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八十七章 陪伴只有彼此

    “我绝对不会做逃兵。(看啦又看小说网)”秦博彦看着自家父亲,挺直了胸膛,毅然的说道。

    “希望你能说道做到,做一个中承诺的人。”秦家航看着自家儿子淡淡的说道,无论自己儿子的将来如何,但是秦家航希望他在品性上能做的出色,不是那种失言而他的人。

    尉迟慕雪有着怎样的实力,他多少知道,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在团部的能力展现,他是有目共睹,她实行的方案所展现的成效,更是说明了一切。倘若他的儿子真的能成为她的徒弟,未来,他不敢多说,但是绝对不会差。不过,想的再多,首先自家的儿子要有一份同样如她那样一个坚定的心,未来才能走的长远。

    糖豆下朋友了解了到众人的话题所说是什么,终于有开口的机会时,他视线锁定在自家妈妈的身上,抬出胖乎乎的手,指着自己的翘挺的鼻子,问道:“妈妈~你要收哥哥为徒弟,那我呢?”

    王允莺放下手中的酒杯,乐呵呵的看着糖豆朋友,笑道:“你是你妈妈的儿子,还需要什么拜师吗?只要你有坚定的决心,只需要你想学、好学,你妈妈一定会毫无保留,将自己所会的如数的交给你的。”

    陆羽之伸手,摸了摸糖豆朋友柔软的发顶,轻声的说道:“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但是,不要做爸爸妈妈担心的事就可以,知道吗?”

    糖豆朋友看着自家爸爸,嘴角一咧,并开心的点着头:“好!”

    转而他的视线盯着自家妈妈,当看见自家妈妈点头,糖豆朋友心情雀跃了,乖乖的拿着自己的筷子开开心心的继续吃了起来。

    “珂这么就已经在训练了吗?”陈雅从刚刚尉迟慕雪的所说的话中听到,所以好奇的询问着,毕竟眼前的孩子才五岁多,六岁还不到,都是爱玩没定性的时候,那里会有那么强的意志力。

    “珂两岁半的时候就已经在锻炼了,可比我这个爸爸有意志力呢。”陆羽之揉着糖豆朋友的脑袋,笑呵呵的说道,并打趣着自己。说实话,他自己还真的觉得在锻炼这方面,他还真是不如自家的儿子。

    “那么就开始?”陈雅讶异的看着糖豆,她有些无法想象一个孩子天天如此的坚持锻炼。在看看自家儿子,只要是放假,不睡到日上三竿,是起不了床,总回事三催四请的菜能起床吃午饭。

    “从开始锻炼,不说别的,就希望他能锻炼身体,身体能健健康康。”尉迟慕雪表情柔和的看着自家儿子,淡淡的说道。

    糖豆朋友抬头看着自家妈妈,看着她眼里是的柔和,与爱意,他的眼睛瞬间笑成了月牙儿,一副得了糖的模样儿。

    在自家妈妈伸手顺毛并拍拍头下,他乖顺的继续吃着他家爸爸为他挟的菜,不需要身边大人对他多费心。

    看着糖豆朋友的乖巧,秦家航夫妻俩不由对视一眼,而且转而视线一致的移到了自家儿子的身上,怎么感觉人家家的孩子比自家儿子强呢。

    得到拜师机会的秦博彦,心满意足的闷头大吃起来,感觉到两道灼热的视线,抬起塞得鼓啷啷的脸,眨巴眨巴眼尖看着自家的父母。他怎么从自家父母的眼神里看到了嫌弃之意呢?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他想着再眨巴眨巴眼睛,脑袋瓜子转动着,再看看陆叔叔身边的乖巧吃饭的弟弟。貌似他知道了什么

    自家爸妈这是在嫌弃自己不如一个娃娃呢?看着长相精致的弟弟,不说其他,他也是喜欢,别说自家爸妈了,喜欢乖巧的孩子无可厚非。

    在想想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秦博彦惭愧的羞红了眼,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下脑袋闷头继续吃,就当是看不见。

    看着自家儿子如此,秦家航夫妻俩对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允莺瞪大了双眼,看看桌上了两队夫妻,在看看他们的儿子,她的一颗心酸酸的,想自家胖儿子了怎么办。越想,她越加卖力的化想念为食欲。

    晚上的这一顿饭,饭桌上的话题几乎是围绕着三家的孩子,在一个时之后而结束。在九点的样子,秦家航这才领着妻儿告辞离开。同时,王允莺也喝的脸色微红,告辞回家。

    “你真的想收那子为徒?”将两个孩子哄睡之后,尉迟慕雪在书房看文件直到十二点,才回到房间躺下,陆羽之便从后将她拥进怀中,轻声的询问着。

    “有些意思!不过还要看看那子有没有那个毅力。”尉迟慕雪依偎在男人的怀中,扬着唇角,带着趣味的说道。

    陆羽之不解自家媳妇的想法,将她转了个身,轻声的询问:“怎样会有收徒的想法。”你有那个时间吗?有时间就多陪陪我啊!

    自从有了孩子,尉迟慕雪给他的时间留的更加少了,工作、孩子,现在要是再来一个徒弟,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地位。越想,他的一颗心越加的不是滋味,手里的力道是越加的大,恨不得将怀里的人融进自己的身体。

    感觉到男人收拢的力度,尉迟慕雪扬了扬眉,伸手便捏住了男人依旧光滑细致的脸颊:“我收徒弟是很奇怪的事吗?”

    不得不说,尉迟慕雪还是羡慕自家男人这张脸,平时也没见他怎么保养,但这皮肤,和她第一次捏到手的时候,貌似没什么变化。而现在她自己这张脸,真的算是毁了,一想,她便不由感叹。

    陆羽之看着眼前的女人眼里闪烁过的一抹抑郁,一只手在自己的脸上捏了又捏,他心中叹息:最终还是在乎的。

    他松开双手,捧起了她的头,倾身,在她那两道如蜈蚣般的伤疤上,轻轻落下一吻,随即将她拥在怀中,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哄孩子一般,轻声的说道:“你要是收了徒弟,以后不是陪我的时间更少了吗?”

    尉迟慕雪仰着嘴角,搂着男人的脖子倚在他的怀中,轻声的说道:“他们还,需要我们多分点时间给他们。等他们大了,那时的我们也都有时间,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因为那时,也只有你能陪在我的身边了。”等我们老了,那时能陪伴的也只有彼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