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五十六章 赤果果的打脸

    贺凯川闻言,手一顿,顿时瞪大了虎目,看着已经摘下头上头盔的尉迟慕雪,此时才发现眼前身材矮的竟然是个女兵。(看啦又看小说网)

    也难怪,尉迟慕雪现在的声音嘶哑的难辨男女。

    “嘭~嘭~嘭~”

    数道爆炸声震耳的响起。

    贺凯川听到爆炸的声响,立刻暴怒道:“蓝军?!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可是军演,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他目前为止没有接到任何的除蓝军以外的第三方军队消息,此时他的怒火真的是无以言表。

    尉迟慕雪咋感觉这话如此的耳熟呢?貌似在两年前她听到过。她随即敬了一个军礼,笑道:“首长,军区会给到您答复,我们收到调令而来,主要负责协助蓝军攻打红军,在帮红军攻打蓝军!”

    尉迟慕雪如绕口令的回答,使贺凯川气的黑脸更黑了。

    而一旁的赤鹏强忍着自己的笑意,肩膀不住的在抖动。

    贺凯川一时气的直打转,半响站在了尉迟慕雪的身前,开口道:“你们有多少人?”

    尉迟慕雪立正,挺立如松,一只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笑得一脸无害:“报告!加上我11人!”

    除赤鹏外,在场的人所有人都惊愣住了,不知道军区着是要玩什么。

    贺凯川脸黑的如同锅底,得到的答案,这是实打实的甩了自己两巴掌。但他能怎样,这样的结局是他们意想不到的,也是他们自己的疏忽大意。他的心里此时清楚了,这是军区的在给他们敲警钟呢!这次演习结束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随即,他沉声的问道:“你是哪个部队的?”

    这脸都丢尽了,还不知道打自己脸的人是谁!那真叫一个颜面扫地!

    “报告!代号火狐!京华军区单位编号77!”尉迟慕雪一个立正,铿锵有力的回道。

    “77?!”贺凯川脑海里快速的收索着信息资料,随即震惊的看着尉迟慕雪:“你说的是刺刃!”

    这样的单兵作战能力,也只有刺刃无它选了。

    “是!”尉迟慕雪如一颗青松挺直了腰杆再次答道。

    随即导演组传来了消息:“演习结束!”

    找一个指令的颁布,宣誓着整个演习提前两天结束了。

    蓝军在导演组宣布红军退出演习时,他们雀跃欢喜,以为他们获得了胜利。

    而就在他们雀跃时,危险正在靠近他们,红狐带着雪狐四人早已混进了他们的营地。他们接收到了自家老大在红军的行动信息,她们正在这里准备来个守株待兔呢!

    在蓝军毫无疑问的认为是他们自己的队伍斩首成功,因为这是指挥中心下达的指令。他们正在庆幸自己的兵行动能力值得嘉奖时。

    随即而来的是主营帐内,数枚瓦斯弹突然而至。

    “咳~咳~咳~”

    主帐内的迅速的跑出了扎堆捂着口鼻的人,在外不停的咳嗽,想要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哪个兔崽子干的!演习都结束了,不知道吗?”人群里一位大校先生,虎目微瞪高声的怒吼着。

    他便是蓝军的最高指挥,八师师长窦新科,他的话音刚落。

    “嘭~~~”他的身上便冒出了紫色的烟雾。

    四周的人闻声的人见此,纷纷叫嚷,不明所以。

    窦新科更是愣神在原地,他以为是红军哪个不明规则新兵蛋子干的蠢事,转而指着自己身边的警卫怒吼道:“给老子去查!”

    “演习结束!”她的话音刚落,总导演室传来演习终止的指令。

    半响窦新科这才幡然醒悟过来,刚刚导演组说的是红军退出演习,并未说整个演习结束!这才让他意识到应该有第三方的存在。

    可,导演组演习前,自始至终未告知第三方军队!

    现在的结局,这严重是被打脸的节奏。

    窦新科闭着着眼,压下自己内心的羞愤。他到要看看到底是哪里来第三方,能偷袭成功,他高声的吼道:“演习都结束了,你们是不是该现身了!”

    红狐向分散在四周的人打了一个手势,四人快速的回合,眨眼的时间作为一排直立如松,动作整齐划一的向窦新科敬礼:“首长好!”

    “你们五人,谁是领头?”窦新科看着站在自己眼前,傲然挺立的五人有男有女,穿着的却是他们蓝军的服装。

    红狐一个挺立:“报告!我是组组长,代号红狐!”一瞬间她铿锵的声音传遍了战场每个人的耳里。

    窦新科眉毛微挑,看着一个个满脸油彩,却焕发着青春力量的五人,他没想到会是一位女人作为组长:“单位!”

    “报告!京华军区单位编号77!”红狐是有问必答,你怎么问我怎么答,绝不多说!

    红狐的回答,证实了窦新科心里的想法:“你们是第三方军!?参演人数是多少!”

    “是!11人!”红狐仰着脑袋,可此时回答的声音要比刚刚了两个度,眼神不由扫了一眼眼前的蓝军最高指挥。她这是防范着他突然动手,她好有防范闪躲的机会!

    她的话刚落,顿时场面寂静的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可闻。

    窦新科的脸,由着眼见的速度臭的使人不敢直视。

    这是赤果果的打脸,不仅打了,而且还狠狠的踩了两脚。

    窦新科努力的平复自己内心的怒火、羞愤、抄家伙的冲动,压抑的问道:“你们还有其他人呢?”

    “报告!”野狐此时已经跑步的来到了他们的队列边,并自动的入列一自己的战友站为一排。她一身的伪装,手里的抱着一把110半自动阻击步枪,打眼一看窦新科就知道这人一身的装备明显要精练与他们蓝军。

    随即便明了她的身份:“就是你刚刚一枪毙了老子!”说出的话让人不难听出,他的咬牙切齿。

    “是!”野狐丝毫没有避讳之一,高声的答道。

    窦新科闻声,有想拿枪毙了她的冲动。

    “还有其他人呢?”窦新科再次的吼道。

    “报告,这里就我们六人,齐了!”红狐声音又低了两个度,语调也委婉了很多。

    “有话一口气说完!”窦新科感觉自己再问下去,自己都要问厥过去。

    “是!”红狐高声的回答:“我们老大带a组五人在红军的指挥中心,也就在刚刚不久对红军的最高指挥实行了斩首。而我带队b组六人,对您实行斩首!”

    红狐看着窦新科的越听越黑的脸,她的音量越说越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