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95章 孙玉娆篇:动手

    第1495章孙玉娆篇:动手

    不要说杀人,就是踩死一只蚂蚁孙玉娆都觉得残忍,现在祁承天说杀了他就可以得到自由,根本就是在为难她。(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跟我走,或者我让人杀了他,你自己选。”

    祁承天阴狠的说道,直接伸手从孙玉娆的怀里抱过儿子,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了车站。

    孙玉娆不得已只能追了上去。

    她不可能把孩子交给祁承天,绝不可能!

    某酒店。

    因为已经没有再返回市的航班,高铁以及汽车的话带着才刚刚两个月的小婴儿,如此来回奔波的话实在是太劳累,所以祁承天在酒店里开了个房间。

    长途跋涉的困顿以及在车上吃奶的不方便让孩子又饿又累的,到了酒店后就哇哇哭个不停,连喂奶也没有办法哄得住。

    孙玉娆从来没有见孩子这么哭闹过,急得有些不知所措。

    “宝宝不哭好不好?妈妈给你吃奶奶好不好?是不是尿尿了?也没尿啊,那你怎么回事啊?”

    抱着儿子来回不停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孙玉娆看着儿子哭得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小脸蛋都憋成了紫色,心里又惊又慌的。

    直到祁承天从她的怀里把孩子接了过去。

    “我来吧。”

    说来也奇怪,之前在她怀里哭闹个不停的孩子到了祁承天的怀里居然很快就安静了下来,甚至还津津有味的喝起奶粉来。

    前所未有的郁闷涌上孙玉娆的心头。

    哪怕是之前她被祁承天胁迫远离他乡都没有这么郁闷过。

    这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结果居然跟祁承天的亲近比跟她更亲近,这对于每个当妈的来说,心情的郁闷可想而知。

    尤其是孙玉娆跟祁承天之间的关系还是这种水火不相容的关系,看到孩子跟祁承天之间亲密孙玉娆很难没有想法。

    不管如何,孩子在祁承天的怀里不哭不闹了,孙玉娆索性拿了干净的衣物进入卫生间去打算冲个澡。

    开着蓬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孙玉娆至今依旧没想明白,祁承天是怎么会这么准确就追到市来的。

    难道她这辈子就再也摆脱不了这个家伙了吗?

    孙玉娆不甘心。

    哪怕知道自己跟席微风已经再没有可能了,但要让她跟祁承天这样可恶的家伙过一辈子,孙玉娆是万万不愿意的。

    可是能怎么办呢?她现在连逃离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

    祁承天总是拿席微风的安全来威胁着她,让她不得不顾忌。

    咬着唇,孙玉娆对自己如今的处境很头痛。

    今天的逃跑已经打草惊蛇了,以后祁承天一定会再加强对她的看管,她想要再逃离他的身边,怕是只会难上加难。

    卫生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下一秒祁承天便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

    “祁承天!你给我滚出去!”

    孙玉娆惊得抱紧了自己的胸前转过身去,羞愤难当的怒吼着。

    “孙玉娆,你欠我一个解释!”

    祁承天冷冷的盯着她,走到她的面前直接将她按到墙壁上,眼底的怒意明显可见。

    “没什么可解释的,我就是想从你身边逃开,就是这么简单。”

    孙玉娆平静的直视着祁承天的目光,眼底同样有着她的倔强,“祁承天,我连做梦都想着要从你身边离开!”

    祁承天怒极而笑,捏着她的下巴,“我说了,除非你杀了我,否则就别妄想离开,更别指望带着我儿子离开!”

    “你!”

    孙玉娆气极而怒扬手就甩了祁承天一个耳光,“祁承天,你别以为我不敢!”

    “那就动手!我给你一个杀了我的机会!”

    祁承天不知道从哪里摸把了一把小刀塞到她的手里,指着胸口心脏的地方。

    “对着这个地方,只要一刀,我就必死无疑,那时候你哪怕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拿你无能为力了。”

    “祁承天,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吗?”

    孙玉娆握着刀子的手颤抖着,恨透了自己的懦弱。

    “我相信你敢,动手吧!”

    祁承天说着低了头下去亲吻她的唇瓣,放肆的在她的身上下其手。

    “唔”

    孙玉娆愤恨的挣扎着,却难逃桎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祁承天的脸在自己的眼前放大,再放大

    孙玉娆比任何时候都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之前她身上有孕,祁承天没敢动她,再后来她坐月子,他也没动她,现在她已经生完孩子两个多月了,他不可能再放过她的。

    可是孙玉娆根本就不想让他得逞。

    她的身体只能接受席微风,根本就接受不了祁承天。

    尽管孩子是祁承天的,可那是他在她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趁人之危,孙玉娆根本就没有任何记忆,现在想让她接受这个现实,显然是不可能的。

    祁承天的侵犯还有继续,他已经从她的唇瓣转移到脖颈。

    孙玉娆的眼神暗了暗,握紧了手中的小刀。

    血从男人的胸膛里涌了出来,红得刺眼。

    祁承天低头看了一眼伤处,脸上全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连痛苦的神色也没有。

    “你应该再往左偏两公分,然后再用力刺深两公分,那样的话不用半个时辰我就死翘翘了。”

    他握着孙玉娆的手,用力的将她的手将刀子往自己的胸膛里刺。

    “祁承天,你疯了!”

    孙玉娆胆怯了,她不敢。

    她曾经看过很多次祁承天浑身是血的样子,但那都不是她造成的,所以孙玉娆总是能无动于衷。

    可是今天这道伤口却是她亲手刺下去的,她做不到再像以前那样无动于衷。

    孙玉娆认输了。

    祁承天甚至都不去处理他的伤口,就那样么把她按到了墙壁上,再次低头下去吻她的唇

    一小时后。

    看着祁承天坐在床沿上包扎着伤口,孙玉娆真心觉得他太变态。

    她就没见过有人真的宁做花下鬼也非要做那事的。

    孩子已经睡得香甜,孙玉娆紧抿着嘴角,翻身过去不愿意再看祁承天,随便他怎么折腾,刚刚那么激烈都死不了,现在她更不担心他会死。

    “如果你喜欢市,我们就留在这里生活。”

    包扎完成后的祁承天看着孙玉娆的背影,突然淡淡的说了一句让她诧异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