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21章 武川一司马

    “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当这是哪里,你当自己是谁?以为这里是菜市场,觉得你还是那个打铁匠?”

    皇帝的质问,让尉迟恭清醒过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他瞧瞧四周,低下愧疚的头,知道自己一时冲动,惹祸了。

    罗成没有急着走到自己的御座前,他就站在大殿中央,手指着尉迟恭的鼻子骂他,“北方才刚平定,天下还未一统,你们这些武将就开始飞扬跋扈起来了?朕前几天还在与宰相们商议实封之事,可是看看现在的样子,一群公侯,居然在宫廷酒宴上群殴!”

    “陛下,臣错了。”

    尉迟恭后悔莫及,单膝下跪请罪。

    “你确实错了,而且错的有些离谱。必须给予严惩,方能让你警醒。温待诏,马上草诏,尉迟恭降爵为马邑郡开国公,食邑削减为八百户真封,贬官为西平郡郡尉,降为从五品下游击将军散阶,三日后出京赴任。”

    如此重的贬降,尉迟恭却不敢吭一声。

    他跟皇帝也有段时间,知道皇帝有时越是发作的快,发作的急,反而是越没真往心里去。

    从三品武将贬为从五品下的散阶,再到四品的郡尉实职,从中央朝廷一下子贬到了青海湖边,这个力度不可谓不大。

    但刚才皇帝骂的这么重,现在的这个处置其实还是留了余地的,起码去西平郡任郡尉,这还是个实权差事。毕竟如今统一北方后,朝廷开始休养生息,虽说不至于就搞偃武修文,但也确实重新调整文武军政。

    道一级不但有三司六使,郡一级也是太守主民政郡尉负责军事兵马,文武分治。

    没贬他去地方任个长史或司马,确实是留了余地了。

    “臣尉迟恭奉诏,谢恩!”

    “退下吧!”

    尉迟恭没脸再留下参与宴会,告退,皇帝准许。

    李密有些鼻青脸仲的站在一边,看着皇帝心腹打手的尉迟恭都罚的这么重,自知今天自己也难好。

    “陛下,臣请罪。”

    罗成瞧了李密一眼,“自知有罪就好,朕待你不薄,也希望你能明白。现免去你的太常卿一职,再降爵为受命侯!”

    原本是蒲山郡公,这个爵位还是他们李家的家族爵,现在一下子贬成了受命侯,这爵号就摆明了有含义的。

    可李密还不能有什么不高兴,不得上前谢恩。

    “与你保留五百户真封食邑,在家好好读书反省吧。”

    罗成过去看了看李道宗的眼睛,“御医!”

    御医上来瞧过,说受伤不轻,不过及时医治的话能保住眼睛,只是以后肯定视力受损,而且将来估计也受不得风。

    “李道宗,朕授你为带方郡司马,待中秋后,你便去安东带方郡徐世绩那里任职做事吧,安心做事,莫辜负朝廷和朕的一片期望。”

    李道宗今天也是无妄之灾,被差点打瞎一只眼睛,结果还要被贬去朝鲜当个司马,甚至皇帝连做态给个爵位安抚下都没有。

    至于李世民,罗成只是瞧了他一眼,然后哼了一声就算了。

    李世民被这一声冷哼激怒了。

    “这不公平!”

    罗成扭头,“什么叫公平?”

    “尉迟恭嚣张跋扈,殴打官员,却只是不痛不痒的贬官。李道宗平白无故,却要被流放到朝鲜去,岂是公平?”

    罗成想了想。

    “朕此前已经准备在原北魏六镇基础上,在阴山、燕山以北,设立沃野郡、怀朔郡、武川郡、抚冥郡、柔玄郡、怀荒郡以及御夷郡。此七郡守御北疆边塞,正需猛将能臣,李世民,朕削去你爵位,贬你为武川郡司马,前往北地戍边守疆。”

    李世民冷眼瞧着皇帝,“你就不怕我去了武川后造反?或者直接叛投突厥或铁勒人?”

    从云中向北出塞之路,东边一道自晋阳经云中、怀荒至大漠。西边一道自云中经沃野、燕山至大漠。

    中间一道则有武川,在阴山道上。

    古人都称阴山以北皆戈壁大漠,戈壁东西数千里,南北亦千里,无水草,不可驻牧。

    得阴山,乘高而望,踪迹皆见,故此六镇为要地。

    北魏认为,朔州是白道的要冲,此处不全,则并肆危殆,武川成为朔州北面的屏障,沃野处于河套平原,是北魏重要的牧场,因此六镇对北魏极为重要。

    如今大秦虽北破突厥,把阴山以南之地皆收归直辖,但罗成依然认为,必须把防线推到阴山以北,因此与宰相们商议许久后,决定不修长城,而是在阴山北到燕山北这一北境线上,设立七个郡。

    然后修建城池堡垒,建立朝廷的牧场,屯田放牧并举,驻军移民,守疆拓土。

    直接把边疆城堡修在大漠之南,使漠北的草原诸部越过漫漫黄沙的大漠后,无立足之点,无法威胁到北疆。

    云中、河套这些能够适应农耕的地区,将成为不受侵袭的稳定农业区。

    为了显示重示,所以罗成破格将新设立的这几地立为郡。

    李世民的祖上,就曾经是武川镇的军人,后来他曾祖李虎才能成为关陇集团的一员,成为西魏八柱国。如今皇帝罗成,却又让他去新设的武川郡任司马。

    罗成笑笑。

    “我既然敢让你去,就不担心这些。当然,若是你真的想不开,做了这些蠢事,那对我来说也不会有什么麻烦,麻烦的只是你。”

    归命侯王世充和违命侯窦建德座位相邻,不过两人从头到尾只是喝着酒看着戏,却没有插一脚的意思。

    本来是崇礼侯的窦建德就因没及时归附,最终兵败投降后封了个违命侯,好在最后一心抵抗秦军的是曹宝,所以归降后倒还能留个富贵。

    窦建德对于什么带方郡司马、西平郡郡尉、武川郡司马这些毫不在意,他很清楚,虽然他降了秦,但他与李密、王世充他们一样,这辈子都难得到秦皇罗成真正的信任,更不可能授他们什么实职要职。

    能在长安领一闲职,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生,就不错了。

    王世充见李世民这般顶撞皇帝都能无事,不由的一声长叹,“李渊也真是想不通,若是归秦,怎也不失一个顺命侯之爵啊。”

    窦建德却没理会他,只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酒入喉,满是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