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61:怂货师傅(三更)

    “师傅今天来,有事想让你帮个忙,你能答应吗?”白岩灰依旧是紧紧的盯着柳四龙,就好像他不答应,就会扑上去打他一样。(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水墨和丹青两个一看,就有意无意的一左一右站在了柳四龙的两边。

    他们看出来了,这人来者不善,而自己这个新主子,好像是不会武功,是一介文弱书生。

    主子既然派自己来保护这位新主子,一定不能让他出什么事。这位如果以后能中前三甲,那未来可是主子的一大助力,所以主子说了,早早的就要让他成为自己人。

    白岩灰听柳四龙这么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二师弟如今也十三岁了,在村子里的书堂里也念了好几年书了,我想着让他去镇上读书。我打听过,你们那个安阳书馆是最好的一家。可是你二师弟去考了,没考中,那个书馆的馆主不收。师傅希望你去跟你老师说一下,让你二师弟能进书馆子读书。”

    柳四龙听了,面色有些为难,“师傅,书馆收学生这种事,馆主只看试考的成绩的。”

    白岩灰摆了摆手,“那都是对外人说的,如今你成了书馆的名人,那馆主还不是听你的?你说啥,他们肯定听的。”

    柳四龙微微的皱了皱眉,“对不起,师傅,这种事,我说不出口!”

    白岩灰一听,噌的就站了起来,眼睛微眯,“你这是不帮忙了?”

    柳四龙微微摇了摇头,“师傅请回吧,学习这种事情,是看学生自己的,自己不努力学习,就想着靠关系,终究也会一事无成的。”

    白岩灰见柳四龙下了逐客令,顿时怒了,怒吼道:“柳四龙,你这是要欺师灭祖?你这是诅咒你师弟一辈子一事无成?”

    “干什么呢?姓白的,你敢吼我儿子?”柳老太太一看这白岩灰竟然敢冲着自己四儿吼,顿时炸毛了。

    “你,你们这是想忘恩负义,柳四龙,别忘了你当初可是跟着我学了五年的木匠手艺的,你敢忘恩负义,我一定要让别人知道你……”

    这白岩灰话还没说完,一直站在门口守门的两个人向另一边的两个人打了个招呼,四个人一起冲了进来,“刁民,你敢威胁解元大老爷?信不信我们告诉县令大人,把你下大牢?”

    其中一个看起来是头头的人冲着白岩灰冷冷的喊了一声,又回头看向了柳四龙,“四爷,用不用把这人扔出去?”

    “你,你们……”白岩灰一听,竟然有县令大人的人在这里,顿时有些慌了,赶紧就往外边跑,连话都说不完整了。他其实还是想威胁一句你们给我等着的话的,不过想到刚才那人说再骂人要让他坐大牢的,顿时怂了,冲出去就逃了。

    “这是什么人了?当初是我瞎了眼,怎么会给四儿找这么个师傅的?”老太太被气的呼呼出气,边气边骂。

    柳四龙皱了皱眉头,“没事,娘,别和他计较了,他就是爱占便宜了一些。”

    “他不止爱占便宜,还心不好,看看你跟了他五年,教了你多少东西?我们家的东西,他倒是没少拿。”老太太现在想想,自己真是瞎。

    “没事了,你们先出去吧!”柳四龙对那四个人说道。

    “是,四爷!”四个人应了一声出去了。

    柳四龙叹了口气,“他那两个儿子,我最了解,好吃懒做,学习不好好学,每天不想练字,去学堂也是去一日不去一日,这样怎么能学好呢?”柳四龙叹了口气。

    这师傅两个儿子,老大十七,还没成亲,老二十三,还在村里的学堂里读书。这几年仗着自己跟他学木匠活,吃喝了自家不少东西。

    以前他就说不想学了的,可是老太太总说想让他学门手艺,不让他辞。后来,他就在师傅那边有活干时才去,平日间就在家里跟哥哥们种地,这样,这个师傅才消停了一些。如今,这是听到自己考中了,又想来占便宜了。

    白岩灰离开柳家大院后,一边往村北的自家走,一边骂骂咧咧,“仗势欺人,忘恩负义,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壮着县令的人在,就欺负人。老柳家都不是好东西,呸!”

    柳三龙正在路边蹲着等人,听到他的话,眼神冷了冷,噌的站了起来,拦住了他的去路,“姓白的,你骂谁呢?”

    白岩灰在柳四龙那里受了气,却碰到了柳三龙。听说着兄弟几个也是不来往的,顿时觉得,有地方出去了。

    “我骂老柳家,怎么的,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忘恩负义……”

    嘭,柳三龙生气了,抬手一拳就砸向了白岩灰,“你是不是想死啊,竟然骂我们家人?”

    “你怎么动手打人,我骂老柳家,又没骂你!”白岩灰有点被柳三龙吓到了。

    “爷也姓柳,你再敢骂姓柳的试试!”柳三龙作势又要打他,吓的白岩灰站起来就跑。

    “一家子都是畜生,畜生!”白岩灰气急败坏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孬种,怂货!”柳三龙也远远的冲着白岩灰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待白岩灰跑远了,小寡妇才从旁边的房子后面走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柳三龙,“三爷威风啊!”

    柳三龙一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找我来有啥事,大白天的,可别被人看到。”话落,他又蹲在了路边的树下,而小寡妇躲在了不远处的墙角处。

    小寡妇又往回房角出缩了缩,低声道:“你也好几日不来了,我有点怕,想跟你说,我可能怀孕了!”

    “什么?”柳三龙吓的腿一颤,坐在了地上。

    “这个月癸水没有按时来,我也不敢找大夫把脉!”小寡妇担忧的说道。

    柳三龙沉默了。

    良久,他慢慢的爬了起来,“你先回去,我晚上来,我们再说!”

    “好!”小寡妇应了一声,又从房角处缩了回去,不见了人影。

    柳三龙又在原地蹲了良久,直到他感觉双腿发麻,才站了起来,向着家里走去。

    柳三龙心乱如麻,事情大了,家里还没商量好,现在怎么娶?让她拿掉孩子,他又有点不甘心,万一是个儿子呢?

    ------题外话------

    四更五更晚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