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慕尧闪到腰

    人物:慕尧,喻其琛

    类别:(对戏)

    地点:(郊外)

    时间:启成四年

    事件:两个人切磋切磋

    题目:慕尧闪到腰

    ————————————————————开戏禁水—————————————————————

    慕尧:

    咋日才出朝堂,听到底下人谈论我与喻兄谁武力更胜一筹,便约了人今日郊外切磋。(www.k6uk.com)

    负手立于厅前,望着远方久久才回过神。

    “把那剑拿上,出发吧。”

    指着尘封在角落的箱子,抬脚便往府外而去,上了马车车夫将车驶向郊外。

    喻其琛:

    总有些吃饱了饭就闲得没事干的人,自己同蔡兄二人皆是文官出身的,也不知道为何有人非要讨论个谁的武力更甚。

    虽这些年闲来无事的时候练了几招,但也都是些花架子,拿出来卖弄卖弄还行,但要真动手也估计没多少用。但也还是心生好奇,同蔡兄约了切磋一二,都是半斤八两,倒也不惧他。

    换了身轻便的衣服,拎了把剑去郊外赴约。

    慕尧:

    一路上想了许多,不知因何会谈论我与他二人,皆是文官出身,我也年长了几岁。这可比性略差些,但还是来赴约了。

    到了郊外,下了马车见到人那一身衣裳倒是让他看起来利落不少。

    “陈王,别来无恙。”

    “怎么切磋,可是要商量个规则?”

    喻其琛:

    “蔡郡王,别来无恙。”

    施以礼,郊外的风比成里大些,吹到身上也凉快,那些个年少时的意气风发似乎重拾了几分。

    “哪来的那么多规则,即是切磋,那边随意些,莫要伤到人就好了。你呢意下如何?”

    抽了手中剑出来仔细瞧了瞧又插了回去,抱着剑靠再树上候着。

    慕尧:

    他的话让人挑不出别的理。

    再看他抱剑而候的样子,仿佛看到年少的时侯。

    “即然如此,那就点到为止吧。”

    取过剑,双手作辑礼。

    “陈王,请指教。”

    喻其琛:

    双手抱拳作揖,抽剑出鞘。

    先前友人不知从哪给自己寻来了这把好剑,但也没有机会用,第一次用,用在这种时候,也好。

    “蔡郡王,得罪了。”

    足跟发力,跨步向前,剑尖直指他眉心而去。

    年少轻狂时只知咬文嚼字,如今不再年轻了,却偏偏又舞枪弄棒,倒也新鲜。

    慕尧:

    与他同时拔剑,来势汹汹大抵是攒足了力量。歪着脑袋去避开他的剑锋,近了,关键时刻用力一闪避过了。

    相差几岁便如此,看来以后要多练练。剑的尖端直逼人右肩而去,避开了要害,切磋点到为止便是。

    眼看就要碰到人的身体,突然感到这腰酸痛难忍,还是直向他扑去,咔一声好像骨头脱臼的声音,都不敢动弹了。

    “陈王,我腰好像闪了。”

    喻其琛:

    剑锋回转,跨步侧身躲过,剑刃相击,本欲提剑再战,却见他直向自己扑来,忙挑开剑以防伤人。

    听到他说腰闪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差点笑了出来,还在忍住了。伸出胳膊接住了人,扶他到一旁坐下,打发了同行的厮让去请个大夫来,速去速归。

    “咋的这腰就突然闪了?是平日里腰就不好,还是刚使力使过了?”

    慕尧:

    心想这下可能就摔了,结果被他扶住,坐在一旁歇着。事实上坐着也疼,只是一个大男人不能学娇娃娃喊疼而已。

    他让人去请大夫,伸手去止还是年轻人速度快,根本没法阻止。

    听他这一问才想起来,平日里不曾有过腰疼,怕是使力过度了。

    “陈王稍安,平日并无不适,许是用力过了吧。”

    “我府中有大夫,便不用请了。只是这腰闪了,怕是要劳烦你送我回府了。”

    喻其琛:

    本想着可以酣畅淋漓的打一场,结果没想到来了这一茬,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喊住了厮,让他回来,既然蔡郡王发话说不用了,那便算了。

    “这腰以后还是要注意着些,落下病根了就不好了。”

    这玩意落下个病根,回头提起来估计要连是和自己切磋的时候弄伤的一起提起来,对自己对他都没好处,心的扶着他回到马车上,吩咐车夫稳着些。

    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