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66章 三箭定天山

    张士贵眯眼盯着那些炫耀马技的突厥骑,曾经做为李世民的马军总管,张士贵的骑术自然是没的说的。(m.k6uk.com手机阅读)

    他祖籍河东,将门之后。

    曾祖张俊,官至北魏银青光禄大夫、横野将军。祖父张和,官至北齐开府车骑将军。父亲张国,仕隋朝历任陕县主簿,陕州录事和参军,以军功授大都督。

    正是这出身,因此张士贵打小便有条件学习骑射马槊,练的一身好武艺。

    商队的骆驼围成了一个大圈,骆驼都被商人弄趴在地上,倒是形成了有限的一点防御。

    张士贵仰着头,闻着空气中的味道。

    “张头,闻啥呢?”

    “铁与血、剑与火的味道。”张士贵道。

    同来自敦煌的护卫却什么也没闻到,倒是吸了不少灰尘。

    “张头,你不怕吗?这么多突厥人。”

    “怕什么?”张士贵笑了几声,想当年他在老家带着自己的家丁,举旗造反的时候,他没怕过。他后来归附李渊,跟随李世民大破薛仁杲的时候,他也没怕过。

    曾经,他统领过精锐的玄甲骑兵,那才是精锐啊,眼前这二三百骑突厥人,连精锐轻骑都算不上,也就是部落战士。若是他现在带的是玄甲骑,不说一百,就五十骑,也能杀的他们落花流水。

    他不由的又想到了昨天遇到的那队秦骑,他们那样的才叫骑兵,铁甲长矛,军纪严明,骁勇彪悍。

    当年,他率领的唐骑,正是随李世民在河东,败于这样的秦军之手。

    摇头笑了几声,也不知道自己笑的是什么,张士贵上前几步。

    大声喝问。

    “我等乃是大秦商队,经过宝地,不知道尔等何人,为何拦路,可否行个方便,我等愿意奉送一些丝绸瓷器?”

    张士贵先以汉话问了遍,又用突厥语问了遍。

    结果对面却传来狂妄的笑声。

    “秦人?我们劫的就是你们这些秦人,丝绸瓷器我们要了,人也别走了!”

    说完,一支箭就射了过来。

    张士贵扭身避过。

    看着落到身后的那支依然颤动不已的羽箭,他知道今天没法善了了。

    “李公,看来我们运气不佳。”

    “问问这些人到底什么来路,居然敢如此大胆劫掠我们,就怕我大秦的怒火吗?”

    “朋友,你们是突厥哪个部落的,说不定我与你们首领还有些交情。”

    可是回答张士贵的只有羽箭。

    “这伙人看来是早有预谋,不会让我们套话的,做好准备,拼死守住吧,能守多久是多久,但愿那两人能早点带援兵回来。”

    李管事无奈的拔出横刀,“想不到还有如此不怕死的突厥人,真是倒霉。”

    许老爷子也抽出了自己的横刀,但心里想的却是庆幸及时把儿子送走了。

    突厥人开始驰近。

    张士贵一边持弓瞄准,一边对大家道,“大家都躲好,有弓的瞄准了再射。”

    数骑率先冲来,他们在马上拉弓,张士贵却是迅速放弦,一箭便把一个刚拉开半弓的突厥人射落马下。

    他几乎是毫无停顿,立即又从地上夹起一箭,再次上弦拉弓,几乎不用过多瞄准,马上就是一箭射出。

    这一箭,依然又准确的命中了一名突厥人,将他射落马下。

    商队里有人叫好。

    张士贵再次张弓,又射落一骑。

    连发三箭,三箭射杀冲在最前面的三骑突厥人。

    这三箭真是兔起鹊落,干净而又漂亮。

    三匹失去主人的突厥马往前跑了一阵,便又调头跑走了。

    突厥人的狂叫,一下子停止。

    “朋友,我们愿意奉送些丝绸和瓷器,请离开吧!”张士贵再次大喊,可换来的只是突厥人的愤怒咆哮和喝骂。

    更多的突厥人开始冲驰过来。

    “干!”

    张士贵咬着牙床大吼。

    羽箭纷飞,马蹄震地。

    人吼,马嘶。

    不断有惨叫声响起。

    百余人的商队,加上二十多名护卫,完全不是二百多突厥骑的对手,张士贵箭法再厉害,可在这西域的荒原,仅凭一些骆驼防御,哪挡的住突厥骑。

    “狗奴!”

    张士贵一壶箭已经射完,他估计得射落了起码十名贼人,但还是无济于事,身边倒下的商人更多。

    他们吃亏在多数没有弓弩,只有横刀,连盾牌都没有。

    说到底,这些也仅仅只是商人而已。

    “护卫队,还有几个活着?”

    “张头,我老闻还活着。”

    “谭三也还活着。”

    ········

    张士贵低头趴在几箱货物后面,里面装的是丝绸、瓷器、茶叶等抢手的中原商货,可是此时箱包上却沾染着团团血迹。

    心里暗数了一下,他惊喜的发现,二十几个手下,居然只死了三个,伤了七个。不错,自己平时的调教没白费。

    这些都是与他一样来自敦煌,但他们也一样都不是敦煌本地人,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屯田民,而且多是如他一样获罪被发配过来的,这些人个个都是武艺不错,有的曾经当过贼,有的曾经是兵,也有曾经当过将校、反军首领的,反正隋末乱世的时候,也说不清谁是兵谁是贼,总之他找的这些人,以前都是些上过阵见过血杀过人的,没点这经历,也不敢说跑西域护卫赚钱。

    流放到敦煌屯田的日子并不容易,分给他们的都是些荒地,得开垦,开垦的地还缺少肥力,一开始种什么都没多少收成,虽说朝廷免他们五年的田赋,可初来乍到,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全部要置办,没钱日子哪好过。

    如张士贵以前也是将门子弟,又曾是当过国公的,也是不甘愿下半辈子就住在那窑洞里面,连妻儿生病都没钱抓药的。于是他组织了一些志同道和之人,在农闲之时,护卫商队跑西域,跑一趟下来能赚不少钱。虽比不得商人们,可经商贩货要本钱,这却是他们最缺的,可他们有武艺有经验,却也正是商队需要的。

    家里的婆娘还在等着他回去,家里的孩子还在等着他回去,家里的老子娘还在等着他回去。

    想到这些,张士贵大吼一声,“守住,屋里还有人在等我们回去呢,都别死了,守住!”

    那边商队首领李管事也趴在一堆货物后面高喊,“杀退贼人,商队赏护卫每人五千钱!”

    “听到没,守住,拿赏钱!”张士贵高呼,张弓搭箭,一个起身,把一个挥刀冲近的突厥人射落马下,然后赶紧又趴下。

    数枚羽箭掠过,晚一点就没命了。

    “守住!”

    张士贵喘着粗气,“杀一个突厥狼崽子,回头还能到拔换城去领赏呢,这些狼崽子,随便一个可也值不少钱呢,夺匹马,又值不少,弟兄们可别错过这发财的机会,领了赏,回去的时候能给屋里婆娘买两匹布做新衣裳,能给女儿买支镯子,给儿子买两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