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35章 私奔,舍命陪媳妇

    林悠钰本来以为自己逃脱无望,但是下一个将自己涌入怀抱的人映入眼帘的同时,迎来的,是一双怜惜与复杂情绪交织的眸子。(m.k6uk.com手机阅读)

    那双眼看向她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林悠钰便抚上对方精瘦的腰身。

    指甲嵌入衬衫褶皱的那一刻,才终于和自己期待的真实感热切相拥。

    “你来了。”

    “我来了。”

    两句话同时响起,这是一种向所有人宣誓的默契,带给看的人无限视觉冲击。

    两人明显的身高差之间洋溢着全天下最为炫目的光芒。

    女人眼眶中即将掉落的热泪,在到达眼角的时候,就被人轻轻吻去。

    林悠钰温顺的样子更是宣告了对先前抗拒的无声讽刺。

    几乎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静静的看着这美好的画面静止。

    只有一人,咬紧牙关,无比沉重压抑的声音从牙关挤出:“风爷,没想到会在这里与你见面,真是我的荣幸。”

    林悠钰最先反应过来这句话里的意思。

    焦急开口:“风勉,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说完这句,心里面就有一个声音:她怎么忘了,如果风勉不知道的话,有怎么会在这个关头公然揭底?

    综合今晚发生的种种,风勉能不能给她一个标准回答,并不重要。

    因为,对方显然做好了各种各样的打算,包括刚才那句话,也一定是事先设计好的。

    好啊,利用自己引来这么多媒体记者,然后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毁了自己的同时,甚至还想把风宿也拉下去。

    风勉,你的心思已经深沉到这种地步了吗?

    身侧的手被她暗自攥紧,指甲深深嵌入手心,疼痛的感觉让她无比清醒。

    男人感觉到怀中的娇躯颤抖,以为是她紧张太过,便把自己的手握住她的,十指相扣。

    这似乎真的起了些作用,在他不慌不忙的安抚下,虽然身边这么多人,林悠钰不好意思去和他对视,但是这份安稳却能够让她重获新生。

    忘却一切烦扰。

    不过好景不长,现在周围的人,已经各个眼中泛着绿光,看向被围住的三个人,就像是捕猎者看到了猎物那般,恨不能冲上去将人拆吃入腹。

    风爷。

    这个让许多人闻风丧胆的神秘男人,在港城那片地方,除了尤氏集团,让人不得不引起重视的还有那位风爷。

    年龄不详,极少有人见过他究竟长什么样子。

    他名下的产业数量类别都极其复杂,并不像某些大家族那样,都有一个主导产业作为支撑,而是各个行业都有涉及。

    除了娱乐业。

    但偏偏这样一个男人和当红女星林悠钰表现的那么亲密,发生在两人之间的种种,不用说,就能轻松得出结论。

    他们不仅认识,而且还是最深入复杂的那种熟知。

    有人手里提着摄像机,瞬间感觉自己是提了一块千斤重的大石头。

    这种情况,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

    这样一个猛料来的让人惊喜,甚至有些惊吓的成分。对于港城的风爷是林悠钰男朋友这件事,还有风家小公子的心思,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

    不过这说出去,也得有人相信啊!

    风勉一笑,却把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小钰,你很聪明,应该用不着考虑这么长时间。”

    小钰,小钰。

    她从前还没觉得,毕竟两人从小相识,叫叫小名也没什么的。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风勉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这种坚强的心理素质,以前怎么就一点都没发现?

    “风勉,你够了,这些人是不是你找来的。”从典礼上发生的意外开始,不过很短的时间,这些人却像是事先约好在这里等着自己自投罗网。

    “是又怎么样,现在你最应该担心的,难道不是自己的名声……还有你身边这位的身份暴露问题、”

    林悠钰听后,眼眸一沉。

    是啊,这种时候,是不能继续和他再纠缠下去。

    想办法脱身才是关键。

    于是她抬头对上风宿的一双眼,示意他和自己一起走。

    不过风宿像是清楚了她的意思,又像是没弄清楚。

    因为他很快撇过头去,直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风勉。

    突然。

    那张许久未启的薄唇,吐出了这样一句:“风勉,我帮了你一次,原来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他这人轻易不会和别人好生说话,一说话便会抓住重点戳人痛处。

    身上顿时升起极强的压迫感,无论多吗阴狠的魑魅都无法在他面前继续兴风作浪下去。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更何况我也从没让你帮我,如果你想要我的回报,那好,我谢谢你当时的多此一举!”

    后四个字发音很重,更像是对仇人说的。

    完全没有平日里对待外人的温文尔雅,倒像是个疯子。

    事到如今,风勉竟也不再隐藏下去。

    可能是以为被人抓住的痛处,刚好是他最致命的地方。

    林悠钰看着对面那个长着一张熟悉容颜,但是身上却散发逼人冷意的年轻男人,又一次把头转过去,“宿,我们先离开这里。”

    语气坚毅,有着常人所不能及的冷静。

    察觉到朝自己脸上贴过来的一架摄像机,扫了一记冷眼过去。

    本是多情风流的桃花眼,但是故作狠厉的时候却能让人感受到彻骨寒意,是,她只是个女人,但是,别忘了她还是个演员。

    伪装。

    将自己的情绪渲染到极致,从而带动身边其他人也许并不仅仅体现在演戏上。

    有时候应对那些鸡蛋里头挑骨头,给自己难堪的娱记,也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

    几个看着青涩、初出茅庐的记者被这眼神吓退一步。

    林悠钰早就被动训练过怎么从一群人的纠缠中脱身,刚才如果不是因为风勉,她是可以安然无恙离开的,至少不会被一群人围着追问。

    看着人群裂开一道缝子,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连忙从风宿怀中挣扎出来。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甚至风宿都没看清她的动作,人就已经抓着自己的手,摆出一副亡命天涯的架势来。

    男人哑然失笑。

    她这是,要带着自己私奔吗?

    原谅他词汇量匮乏,这会只能想出这样一个词来形容两人境遇。

    算了算了,既然她有把握,自己也就舍命陪媳妇。

    谁让,自己的媳妇是他惯出来的呢!

    不着痕迹的把放置在袖口的一枚通讯器开关按掉,时隐时现的红点消失,风宿已经被她拉扯出了人群。

    “追不追?”要知道那边逃走的可是大名鼎鼎的风爷,他们陡然扑上去,如果惹恼对方,没准会连累整个杂志社都被封杀。

    有人心中掐着这样的一个念头,犹豫不前。

    同时也给已经逃走的两个人更多时间。

    “追啊,为什么不追?”说话的人显然经验老道,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他们做的娱记工作只是在自己执业范围内,又没朝着对方动手。

    “我们只是想要一个事实真相,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

    他们一群人乌央央的跑过去。

    却忘了原地剩的风勉。

    他低头叹了口气,随后紧了紧自己脖颈上的领带,抬头又恢复了满脸淡然闲适。

    被女人弃之如偻的那件外套,上面似乎还残余这发丝的淡淡香气,风勉把脸贴在上面,过了足足十秒,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抱在怀中,像是揣着稀世珍宝,回到自己来时开的车上。

    不远处的黑车上面,风煞已然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他现在已经能够想到,其他兄弟从娱乐新闻上看到那两个人同框时该有多想掐死自己。

    不过仔细想想,风爷今天晚上的行为完全是第一意识,根本没有想太多,想的越多越错,就像当初的自己一样。

    脑中寻思了千八百遍,却还是连一个女人的心思都摸不透。

    真是白痴!呵!

    “什么声音?”他还沉浸在回忆往事的“悲痛”中,听到外面传来的巨大发动机声音,赶紧抬头。

    一侧的司机眼疾手快,连忙发动车子,将方向盘向右面打满。

    前面的一辆银白色奔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加足了马力,直直朝着他们所在的地方倒车过来,带着一些同归于尽的架势。

    “靠,妈的,那人是疯了吧!”

    几秒后,黑车稳稳停靠在红毯旁边,差点碾压上去。

    风煞心有余悸的看过去,嘴里连爆粗口。

    如果不是有司机在边上拉着他,他已经冲下去,一个拳头挥在那车主人的脸上了。

    司机也是见过了大场面,连连开口:“三爷别生气,我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嗯,去吧,敢撞我们的车,真是不要命了,他这是把脑袋悬在裤腰带上了是吧!”

    风煞一动不动的盯着那车,和风宿一样,注意到车牌上的标志。

    j市的。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照面,怎么在这种地方都能见到j市的车?

    心头蓦的一紧,便开口拦下司机:“等下,那个人有点眼熟。”

    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那辆奔驰的挡风玻璃,而坐在驾驶位上的那个年轻男人,眉眼因为天色的关系变得虚晃,但风煞很快就想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人。

    “三爷,那人你认识?”

    “嗯,如果我没记错,那个就是风家找回来的流落在外许多年的二房少爷。”

    他有条不紊的开口,如数家珍。

    因为风宿的关系,他也跟着对风家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正因为如此,在某些事上会有更多关注。

    譬如,那个叫风勉的家伙。

    “我终于知道爷临走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是要防着这位。”

    脑中的疑惑顿消,心情也畅快不少。

    不理会一边露出不解表情的司机,风煞又说:“看见前面那辆车了吗,跟上去。”

    “那开车撞我们的那人……,还有风爷,咱们不等他了吗?”

    “那种人还是让风爷亲自收拾比较解气,他现在就在前面的车里面,别废话,你只管跟上去就行。”

    “奥奥。”

    一路上两辆车一前一后的行驶,在夜晚宽阔的马路上格外显眼。

    一辆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轿车,另一辆则是全球限量的价值千万的豪车。

    林悠钰刚落座的时候,对上前面来自经纪人的恶意审视,小心脏却是怎么都没办法平静下来。

    不过因为风宿在她身边,甜甜姐把很多话都忍着没说。

    林悠钰知道她是因为担心自己,在开车的时候,握着方向盘的两只手都在颤抖。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终究只能算是一个开始。

    明天早上,这场战役才算正式打响。

    “宿,你知道吗,刚才我还以为自己肯定完了,被那种人占便宜,想想就有点恶心。”林悠钰找到些许真实感后,终于大彻大悟般开口。

    “你现在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吗、”风宿不打算接过她的话茬,直接说出自己想说的。

    林悠钰疑惑:“什么?”

    像是想到什么,然后问了问自己身上的味道,刚才和被风勉抱在怀里太久,倒真的沾上一些不该有的味道。

    要知道,野兽对于自己东西染上其他味道这点可是十分介意。

    人也一样,甚至会更加敏感一些。

    “我发誓,和他待在一起绝对不是我的本意,当时事态紧急,我不知道怎么就被记者盯上了,而且风勉居然也在,后来的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想让他松开我,但是他、他居然……”

    风宿面色微僵。

    林悠钰及时刹住嘴,不接着说,一边看着男人眼色,一边说起另外一件事。

    “还有,和一个杀人犯待在一起,除非我是疯了!”

    两个人齐齐看向她。

    “杀人犯,他杀了谁?”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喝多了,后来……”

    林悠钰刚起个头,感觉不太好,因为后面的话说出来肯定不是风宿愿意听到的,无论是她喝酒喝多了,还是被变态跟到家里的事情。

    之前她可是抱着不告诉他的打算。

    现在,居然要一股脑自己承认。

    真的有点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