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五章 要钱还是要命

    一把腰刀带着凌厉的破空声响砍向了燕飞的肩膀,这一刀要是砍实在了至少也是残废的下场。(m.k6uk.com手机阅读)

    就在利刃即将砍在燕飞肩膀上的时候却突然顿住了,因为燕飞随意的扬起了一只手用两根手指夹住了腰刀!

    燕飞获得的龙力并非单纯的力量,同时也包括了细胞活性,神经反应速度,更高的新陈代谢等等全方面的提升。他的判断力极为敏锐,手指夹住刀刃压根就不算什么。

    笑呵呵的范永斗嘴巴瞬间张大,冷笑的姜瓖嘴角瞬间扯到了耳朵边。围着燕飞的那些刀斧手们更是一脸的呆滞。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情!

    燕飞冷笑一声“之前都是你们在表演,现在该我了。”

    手指发力一拧,精铁打造的钢刀瞬间被折断。

    夹着半截利刃的手指向前一甩,直接将半截利刃插在了那个拿刀砍他的刀斧手脸上。

    燕飞直接起身,手中的羊腿一扫就将围在身边的一群刀斧手们扫飞出去。紧接着欺身而上冲入刀斧手群中。

    手肘一磕就将穿着甲胄的刀斧手直接连甲胄肋骨一起撞的凹进去。膝盖一抬就撞在刀斧手的双腿之间,那让所有雄性生物都为之胆寒的碎裂声响完全是让人头皮发麻。

    燕飞竖掌成刀,凌厉挥舞之下砍在刀斧手的脖子上瞬间就让脖颈诡异弯曲。握掌成拳,一拳砸下直接就是骨断筋裂吐血倒地。

    没什么华丽的招式动作,燕飞就是用拳脚简单粗暴的以极快的速度将一个接一个的刀斧手放倒在地。

    血腥的味道开始在花厅内弥漫,乐师侍女还有诸多豪商们纷纷尖叫着向着外面逃去。而围拢在燕飞身边的众多刀斧手们则是又惊又怒的蜂拥向前想要将燕飞乱刀砍死。

    一把把锐利的佩刀砍在了燕飞的身上,将他那件花了好几千软妹币的皮衣砍的七零八落。可是别说伤到燕飞了,就连见血都做不到。

    而燕飞则是丝毫不顾虑眼前的刀光剑影,逮着一个刀斧手就是头锤直接连头盔一起撞瘪。松手之后再抓住下一个拳打脚踢或者干脆双臂抱住脖子用力一拧!

    这种单方面的屠戮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基本上也就是一秒钟就能放翻一个。围拢在燕飞身边的上百个刀斧手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内就被全部放翻在地。这个时候甚至花厅内的人都没来得及全都逃走。

    ‘咔!’随着一声脆响,最后一个刀斧手被燕飞勒着脖子发力一拧。整个脑袋都呈现出诡异的扭曲角度之后吐着白沫缓缓倒在了地上。而此时整个花厅之中已经没有了还能站立的刀斧手,而燕飞也是直面姜瓖。

    “你你你~~~你这个怪物!”姜瓖的面色惨白,甚至比花厅外面的落雪还要白。他从军多年却从未见过真正意义上能以一敌百的存在。这可不是对那些饿的皮包骨头站都站不稳的流民,而是全身披挂手持利刃的上百个精锐家丁!

    “这就是你的遗言?没别到要说的了?”燕飞翘起小拇指掏着耳朵一脸轻松的看着姜瓖。

    “总兵府里都是我的人!”姜瓖毕竟是上过战场的军人,哪怕被吓的不轻也能强行镇定下来“只要我什么声音?”

    姜瓖的话为说完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密集的火枪声响,砰砰砰的跟年节时候的鞭炮似的。

    “笨蛋。”燕飞捏了捏响指迈步向着姜瓖走了过去“当然是我的人打进来了。你总不会认为你这种粗浅的鸿门宴能对我起什么用处吧?”

    姜瓖也是个狠人,眼见着事不可为当即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向着燕飞的胸前捅了过去。

    锐利的匕首直接刺穿了燕飞身上已经成条状的皮衣和衬衫,扎在燕飞胸口皮肤上的时候却好似撞上了钢铁一般。巨大的反震力道让姜瓖手一抖虎口被撕裂涌出鲜血。

    燕飞的身躯坚固是可以控制的,面临危险的时候甚至会本能的坚硬起来。而正常情况下与普通人没有丝毫区别,无论是无论是触感还是质感都是如此。

    而且燕飞经常控制某一部位的身躯坚硬如铁,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更是凭借这个天赋让自己的女人们下不了床。

    “真是个废物。”燕飞拍了拍手上的油腻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姜瓖的脸上!

    这一下是带上了力道,五大三粗身躯雄壮的姜瓖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在半空之中表演转体720度之后嘴里喷着鲜血和牙齿重重撞在了墙上。

    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大批手持上了三菱军刺步枪的士兵们蜂拥而入,整个总兵府都已经完全落入了燕飞的掌握之中。

    “人都抓到了?”燕飞脱下身上已经被砍成布条的衣服,询问带队的军官“没有漏网的吧?”

    “全部抓起来了,厨房里的帮厨也没漏网。”军官向着燕飞行了一个军礼。

    之前范永斗他们感觉事态不对劲匆忙逃走,不过整个总兵府都已经被包围起来根本就是无路可逃。所有人全都成了俘虏。

    “把他带走。”燕飞接过一件崭新的军大衣穿上,伸手指着躺在地上吐血的姜瓖“把所有人都带到知府衙门口去,接管这座城市的城防。”

    大同镇的驻军在之前李自成攻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打散,姜瓖是带着一群自己的心腹家丁招揽了一批散兵游勇才控制住大同府。

    而姜瓖的心腹家丁们大都是在总兵府里被燕飞一口气干掉,外面的那些乌合之众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没花费多大的功夫整个大同镇都落入了燕飞的掌控之中。

    城内的百姓们对于大同镇再次变换王旗已经是非常冷漠了,不过当得知从京师来的大军要审判姜瓖还有那些豪商们之后全都兴奋起来跑去知府衙门前准备看热闹。

    姜瓖在大同府内横征暴敛弄的天怒人怨,那些豪商们囤积居奇喝百姓们的血,平日里更是无恶不作坏事做绝。此刻看到他们倒霉,大同府的百姓们一个个全都开心的要放鞭炮。

    一队队手持火枪的士兵们在知府衙门前拉出了空地,姜瓖和范永斗他们一个个好似冬日里的小鸡般浑身颤抖着被按在地上。而在外面则是人山人海的当地百姓。当燕飞迈步走过来的时候,无数双眼睛全都看向了他。

    此时被押在知府衙门前的除了姜瓖之外还有二三十个豪商。这些豪商们实际上都是和范永斗一样和北边的蒙古诸部落以及满清做走私生意的。只不过他们的生意规模远不如八大皇商那么大而已。

    燕飞走到一个大冷天里满头都是大汗的豪商面前,没整什么手段也没走什么套路,直接开口提出自己的要求“把你藏匿的银子还有粮食全都交出来。好好想清楚,要钱还是要命。”

    “青天大老爷饶命啊,小的冤枉~~~”哪怕已经是吓的浑身颤抖,可这位豪商依旧是要钱不要命的大喊大叫表示自己是冤枉的。当然他也说不出来自己冤在什么地方。

    “有谁认识他?”燕飞伸手指着这个豪商向着远处的百姓们大声询问“谁知道他家在哪里?”

    当地百姓一阵骚动,片刻之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走了出来对着燕飞痛哭伸冤“这个畜生就算是化成了灰老枢也认得他!他就是城东张记油铺的少东家张秉言!七年前我家儿子娶新妇却被这恶徒看上,抢走了我家新妇折磨了三天之后扔出来的就是尸首!我可怜的儿子都被活生生的气死了!!!”

    老妇直接坐到在了雪地里嚎啕大哭,真的是非常伤感。而看着一幕的燕飞则是默默的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太常见。他没有办法照顾到每一个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所有遇上的一个都不放过!

    “你带人去他家,把家里男丁全都抓走带回去扔炮灰营里。”燕飞伸手指着身边一个军官下达命令“至于他,枪毙。立即行刑。”

    那个张秉言听到燕飞的话之后瞬间身躯僵硬,满脸灰败之色。他大声哭泣着向燕飞求饶,甚至表示自己家的银子和粮食都是在老爷子的手里他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只可惜燕飞只是用冷漠的目光看着他,一直到张秉言被一阵排枪打成筛子他的哭喊声才戛然而止。

    浓郁的血腥味道四处飘散,让现场所有人全都鸦雀无声。这可是真的杀人了!

    一片寂静之中,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突然跑到了张秉言的尸首边上用力的撕扯“我的儿啊,你的仇终于报了!!”

    “你。”燕飞走到第二个豪商的面前伸手指着他“要钱还是要命!”

    有了张秉言那血淋淋的例子倒在面前,后面的豪商们明显就通融了许多。除了几个脑袋进浆糊的死硬派宁死也不给钱然后被枪毙之外,其他人都是花钱买命。不过每个人给出的数量肯定不是全部。只是燕飞并没有去追究而已。

    燕飞之所以不追究并不是因为他傻,而是因为他没有那个闲工夫做这种事情。

    这些人就算是给钱了也是要被抓走带回去。他们家中的男丁会被扔到炮灰营里去,而这些私通满清的汉奸们则会被交给锦衣卫出身的吴守业来处理。

    说到审讯犯人,传承二百多年的锦衣卫才是真正的专家。有他们出手这些人藏匿的银子和粮食全都得老老实实的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