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27章 女王

    汉城。(Www.K6uk.Com)

    徐世绩从平壤抵达汉城。

    “金白净说他要汉江以南之地?”汉城的带方郡太守府中,徐世绩眯起眼睛,冷声问道。

    “节下,金白净指明要求北汉江以南之地。”

    汉江和北汉江还是有极大的区别的,汉江是流经汉城的一座大河,也是半岛上次于鸭绿江、贝水、和洛东江的第四大河。

    “你没听错,他确实要求的是北汉江,而不是南汉江?”徐世绩再问。

    “职下岂敢在这种问题上弄不清楚,自然是问清楚了的,他确实要的是北汉江以南之地。”

    徐世绩摇头,“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汉江有两个上流源头,南汉江起源于太白山,而北汉江起源于金刚山,南北汉江相距极远,但在汉城附近汇入,最后西流入海。

    在高句丽和百济、新罗的三国时代,几百年来,三国都努力想要争夺汉江平原,因为这里的河流是前往中原的重要贸易路线,同时汉江中下游,还有极肥沃的汉江平原和平泽平原。

    半岛本就是个多山的地方,山地丘陵多,平原少。

    故此为了争夺汉江平原,三国之间不知道爆发过多少次的战争,汉江平原也是反复易手。

    直到高句丽被中原灭亡之前,他都还在向新罗用兵,并且成功的夺了新罗一百多城,把汉江平原又夺了回来。

    汉江平原,主要还是在北汉江以南的,南汉江中下游一带。

    本来秦灭高句丽后,是完全占据了高句丽故地的,疆界线自然也是以高句丽灭亡之前的实际边界线为依据。

    也是实际占领的。

    新罗一直希望大秦朝廷能够把高句丽灭亡前对新罗用兵夺取的汉江平原还给他们,可是都已经吞到大秦肚里的肉,怎么又可能吐出去呢。

    因此,朝廷对新罗人的请求向来是不理会的。

    到现在,也还维持着此前的边界。

    与百济人的边境线,是车岭山脉的分水岭为界。

    而与新罗的边境线,则同样是以这车岭山岭为界,最东面,则是以太白山脉的五台山为界。

    这样的划分,实际上就是把过去百济曾经拥有的平泽平原,和新罗拥有过的汉江平原,完全划到了大秦手里。

    不论是北汉江,还是南汉江,两条江的江北江南两岸,那都是在秦军手里,甚至其发源之地,都在秦军手里。

    现在半岛局势巨变,百济联倭叛秦,朝廷诏新罗发兵相助平乱,结果新罗王金白净居然还狮子大开口了。

    要求大秦以北汉江为界,把江南之地尽划给新罗。

    这可不是一点点土地,若是按此划安,那大秦的半个带方郡就没了,甚至以后跟百济都不接壤了。

    “这金白净好像在位已经好几十年了?”

    “其在位已经四十四年了。”

    “怪不得,在位时间长久的君王,总是容易发昏的,连汉武帝晚年都昏馈,更别提这新罗王了。我记得这金白净无嗣?”

    “嗯,金白净是新罗第二十六代君主,真兴王之孙,太子铜轮之子,真智王之侄。因真智王无嗣,便立他为王。金白净在位四十四年,然一直无子,膝下只二女,长女德曼公主,次女善花公主。”

    徐世绩摇头,他听说新罗王国有个奇特的骨品制度,把国人分为圣骨真骨,还有六头品五头品和四头品等。

    朴、金、昔三姓是新罗统治集团中最大的贵族,不但可世袭王位,还独占整个官僚体系,拥有无上权力。朴、昔、金三家王族地位最高,称为“圣骨”(第一骨),大小贵族依次分为“真骨”(或第二骨)、六头品、五头品、四头品等四个等级。“圣骨”贵族能继承王位。各骨品都自我封闭,互不通婚。

    至于平民便是三头品到一头品。

    然而六部贵族间势力难免有所消长,为了扩张或确保既有势力,同等阶级内的贵族会相互联姻攀亲,以通婚的手段达到政治联盟的目的。

    圣骨男与圣骨女所生孩子的血统为第一骨级的,既为王族。各骨品都自我封闭,互不通婚,骨品和非骨品更不通婚。“各骨品之间互不婚娶”,许多大的家族都贯彻了这种等级制度。

    新罗王室为了维持其王权,于是实行特殊的血婚,便是血亲通婚,如叔叔娶亲侄女,侄子娶亲姑姑等,甚至堂哥娶堂妹的也很多。

    中原华夏早就知道近亲通婚,容易生出畸形有病的后代,所以最多也就是表亲通婚,绝不可能血亲通婚。

    可新罗人为了骨品,就一直这样干,结果自然就是经常生出畸形儿,新罗国传到现在,二十多代国王,有多位国王都是无子嗣,最后再交给兄弟或侄子继位。

    “你说这金白净,在位四十四年,连个儿子都生不出,他还有什么脸跟朝廷开口要汉江平原?”

    “再者说了,这百济国王扶余璋号称虎王,先前王后病逝后,新罗为与百济调停休战,金白净还特意把二女儿善花公主和亲百济,给虎王做续弦皇后。现在百济叛乱,扶余璋被杀,善花公主也落入叛军手里,金白净不想着出兵救女儿,还在这里跟朝廷讨价还价,想索取好处?”

    “这金白净确实老昏了,不过看他样子,好像再活个十来年都没问题的。”那名属官说道。

    “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徐世绩叹气,“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可能会答应新罗王的要求,割让北汉江以南,他为何不干脆要我们把带方郡都划给他?”

    “可是这金白净老昏了,说我们不把北汉江以南封赏给新罗,他就不出兵。”

    徐世绩无语,真是疯了。

    “这种蠢材,这个时候敢要挟朝廷,看来他是真昏头了,圣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他这般要挟,只怕会引火烧身啊。”

    “节下,有传闻说,若是朝廷不答应新罗的请求,不割让北汉江以南给新罗,那新罗不但不出兵助我军平叛,甚至还要联盟百济,他们要把善花公主改嫁给百济反王扶余隆。”

    “扶余隆那是扶余璋的孙子啊,让孙子娶祖母?新罗和百济居然能干的出这样的事情来?”徐世绩有些懵。

    “节下,叛军杀了扶余璋,他的孙子扶余隆不也还是出来当了这新百济王,也没见他宁死不屈啊,现在让他娶庶祖母,估计他也不会拒绝的,听说善花公主也就比扶余隆大一点而已。”

    徐世绩听的直骂娘,这什么乱七八糟玩意,不过想想新罗人本就有血婚的传统,倒也真有可能。

    “娘的,若是新罗王真跟我们玩这一手,还真被动了。”

    “你说,若是现在新罗王突然暴毙,那他无嗣,谁可能继位?”

    “德曼公主,她是金白净嫡长女,在新罗名声很好。”

    “新罗难道有过女王?”

    “新罗传至今二十六代国王,从朴姓王到昔姓王再到金姓王,二十六任国王,都不曾有过女王。”

    “那就是了,既然以前没有女王,那如何能保证这德曼公主就能成为女王呢?公主有驸马吗?”

    “公主未婚。”

    徐世绩眉头一拧,计上心来。

    “你来帮我参谋参谋,看看可行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