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9章:久别重逢

    杨铁心身受内伤,他自知今日遇到了对手,但也只能强忍着,他强忍着胸口的剧痛,对完颜康说道:“阁下掌法果然歹毒,我自愧不如,念慈,我们走吧。(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完颜康看着穆念慈,微笑着说:“你爹如今中了我的黑沙掌,不出三日,便一命呜呼,难道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你爹死掉吗?”

    穆念慈气愤地说道:“你如此文质彬彬,内心却如此歹毒,我爹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下此毒手?”

    “其实我只是想邀请你们父女去我府上坐一坐喝杯茶而已,无奈你爹不赏脸,我本有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可惜啊,实在是可惜。”

    “大坏蛋,你到底想怎样?”

    大坏蛋这个称谓让完颜康很受用。

    “念慈小姐,其实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你爹的伤,普天之下,只有我才能医治,你要是肯做我女朋友的话,我现在就给你爹黑沙掌的解药。

    杨铁心拉着穆念慈的手说:“念慈,我们走,反正爹也活够了,死对爹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爹,不行啊!我不能眼看着你受这恶人的毒害而无动于衷,大坏蛋,你说得话可算数?”

    “我堂堂大金国的小王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当然算数。”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依我一件事。”

    “你说,我正听着呢。”

    “你必须先给我爹解药,等我爹的伤好了,我再做你女朋友。”

    “哈哈,这个自然,这个自然。”说完,完颜康从腰间掏出一粒黑色药丸,交给完颜萍。

    “这粒就是黑沙掌的独门解药,你去给你爹服下去,保准你爹胸口上的毒就解掉了。”

    穆念慈从完颜康手里接过解药,然后对杨铁心说:“爹,你先把解药吃下去。”

    “我不吃这玩意,我一把年纪了,也活够了,只是没想到我堂堂杨门一门忠烈,到了我杨铁心手上就要绝后了,我对不起我杨家的祖宗啊!”

    “爹,女儿受你大恩,无以为报,今日你就听女儿一回,把这粒解药吃下去,爹,女儿求你了。”

    穆念慈在杨铁心的跟前跪了下来。

    “我的念慈啊,你这有何苦呢,爹答应你就是了。”

    说完,杨铁心从穆念慈手里接过那粒解药,一仰脖子,吃了下去。

    这父女二人的情真意切还真的有点感动到了完颜康,以至于这个金国小王爷的心里开始对眼前的这个姑娘有点刮目相看了。

    “这位大叔,刚才我确实不应该下手这么重,打伤了你,如今你吃了我的解药,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了,你放心,我绝不是社会上的那些浪荡公子,我对你女儿念慈小姐,绝没有歹意,我真的只是想和她交个朋友。在此,我和你们父女约定,我和念慈小姐的交往,我一定秉承双方自愿的原则,绝不强人所难。三日之后,念慈小姐如果不愿意和我交往了,我绝对不会难为她,这一点,我可以对天发誓。”

    “爹,你的伤好些了吗?”

    “爹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爹,你跟我一起去王府吧,你一个人流落江湖我放心不下,而且刚才那个大坏蛋已经说了,他不会强人所难的。”

    “好,你去哪,爹就去哪,爹这辈子都跟你在一起。”

    就这样,杨铁心父女二人跟着完颜康来到了王府,被安排在王府里住了下来。王府上下对他们父女俩都很尊敬,而且在饮食起居方面都伺候的很是周到。完颜康确实遵守了他的诺言,在穆念慈的身上发生没有一丝一毫的强迫和任何的非礼行为。完颜康只有一个要求,每天晚上都要求穆念慈陪他在花园里赏月,对于这样一个要求,穆念慈当然不好拒绝他,赏月的时候,完颜康和穆念慈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什么话也不说,那份宁静的沉默在月光之下显得很有一种独特的浪漫。

    这一天晚上,杨铁心像往常一样去花园里监视,他见完颜康确实也没什么不良的举动,对她女儿一直彬彬有礼,即使连手都不曾碰过一下,显得很有正人君子的绅士风度。

    杨铁心当时躲在花园的一个隐蔽的角落,他见完颜康和他女儿走后,正打算起身,突然听见了脚步声,于是,他就继续躲在花丛的角落里。

    杨铁心发现向花园走来的是一男一女,那男的大概有五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打扮看起来很有王爷的派头,而那个女的举手投足间竟像极了他的老婆包惜弱。杨铁心从未如此激动过,他当时真想立刻冲出去,好将眼前的事情分个究竟?他的老婆包惜弱怎么会在大金国的王府里,而且还跟别的男人在花园里谈情说爱,莫非是他老了,眼睛看花了?可眼前的这个女人,无论是举手投足,还是音容笑貌都像极了他的老婆包惜弱,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啊!

    杨铁心躲在花丛中,内心的煎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不想贸贸然就冲出去,他内心里有一个计划,他首先要搞清楚这女的是不是他的老婆包惜弱。

    好不容易,那一男一女终于离开了花园,杨铁心远远地跟在后面,见那女的进了一个院子,那院子平时就有人把守,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杨铁心好不容易趁那把守的兵士打盹,悄悄地溜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杨铁心的心就受到了一次强烈的震撼,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像极了他曾经的老家牛家村的场景,连门前的那个麦磨都如出一辙,杨铁心悄悄地走近那个麦磨,用手摸了摸,我地个天哪,这不就是他以前用来磨面粉、磨豆腐用的那个麦磨吗!那纹路,那质感,这世界上是不可能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麦磨的!

    除了这麦磨,眼前的这间小屋,杨铁心又何尝陌生呢!这不就是他家的房子吗!有那么短暂的一刻,杨铁心也恍惚了起来:“我难道是在做梦吗?这到底是大金国的王府,还是我牛家村的老家?那个朝思暮想的女人难道真的就是惜弱吗?可她怎么会和大金国的王爷在一起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