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四章 波云诡谲

    夜晚中的火焰尤为璀璨,高温融化了车内的装饰品,溶液和尸体混合在一起,看起来非常的恶习。(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罗森皱着眉头,和两位保镖一起,把车上残存的火焰扑灭,随后从皮卡车上拿出了锁链和铁钩,直接把残骸拖入林中。

    接下来就是挖坑了,这可是苦力活。

    罗森先给文森打了电话,把事情交代了一下之后,这才脱去外套,穿着背心,从皮卡车的货箱里拿出了铁锹。

    三人齐心协力,挖了两个多小时,才挖出了一个深达三米,长宽各两米的大坑,休息一会之后,又一起把残骸托进坑里。

    “可怜的家伙们,”罗森轻声道,“但愿来生幸福!”

    没有祷告,没有送行,两尸体就和悍马车一起埋葬在这路边的小树林中,如同来时一样,悄然离开这个浮华的世界。

    罗森拍了照片,查找了一下车辆信息,没有想错就是租借而来的,否则不可能不会加装防弹玻璃。

    希德来的匆忙,行踪隐秘,能对他出手,甚至是在这里……罗森突然有些细思极恐,他连忙摒弃杂念,开始填坑。

    相比开挖时候的累人,填坑很轻松,都不用罗森出手。

    作为专业填坑埋人的高手,保镖们有自己的心得,把土踩平整之后,两人就去附近的山地上,铲来一大块青草,覆盖掉痕迹。

    在进行一番装饰,不细心的话很难发现这里的异常。

    进入深秋,草籽成熟,只等落地之后,地下的一切都会腐烂成为草籽的养分,来年春天,这里必然会被茂密的草丛覆盖。

    留下两根点燃的香烟,罗森带着两名保镖们返回别墅。

    此时,文森已经睡下。

    钱宁管家听到了车声,这才关掉了灯,厨娘们也默默的摘掉了耳机,进入了梦乡,一切又回归了宁静。

    这个夜晚注定漫长,尤其对奔逃的希德来说。

    他没想到自己的行踪会暴露,在逃离悍马车之后的第一时间,他就把怀疑的种子放在了文森的头上,但他很快又排除掉了。

    他不认为文森会在自己的地盘上狙杀自己,何况要杀他,根本就不必那么麻烦,文森完全可以在别墅里动手。

    既然排除了文森,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芙蕾雅!

    丛林之中奔跑的希德,脸上露出了阴狠之色。

    男派和女派,可不是思想与理念的争斗,实际上彼此互相残杀,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当然在明面上,他们是不会动手的。

    毕竟,中立派也不是吃素的。

    出了欧洲,男派和女派之间的厮杀,中立派也管不着。

    他这次来波士顿,行踪非常隐秘,而且能在短短的十二个小时就赶到,显然是走的特殊渠道。

    能瞒过别人,却绝对瞒不过芙蕾雅。

    这个女人,作为唐古家的现任掌舵者,手上的底牌在没有翻开之前,就连希德都不清楚,这是他最忌惮的地方。

    然而现在……

    身后隐约传来枪声,希德心中杀意沸腾。

    芙蕾雅,她已经没有必要存在下去了,包括唐古家族。

    希德发誓,只要和文森完成交易,就率先拿女派开刀,他还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呢!

    站在树林之中,环顾四周的环境,希德认准方向,开始疯狂奔跑。他已经联系了波士顿这边的人手接应,安全之前,他必须躲开身后的枪手,他甚至不知道背后有多少人。

    危险感一直都没有散去,他只能跑,不停歇的跑。

    当他跑不动的时候,人已经彻底离开了韦斯顿市,他深呼吸,恢复了体力之后,慢慢的爬上了树,开始焦急的等待己方人员的到来。

    ……

    “黑暗之后,一定会迎来阳光吗?”

    西雅站在天台上,看着天边褪去的黑夜以及逐渐诞生的微光,似乎有所感慨,双目平静,又多了一点期待。

    “夜色褪去,黎明降临,这是不会改变的规矩,”身后一位女人轻声道,“除非太阳爆炸,地球偏移轨道。”

    “你可真是扫兴啊!”西雅淡淡的说道。

    “扫兴的可不是我们,”女人道,“刚传来消息,我的人失手了,只干掉了目标的两个手下,目标逃入林中,我的人还在追。”

    “逃了吗?”西雅道,“并不让人意外,只是有些可惜啊!让你的人撤吧!林中的希德,就算手上没有枪,也没人能抓住他。”

    “就这么肯定?有点小看我吧?”女人不满道。

    “不是小看你,而是对希德的实力很了解。”西雅淡淡的说道,“听不听,随便你,损失了人手,可别怪我事先没说清楚。”

    女人挑了挑眉,借助天边的一点微光,发出了信息。

    “很识时务嘛!”西雅轻声一笑,而后道,“话说,你真的不是为了信物而来?”

    “说了不是,”女人道,“小家小户的,可掺和不上,这次不过是路过,而且是你说希德来了波士顿,我才……”

    “我信你就是,”西雅道,“今晚的行动失败,有什么感想?”

    “感想?”女人摇头道,“希德命不该绝,但总有一天会落在我的手里……说起来,你呢?真的要和毛头小子合作?”

    “毛头小子?”西雅轻哼一声,“能破坏魔眼的计划,让暗网占据上风,甚至暗网用多年不曾放出的至尊账户来笼络,你真的觉得他是毛头小子?还是你在怀疑我的眼光?”

    “看来你真的非常看好他,”女人道,“就没别的原因?”

    “别的原因吗?”西雅眼睛一眯,开口道,“要说别的原因的话,一位老朋友推荐我选择文森,算不算呢?”

    “当然算!”女人颔首道,“我认识吗?”

    “你?”西雅想了一下,“或许并不认识,她消失了很多年呢,如果不是这次突然找上我,其实……我是选择另一条路的。”

    “另一条路吗?”女人沉默了。

    “不说这些烦心的事情了,”西雅笑道,“如果你觉得没有退路的话,我可以帮你引荐他,随时都可以。”

    “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女人道,“别太轻易的相信人,别忘了,你不是一个人啊!”

    “我会的!”西雅笑容一敛,颔首道。

    “那,就此告别!”

    “珍重!”

    ……

    酒店,

    穿着丝质睡袍的芙蕾雅放下了电话。

    “怎么了?”

    被窝里,伸出了一条嫩白的手臂,声音懵懂带着睡意。

    “暗网的消息,”芙蕾雅目露异色,“希德·洛克去韦斯顿见了文森·施内特,两人交谈了近一个小时,希德离开之后,在路途中遭到不明枪手狙杀……”

    “死了”被窝里的女人声音微微扬起。

    “没有,”芙蕾雅语气平淡,“死了两名手下,不过对方似乎抱定注意要杀了他,在丛林之中追了一个小时。”

    “然后呢?”女人简洁又直接的问道。

    “撤了!”芙蕾雅道。

    “废物!”女人声音带着愤怒,手臂直接落在芙蕾雅的腰上,挪动身体,和芙蕾雅紧紧的靠在一起,“这么好的机会……”

    “虽然很遗憾,但起码我们知道了希德抵达的消息,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芙蕾雅按住她的手,轻声道,“你说,会不会和西雅有关系?女派之中,就属她对希德最为痛恨。”

    “虽然我也希望是西雅那个表子,但很明显,在这种时候,她不会冒然动手,”被窝里的女人哼了一声道,“要么是文森·施内特,要么就是第三方,暗网也不能排除嫌疑。”

    “不会是暗网,”芙蕾雅摇头道,“我们和暗网正处于蜜月期,他们不会越过我对希德动手,实际上如果不是这次行动失败,暗网甚至都不知道希德来了波士顿。”

    “这不可能吧?”女人发出惊讶的声音。

    “别把暗网想的那么恐怖,想想希德,”芙蕾雅哼了一声,“这家伙可是有三位假身,以往我们多次失败,就是因为摸不准他的行踪,连我们都无法摸清楚,暗网怎么可能知道?”

    “似乎很有道理,而且希德只使用卫星电话,不会上网,更有伪装身份……”女人缩在被窝里,开口道,“那会是谁?”

    “肯定是对我们熟悉,并且有关系的势力。”芙蕾雅淡淡的说道,“而且,算计很精明。”

    “什么意思?”女人问道。

    “站在希德的立场上,你觉得谁有出手的嫌疑,或者他认定谁会对他下手?”芙蕾雅抿嘴道,“只能是我们。”

    “……背锅了?”女人无语道。

    “无所谓,反正我们之间,不是他死就是我活,”芙蕾雅道,“只是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很让人不爽啊!”

    “暗网那边怎么说?”女人问道。

    “暗网?”芙蕾雅摇头,“我们虽然有了合作意向,但并没有真正的合作,互相之间的关系也没有那么亲密。”

    “也就是说,他们指望不上了?”女人不满道。

    “别担心,我们会把幕后之人挖出来的,”芙蕾雅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拍拍身边的长头发,“相信我。”

    没有声音发出来,在仔细看看床边,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芙蕾雅身边躺着的不过是一具带着假发的布娃娃而已。

    芙蕾雅却恍若未觉,躺下之后搂着它进入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