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八章 破敌

    何诺突然有了一个令人惊喜的发现,左前方原本是卫军攻击最猛烈的一环。(看啦又看小说网)

    而现在,突然出现了松动的迹象,源源不断涌出的兵,势头开始减弱。

    何诺起初还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战场上的明锐直觉,让何诺料定,对方的主将已经开始被某种消息干扰,只是目前,还没有完全下定决心。

    何诺当然明白,这是军师储修能的计谋开始发挥效果了。

    但术阳侯毕竟是百战名将,明白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道理,他当然不会因为南卫国都城传来的告急信,就放弃攻占河阳城的大好时机。可南卫主君江烛尘对国家、军队的掌控力极强,他亲自发来的连续不断的告急文书,不能不引起术阳侯的重视,如果能成功攻占河阳城还好说,如果攻占不下,又丢了都城的话,那术阳侯将无立足之地。

    何诺准确把握住了术阳侯这种微妙的心理,他当即抓住了战机,明白在术阳侯心中出现摇摆之际,只有以更加猛烈的进攻,让敌方主帅彻底明白,河阳城绝不是轻易能够攻下的。才能够一举获胜。

    河阳城下,突然间,刀光惨白,杀声四起。

    何诺亲自担任敢死队主将,率领他的亲兵组成敢死队,奋勇拼杀,遇人杀人,遇鬼杀鬼,如入无人之境。

    一旁孟啸尘与何诺珠联璧合,眼睛也杀得血红,刀光亮起,鲜血四溅,断肢乱飞。

    何诺威风凛凛,孟啸尘天神下凡,两人犹如战神附体一般,旁人不敢轻易靠近。

    千军易得,啸尘难求。

    何诺在心里如此感叹,心里有一团炙热的火焰在燃烧。

    看着刀光剑影中的孟啸尘,何诺就像看到了自己。

    何诺握紧了拳头,对自己这样说道:“何诺今生定不会负啸尘。”

    “诺,我们该进行下一步了。”孟啸尘的提醒将何诺蓦然拉回了现实。

    何诺提着刀,一步步向前,在拥挤的战阵中,游刃有余。

    原本焦灼的战场,因为何诺敢死队的出现,局势瞬间出现了逆转。

    原本汹涌澎湃、悍不畏死的影卫遇到了何诺这样更加不要命、武力也更强大敢死队,长久以来的自信被击得粉碎,出现了短暂的慌乱。

    而何诺正是充分抓住了这种慌乱,催动敢死队,一往无前。

    何诺敢死队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撕开了南卫军原本看起来不可能被摧毁的防线。

    两军对垒,枪盾覆盖中,术阳侯终于骑着铁甲覆盖的战马缓缓步出阵前。

    术阳侯看到前方的敢死队,还在拼命的向前搏杀,为首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何诺,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那双眼睛慑人,就算隔着千军万马,也能感受到,这样的人,不会是一个平凡的人。

    到这时,术阳侯明白,何诺年纪轻轻,能取得这样打的成就,不是毫无道理的。

    术阳侯那双脸满风霜,如树皮一样皱纹密布的脸上,时常布满微笑,笑容中带着一丝诡秘:“小子,你还嫩着了。”

    何诺看到前方的术阳侯,当然不会放弃这样千载难逢的战机,一声大喊,指着术阳侯的方向,奋勇杀去。

    现在何诺在军中威信极高,不仅仅因为他是主帅,更重要的是,那些中层的将领、最底层的士兵,都坚信跟随着何诺,才是在战场上寻得活路的唯一出路,才是建功立业、封妻荫子的唯一出路,才是拜官封侯,衣锦还乡的唯一出路。

    因此何诺一声令下,身后敢死队齐声应和,声浪之大,席卷天地,震动苍穹。

    接着,这些敢死队在何诺的带领下,悍不畏死,朝着术阳侯所在方阵,发起了攻击,扬起滚滚尘土,冲天而起。

    看到这一幕,术阳侯的嘴突然张得大大的,发出令人恐怖的呐喊,那双脸满是风霜,如树皮一样皱纹密布的脸上此刻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变得狰狞。

    术阳侯有些心悸,他一生阅人无数,但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对手,能让他感觉到如此强烈的气场和嗜血的杀意。

    何诺也明锐觉察到,面对如此凶险的境地,术阳侯没有丝毫慌乱。这样的人,注定不简单,注定不可能庸庸碌碌,平凡一生,要么功成名就,要么遗祸天下。

    术阳侯指挥着军前弓弩手万箭齐发,铺天盖地的箭雨如流水般倾泻而下,弓箭射在盾牌上,发出阵阵闷响声,夹杂着中箭者的惨叫。

    何诺声音沉着而坚决,带着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气势:“杀!杀!杀!”

    何诺更是身先士卒,终于冲到弓弩手前,又是一阵砍杀。

    终于

    在何诺这种近乎战神一般的冲击面前,术阳侯苦心经营的防线再也支撑不住,而那些卫国都城来的告急文书又摧毁了术阳侯最后想要坚持的防线。

    术阳侯道:“退。”

    一个字,干净利落,影卫并不是浪得虚名,即使撤退,也极有章法,保证将损失减到最小。

    “侯爷!我们主力尚存,就这么撤退吗?”身旁副将心有不甘,焦急地提醒术阳侯。

    术阳侯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看着何诺军扬起的尘土,沉重地道:“这样锐利的兵锋,我们挡得住吗?而且朝廷的告急文书,已经是第十九道了,如果神策堡出了危险,又攻不下河阳城,这样的干系,谁担得起?”

    说到这里,术阳侯转身回望了一眼,“我们会回来的,这一次是我们轻敌了,只要影卫在,我们随时可能东山再起。”

    说完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何诺就像雕塑一样,伫立在天地间,眼神有些飘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靠近他。

    这场残酷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当何诺转身望向那些断壁残垣时,内心竟也不经意间涌动着一股落寞与悲凉。

    何诺转身,看了一眼那座有些残破的河阳城,在血色般的残阳显得格外苍凉。

    何诺嘴唇有些发干:“我们终于保住了河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