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七章 车师国

    位于校尉城西北部出现一座巨大的城市,其规模五倍于皮山城。(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仅披坚执锐的士兵便不下于千余,至于其百姓更是不计其数。雄伟的城墙上写着交河城三个大字,展现出磅礴的气势。自从十年前世界大变之后,npc降临天下各地。但车师前部却有着一番奇遇,率先获得技能,从npc山贼以及沙盗的手中获取大量资源,从而迅速壮大国力。

    北吞卑陆、车师后部,东伐移支。

    人口暴涨兵马数千之众。

    一度窥视校尉城、都尉城,但却在巨大的伤亡面前裹足不前。

    “踏踏踏……”

    厚重的脚步声响起,数之不尽的士兵往东门方向涌了过去,看着迎风招展的王旗一个个尽数跪了下来。双目中露出尊敬的神色,哪怕是国内最桀骜不驯的勇士,也心甘情愿的匍匐在地。

    商路断绝物资匮乏国内各大部落离心离德,若非大王雄才大略以npc为食,又岂有今日之盛。

    “恭贺大王凯旋而归”

    “恭贺大王凯旋而归”

    众文武齐声暴呵。

    当吞并车师后部之时,大王就已经尽收国内各大部落之心。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道旨意下去,纵然是以前最喜欢抗命的部落族长也只能听令而行。如若不然族内的勇士,就能让其付出应有的代价。

    “如今移支国举人口数万,兵马千余内附我国,东部以尽数为车师国土”

    “不知接下来我军兵锋应该指向何方?”

    大军停止。

    王旗下一位身穿王袍的中年男子骑着战马走在百官的面前,在肃杀之气的承托下,显示出无尽的威严以及豪气。

    在皮山国内部弊端重重的时候,寡人已经整合国内各大势力。在危须国攻伐npc山寨的时候,我车师兵马已经攻破了卑陆国的国都。

    前不久卧牛村压服皮山国之时,麾下兵马已经征服车师后部。

    如今更是压服移支成为天山东北部的霸主。

    念头落下身上的豪气更加浓厚了几分。

    “北方乃草原之地,匈奴虽说在鲜卑的兵锋之下苟延残喘,但其实力亦不可小觑”

    “西部为乌孙国,其国人口何止数十万,兵马何止十万。我国断然不可出兵征伐,以免遭来祸端”

    “东北部亦为草原,乃鲜卑从匈奴手中夺取的疆域。人口不计其数,控弦之士何止数十万。我车师虽然吞并三国,但却不可攻打npc关隘。一旦关隘畅通,必为鲜卑奴仆”

    一人对着车师王说着。

    车师永元露出不悦的神色,纵观历代先王没有一人能征服三国,独霸天山东部疆域。鲜卑、匈奴以及乌孙确实强大。但我车师国也不是以前的车师国,这番言论是不是太过了?只是此人毕竟劳苦功高,而且说的也是实情,倒也只能硬生生的将其忍了下来。

    “丞相认为寡人应该攻伐何方?”

    “南下”

    那人语气坚定的说着。

    车师永元稍微迟疑了片刻。

    “攻打校尉城还是都尉城?”

    “校尉城”

    那人回复。

    车师永元露出凝重的神色。

    “都尉城和校尉城皆非npc关隘可比,寡人虽然尽收三国,但想要夺下只怕麾下兵马会损失惨重”

    “大王可知昨天校尉城已被危须国兵马攻占”

    “此言当真?”

    车师永元心中一喜。

    危须国是什么实力自己能到不知道?虽说有校尉城阻隔,但在自己刻意打听之下却还是探查到了不少的消息。只是危须王并非不智之辈,他以全国之力夺下校尉城又是为了那般?难道仅仅只是想放寡人南下,为我车师国做嫁衣不成?

    “我车师以南为危须、皮山两国”

    “其国面积狭小,不仅人口稀少而且内部问题重重。大王若是南下,必能踏平两国。彼时携大胜之势挥军攻打楼兰,亦或者率军征伐西南。各地小国必然望风而降,尔后兵叩龟兹国坐拥西域长史府故地”

    “如此一来天高海阔四处征伐,便可以最的快速度壮大我车师国。待席卷西域,尔后整合诸国之力,便可会战匈奴、鲜卑、乌孙乃至于汉人帝国”

    车师丞相高声说着。

    车师永元双目中浮现出锐利的光芒,好似凌厉的刀锋。

    “天赐良机让大王南下”

    “若不南下岂不是有负天意?”

    车师丞相说着。

    众文武乘机齐声暴呵。

    “请大王南下”

    “请大王南下”

    声音在城外回荡,无边战意席卷四方。

    车师永元大为意动,和攻伐乌孙、匈奴亦或者鲜卑比起来,显然南下更为诱人。假若能顺势吞并南方诸国由弱及强,其发展速度必然快到让人惊叹的地步。如同丞相所言,危须国夺下校尉城,就是天赐良机。

    不用面对数之不尽的npc军队,只需要剿灭危须国的残兵败将即可。

    残兵败将。

    危须兵马夺下校尉城又怎么会不是残兵败将?

    “我国可抽调的兵马有多少?”

    “三千将士已经准备妥当”

    一名武将打扮人高声回复。

    车师永元在心中思索,逐一清算国内的兵力。

    “佘佴高杰何在”

    “在”

    一名武将从后面骑马走来,随后翻身下马对着车师永元躬身一礼。

    车师永元吩咐。

    “统率三千兵马,攻打校尉城”

    “是”

    佘佴高杰回复,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战意。别说危须国的残兵败将,就算他们保持全胜的姿态,在自己的面前也只有待宰的命运。况且传闻危须、皮山两国实力软弱不堪一击,他们断然没有半分胜算的可能。

    “其余兵马修整半月,尔后马踏戊乙校尉城”

    “是”

    众将齐声暴呵。

    车师永元伸手挥动马鞭,随后往城内疾驰而去。

    ……

    与此同时城内一处繁华地段,沈富慢悠悠的往后院走去。伸手打开一座鸟笼,把一张由帛制成的纸条捆在上面。信鸽煽动着翅膀,往南方飞了过去。万事万物都不是孤立的存在,当主公下定决心夺取校尉城的时候,来至于北地的风险就不可避免的席卷而至。

    人口数万之众,兵马不下于五千。以目前的卧牛村而言,只怕会是一场苦战。楼兰国可以吓退危须国,但却无法吓退车师国。特别是当得知车师国已经吞并三国之后,更是难以阻挡其南下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