佛黑暗里的阴暗全部在太阳的照射下融化。(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月流音算了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看向位于聚灵阵中坐在莲台子上的牡丹,从面色上来看,牡丹基本上已经和无事人差不多了。

    很快的,牡丹睁开眼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然后一眼看向了站在外面的月流音。

    牡丹撑起身子,从聚灵阵中走了出来,恭敬的弯腰颔首,说道:“牡丹这次多谢大师相救。”

    “你和齐书城都是我的朋友,举手之劳不用言谢。”月流音扶起牡丹,“只是我能救得了你一时,却救不了你一世。牡丹,你的妖丹只剩下了一半,这对你的身体始终存在着一个隐患,而且我想你应该知道有人在背后针对你和齐书诚。”。

    闻言,牡丹苦笑了一声:“我的确知道那个要针对我和书诚的人是谁。”

    牡丹目光有些虚无,空落的落在地上,然后缓缓的讲了一个故事。

    在明朝年间,有一家富人,最喜爱花,然后以千金购买了一上好的牡丹品种,珍之爱之的栽种了下来。

    这富人爱花成痴,终日与花为伴,因为他的精心照料,还有一片赤诚的喜爱之情,竟慢慢的使牡丹花有了灵识。

    牡丹有灵,从最开始的懵懂懂懂,到了能够感知外物。

    但植物修成人形,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得到的,直到这人死的时候,牡丹都没能够化形。

    而这就是齐书诚和牡丹的第一世,牡丹因齐书诚而来到这世上。

    后面又经历了两百多年的修行,到了清朝末年,牡丹总算是化成了人形。也许是这缘分,冥冥之中自有天定,牡丹初化成人形,难免懵懂无知,结果就遇到了拐子,被困之时,又被曾经那个富人的转世所救。

    牡丹在救了他的恩人身上,感受到了曾经精心照料她的主人的气息,有心想要报恩,不知从哪里找到的一个话本子,上面写道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所以牡丹就想要以身相许,因此还闹出了一连串的笑话。

    最开始几年的相处也是平安无事,并且在这几年之中,牡丹和她的恩人逐渐的心灵相知,走到了一起。

    可是人妖相恋很难有好下场,恩人受不了妖气的侵蚀,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了下来。

    在这个时候,一个爱慕恩人的女子似乎察觉到了牡丹的身份,居然请来了捉妖的道士,想要捉拿牡丹,在打斗当中,恩人为了护着牡丹,结果死在了捉妖师的刀下。

    牡丹狂性大发,当场杀了那个捉妖师和那个女子,那个女子不甘心爱慕的人,为了救一个女妖怪而死,在死之前下下诅咒,诅咒牡丹和她的恩人,生生世世都不能够在一起。

    而这就是齐书诚和牡丹他们两人的第二世,有缘相逢,无缘相守,终究是以悲剧结尾。

    再然后,就是如今的第三世,前两次的悲剧让牡丹开始踌躇了,所以最初一开始,牡丹并没有选择去找恩人的转世,而是在医院的对面开了一家花店,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恩人哪一天会出现,然后静静的看着。

    谁料在花店中没有等到,却在一场花会中遇到了。

    齐书诚对牡丹一见钟情,这其中何尝又不是有前两次感情的积累。

    牡丹很想一口答应他交往的请求,可是前两世的悲剧,还有那个女子临死之前下下的诅咒,全部让牡丹没有那个勇气踏出那一步。

    但齐书诚是一个执着的人,执着到牡丹一天不答应,他就能够一天缠在牡丹的身边,所以牡丹在他的这份缠功之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牡丹曾经在因缘际会之下学到了一种,与人相处可以让人不受妖气侵蚀的办法,所以齐书诚的结局没有像第二世的恩人一样,身体逐渐的衰弱。

    但是那个带着仇怨下下的诅咒终究还是应验了。

    “大师,有时候我也在想我是不是错了,是不是错在我太执着,人妖相恋,本就违背天理,而我却执着了三世。”牡丹眼眸之中带着悲凉。

    她不怕自己的执着会给自己带来灾难,但是她就怕会给齐书诚带来灾难。

    月流音明白她心中的纠结,所以直白的问:“那你是否能够放下?”

    放下?牡丹脸色一白,最终缓缓的摇摇头。

    “那不就行了,牡丹,在你们俩的这场情缘当中,并不是只有你执着,齐书诚同样如此。”月流音缓缓而道,“齐书诚在第二世死亡的时候,用他曾经做下的功德和地府的阎王做了一个交易,这个交易让他在下一世能够再一次遇见你。他和你的相遇不是偶然,他对你的一见钟情却是必然。”

    月流音在算他们两个的情缘之时,恰好就算到了齐书诚曾经在经过三生石的时候,许下的心愿。

    齐书诚本是八世好人,灵魂上带有曾经积累下的功德,只要修满了十世,他就能够化人成仙,而他却毫不犹豫选择,以这份功德交换了他们两人的下一世。

    不然,就以牡丹曾经杀害人命,牡丹想要在走到第三世来等待齐书诚,就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

    以功德交换下一次的相逢,牡丹原本以为只是自己的执着,却不想这份执着同样的属于齐书诚。

    牡丹眼中含泪,最开始的犹豫变成了一派的坚定。

    在这时候,齐书诚也重新的赶回来了,在他手上还提着另一个人。

    这个人正处于昏迷当中,正是段倩倩。

    “牡丹。”看着站在院子中已经苏醒过来的牡丹,齐书诚一把的丢下手上提着的段倩倩冲着牡丹跑了过去,将牡丹拥入怀中。

    牡丹安心的靠在他的怀里,“书诚,我已经没事了。”

    这边是两厢情愿含情脉脉,而另一边段倩倩啪啦一声掉在地上,脑袋砰的一下,便是睡得再深,也得醒过来了。

    段倩倩捂着撞伤的脑袋,幽幽的转醒,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

    月流音作为一切的旁观者,好心的给她提了个醒:“这里是我的四合院,至于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问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段倩倩一下子瞪大了眼,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尤其是像拥抱在一起的齐书诚和牡丹,眼眸当中闪了闪:“我做了什么?你们没有真凭实据,可别乱抓人。齐哥哥,再说我们段家和你们齐家也是世代交好,你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把我抓到这么个鬼地方吧。”

    段倩倩一脸的委屈,完美的展现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的样子。

    “段倩倩,你别摆出这么一副无辜的姿态,我既然敢把你抓到这里来,自然就是已经掌握了证据。”齐书诚握着牡丹的手,冷道,“你用阴诡之术害我,你以为段家还保护得了你。”

    听到这话,段倩倩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这下子眼睛当中是真的有些茫然:“齐书诚,你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用了什么阴诡之术害你,我顶多……”她说到这儿,口中顿了一下,声音稍微虚弱了一些,“我顶多就是找人去教训了这个女人一顿,不是连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她的。”

    反而害得她赔了一大笔的医疗费,段倩倩想着就气。

    “你现在还在装无辜,除了你心肠如此恶毒,还会有谁?”齐书诚大怒。

    在这时,月流音走了上前,在段倩倩怒目而视的目光当中,拔下了段倩倩的一根头发。

    “牡丹,将你的一根头发也给我。”

    牡丹依言取下一根头发。

    月流音她们二人的头发放入一个从芥子空间取出来的瓷碗当中,一道符篆打了进去,火光喷发,瓷碗之上出现了几道痕迹。

    月流音看了看这几道痕迹,然后说道:“牡丹这次受伤的确和段倩倩无关,但是应该和她身边的人有关系。”

    牡丹曾经说过,在上一辈子爱慕齐书诚前世的那个女子对她下了诅咒,若段倩倩真的是那个女子的转世,那么两人的头发用特殊的方法融合在一起,就会显出特殊的痕迹来,而在瓷碗并无这种痕迹。

    但是根据瓷碗上留下的痕迹,隐约中可以看得出那个女子的转世就在段倩倩的身边,两人之间应该存在着血缘的关系。

    并且从段倩倩的面相上来看,小的坏事做了不少,但是伤及人命的还没有。

    所以的确是如段倩倩所言,她虽然想要找人去教训牡丹一顿,但是牡丹毕竟是修炼了四百多年的花妖,普通的凡人不是对手,而真正让牡丹虚弱到如此地步的,并不是段倩倩下的手。

    齐书诚顿时茫然了,他身边一直紧紧追着的追求者,就只有段倩倩一个人,段家那边,除了和段倩倩的兄长交好,其他人见都没怎么见过,更不用说是牡丹了。

    段倩倩看着月流音神乎其神的手段,顿时就老实起来了,可再一联想,他们将自己抓来的事,瞬间恍然大悟,原来她这是给别人顶包了。

    心里面一团子怒火向着脑袋上冲起来,让段倩倩破口大骂道:“齐书诚,一个蠢货,抓人都抓不对。我根本没有想要你的这个小情人的命,就连找去教训她的小混混,不都还是被她打得躺进了医院,要她命的人不是我。绝对是那个女人,那个贱女人居然敢推我出来顶包。”

    “你说的贱女人是谁?”齐书诚皱眉问道。

    段倩倩怒声道:“还不就是我那个婊里婊气,光会做模做样的堂妹,难不成你就不认识,她可是差一点就成了你未婚妻的。”

    段倩倩狐疑的看向齐书诚,可是从齐书诚的表情上来看,的确是不知道段萍萍这个人,这下子段倩倩心中大乐了。

    “你说的是段萍萍?”齐书诚眉头皱的更深。

    几年前齐段两家打算联姻的时候,因为段倩倩行事太过荒唐,就选择了二房的一个女子。

    齐书诚素来不喜欢联姻这一套,回去后直接的拒绝,再加上段倩倩的纠缠,两家的联姻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齐书诚连那个要和他联姻的女子,名字都没有记住,段萍萍的面也没有怎么见过,实在是不明白她为何会故意的针对他和牡丹。

    “除了她还会是谁?”段倩倩瞧了齐书诚一眼,带着恶意的笑道,“你齐大公子的魅力可是不同凡响,段萍萍那个女人整天跟一朵白莲花似的,不还是栽在了你齐大公子的手里。”

    就在这时,月流音突然抬头朝着院子门口看了一眼,“是不是段倩倩说的那个人,等人进来了不就知道了。”

    月流音的声音拔高足够,可以让门口等着的那个人听见。

    下一刻,大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白裙子的女子走了进来。

    “段萍萍,果然是你。”段倩倩指着这个白衣女子怒声大骂。

    段萍萍脸上带着非常从容的笑容走了过来,径直的走到了齐书诚和牡丹的面前。

    她跟着齐书诚来的,原本以为之前她拼尽心血催发的诅咒,不是齐书诚死就是牡丹死,可是一查看,两个人都还活得好好的。

    段萍萍怎么甘心,自然就跟着来了。

    “你们俩可真是命大,上一辈子只死了一个,这一辈子连一个都没有死。”段萍萍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

    “段萍萍,你什么意思?”齐书诚护着牡丹,冷漠的发问。

    “我是什么意思?你问问你身边的这个枕边人不就知道了。”

    段萍萍仰头看向牡丹:“牡丹,你别以为你真的能够和他安安生生的在一起,你是妖怪,就该滚回你妖怪的地方。”

    牡丹心中一惊,可仔细看段萍萍的脸,和当初那个女子并无丝毫相似的地方,试探性的问道:“你是白如仙,你想起你前世的记忆了。”

    “就是我。”段萍萍带着恶意的朗声笑道,“牡丹,你曾经害了我的命,今生我就要你好好的偿还。”

    说完,段萍萍的眼中一丝毒辣闪过,袖子当中白光一闪。

    “牡丹小心。”齐书诚感觉不对,一把的把牡丹护在了身后,下一秒他的心口上一痛,齐书诚反身一脚,踹在了段萍萍的身上。

    段萍萍被踹出了一米远的距离,一口鲜血喷出,捂着在胸口大笑:“齐书诚,你果然是够痴情的,前一世拿命护着她,这一次你又拿命护着她。哈哈哈!”

    齐书诚被段萍萍插过来的那一刀,刚好插在了胸口上,胸口上血流如注。

    牡丹被他好好的护在怀中,痴痴的看着他胸口的鲜血。

    这一幕又重新展现在她的眼前了,牡丹连忙的拿手去捂他的胸口,可是没有用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流出,就像上一世一样,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她的面前血尽而亡。

    牡丹眼眸之中逐渐散发出了一股绿光,这是要入魔的样子。

    齐书诚突然拿手握住了她的手:“牡丹,我很高兴,我能够护着你,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等下一世,你再来找我。”

    牡丹眼中的泪水唰的一下滑落了下来,打在了齐书诚的脸上,牡丹不断的摇头:“不,我不要等下一世,书诚,我就要你今生陪着我。”

    牡丹低头在齐书诚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嘴唇相交之间,一样东西进入了他的腹中。

    月流音见此,立马的赶了过来,双手结印,一道灵力打入了他们两个的体内。

    再袖手一挥,将另外两个旁观者的段家姐妹全部打晕。

    “牡丹,你若是将你的妖丹全部送入了她的体内,你就会魂飞魄散,和他再也没有来生。”看着面前的两人,眼眸当中的痛苦。

    月流音手上以灵力作为引导,将进入了齐书诚口中的半颗妖丹,又重新的引入了牡丹的体内,“牡丹,我且问你,你是否愿意舍弃你的妖身?”

    牡丹毫不犹豫的点头:“我愿意。”

    “齐书诚,你又是否愿意和牡丹共享你余下的生命?”月流音回头看向齐书诚。

    齐书诚也是同样毫不犹豫的点头:“我愿意。”

    “好,现在我为你们两个下同心结印,此后余生你们生命共享,同生同亡。”月流音放手一展,在半空之中结下一个复杂的印记,最后同时打在了他们两人的额心。

    齐书诚怀抱着牡丹,两人同时的闭上了眼,感觉体内有一股温暖的气流滋润着,齐书诚胸口上的刀伤,在慢慢的愈合,而牡丹也感觉到了身上属于妖的力量在渐渐的消失。

    最终,同心结印成功。

    世界上再也没有牡丹花妖,只有一个叫做牡丹的人。

    而齐书诚曾经积累下的功德金光,也在这一次逆转生死当中消耗殆尽,他们将同生同亡,生死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