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五十三章 庄园里的男人

    “你要清楚,你是有家庭的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韩晨眉头紧蹙声音低沉。想到这次的任务危险性,想到家里的一大一一个模子的脸,他心中顿生纠结。

    尉迟慕雪扯着嘴角,淡淡的说道:“你不也是一样,是有家庭的人。他们一直要对我报复,我走进他的视线,事情才能有更快的结束的可能。这样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存在,不拆除,以后的生活能过的安宁吗?不说我个人,就是社==会会陷入怎么样境地,你们心里也能可预测。”

    尉迟慕雪的话,在坐的两人心中也是考虐到这点,而且,想到ds流通出去,社==会会陷入怎样的警境地,他们想想便是眉头紧蹙。

    尉迟慕雪也不打扰两人的沉思,半响之后,她看着猎豹,浅笑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所以最应该的人是我,这样引蛇出动,尽早的结束这一切,所有人也能安心。”

    “你这是将自己送到枪口上。”猎豹看着尉迟慕雪,不由伸手有为自己点上一根烟,叹息的说道。其实这次委派任务,上面研究,是否派遣尉迟慕雪出这次的人任务还是有争议的。sy一直在针对性的报复,尉迟慕雪出这次的任务危险万分,可尉迟慕雪却也是这次关键所在,她能出这次的任务,引蛇出洞,尽快找出ds的研究基地所在,控制ds的外流进入社=会。

    尉迟慕雪闻言,耸耸肩,故作轻松的说道:“我一直生活在枪口之下,早已做好心里准备。你也是从我这一步走过来的,而且你心中应该清楚,这次我去最合适。”不只是她,眼前的两位,同样如此,如武侠说上那般走在刀锋之上的人。而进入刺刃的每一人,都如她所说,生活在枪口之下,刀锋之上。

    “既然如此,旗云等人就交个火狐,研究基地的事就交给野狼。”见尉迟慕雪清淡的语气,坚定的眼神,便知道她是已经做了坚定执着的决定,而如她所说,他们的目标时她,她去是最冒险的,但也是最正确的选择,这样,那刻炸、弹才能尽快的浮现,也能尽快的将其拆除。

    猎豹重新点上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这才开口道:“你们俩回去挑选适合的队员,等我消息,你们随时行动。”

    对面的两人应声起身。

    突然,只见尉迟慕雪倾身伸手便将猎豹手中的烟夺了过来,并在烟灰缸里碾熄,邪气的勾起了唇角,笑道:“老头~少抽点,多活几年。”说完不在兜里双手插兜的与韩晨离开了办公室。

    在楼下,韩晨停驻了脚步,声音低沉的询问道:“非得做这么冒险的事吗?”

    “其他人也去,不都是一样的冒险吗?”尉迟慕雪的脚步未停,双手插兜依旧慢悠悠的向前走着,声音淡淡。

    韩晨站在原处没有说话,看着那个纤细慵懒的背影。每个‘其他人’去是冒险,但是你不一样,你去只有更危险。

    没有听到身后跟来的脚步声,尉迟慕雪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身后的人,肆意的招了招手:“走了~这么冷的天,早点回去洗洗睡了,别想太多。”

    韩晨眉头轻蹙,随即抬步,大步的走到了尉迟慕雪的身边。

    两人一路行走寂静无声,有的只是两人步调一致的脚步声。到达宿舍楼下,尉迟慕雪停下了脚步,背对着韩晨,清淡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中:“如果这次我真的回不来,帮我对他们说声对不起。”

    韩晨听到身后的生意,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头,声音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响起:“我不是你的传话筒,有什么事,你自己回来跟他们说。”说完他便抬步离开,留有尉迟慕雪一人处于寒风之中。

    ‘自己当面说那等我回来吧。’尉迟慕雪心中轻叹,仰望天空,凌冽的寒风阵阵刺骨,天空乌云密顶,这是在预示暴风雨来的前奏吗?

    一个星期的时间转眼即逝。

    已是十二月的下旬,京华已经开始下雪,同时穿上了厚重的羽绒服,而在hk却只需穿着薄款的风衣即可。在hk,尉迟慕雪脱下了她那一身她引以为荣,引以为傲的军装,而是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皮衣、长裤、机车靴,出现在一座庄园之外。

    庄园里,随时有守卫在不间断的巡逻,而明眼的监控随处可见,可谓是守卫森严。

    这处庄园,在得到ds-4后,便已经被监视起来,同时发现sy的旗云平凡的出入这栋庄园。而就在今天一早,猎豹那里收到了疑似研究基地的消息,韩晨今天便提前尉迟慕雪一步先行出发,已带队前去一探究竟。

    这座庄园旗云平凡的出入,一被军方锁定为sy在hk的盘点,尉迟慕雪来到这里,一是为了旗云,二是查找有关ds-4的相关研究资料,三是查看一直盘旋她在心中的猜疑。

    转院的高墙下,只见她身形敏捷的翻越过围墙的防护,身形如狐快速的潜入了庄园之内,灵敏的避过守卫和监控,进入了别墅之中,在在偌大的别墅中探索寻找有价值的信息。

    终于,在谨慎探索一个多时之后,她在栋别墅里最为简单的型的别墅里发现了一间房间,而这个房间是一间书房,书房隐约透出的亮光,显示里面此时正有人在里面。

    只见她绕到了书房隔壁的房间,行至房间的窗台,几番轻盈的翻越,她已经落到了书房那间的阳台之上。此时室外夜晚的夜风寒凉,书房的落地窗此时紧闭,从闭合拉上的窗帘的细缝之中,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旗云。当年杨迪亚的身边的助理,也在杨迪亚出事的那一天,消失无踪,终于是见面了。

    看着背对着阳台的沙发之上坐着一个人,看不清容貌,此时旗云正神情恭敬的坐在那人左侧的沙发之上,两人在交谈着什么,而室内的隔音效果良好,阳台之上的尉迟慕雪听不到里面任何的声音,她只能透过旗云说话,读着唇语,知之大概在说些什么。

    “她人已经到了hk,那帮人应该得到了什么消息。下一步还请您指示。”旗云神情恭敬的对着背对尉迟慕雪的那个男人说道,而那个男人却弯下腰,为自己的杯盏续茶。

    “是~我会尽快安排!”半响过后旗云再次的恭敬的回答。而背对的那个男人说的什么,尉迟慕雪却一丝为听到,也为能看到唇语。不过她知道,他们应该是要加快事先早已经计划好的决定了。

    “那她您准备怎么处置?”尉迟慕雪再次从旗云的唇语里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