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二章 收购加工厂

    听完陈大河的话,张志康脸色不是太好。(www.k6uk.com)而这种变化,也被管委会的领导发现了。

    那些领导们也是替陈大河捏了一把汗,这子平时挺会来事的啊,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知道稍微变通一下呢?

    就算想表达自己的观点,也不用这么直接,毫不保留的不给张会长面子啊。

    会议在陈大河和张志康的发言之后,有些不痛不痒,结束之时,张志康看了一眼陈大河,一阵冷笑之后,便离开了会场。

    年轻人宣战的时候,才会到对手面前来一句,我今天要搞你,从而装一波,显示自己很拽。

    但老狐狸做事情,从来不会在意这些形式,他们只在乎结果。

    陈大河这一次交流会,收获颇丰,至少认识了不少圈内人还有领导,而今自己大大也算个企业家。

    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变了,那么与人沟通交流的地位也会不一样了。换做以前的陈大河,在今天这样的场所高谈阔论,只会被人骂大言不惭。

    但今天,他这样一番言论,就能够让许多年轻人或者一些聪明人拿笔记着。

    以前女人看他陈大河,心里会想,白瞎了这么个好皮囊,就算睡了一觉很满足,不觉得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甚至连在一起的都没有。

    而今,女人们看到陈大河,只会想着,做他的女人一定很幸福。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那一天,陈大河找来秀秀还有刘燕几个老同事过来商量事情。而今他的淘客店规模越来越大,销售越来越好。

    而这样的销量足够支撑一家型服装加工厂的生产。所以他想收购一家属于自己的加工厂,虽然生产加工的利润不是太高。

    但是作为有自有销售渠道的陈大河来讲,利润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自己以后有什么好款,能够第一时间抓住先机,互联时代,一步先,步步先。

    还有就是有些时候,有自己的生产渠道,在一些源头上能够规避一些未知的风险。等到加工厂运作起来,再找几个服装设计师,抄抄款或者设计改改一些款,那就更好了。

    当然关于收购一家加工厂,陈大河还有自己的后续计划,那都是后话了。

    陈大河说出自己的想法和见解,想问问这几个老朋友的意见。

    虽然陈大河早就在自己的心中有了主见,但是尊重一下跟自己打天下的人还是必须的。

    对于秀秀和刘燕她们,从陈大河身上早就看到了太多的奇迹,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信任都是建立在一次次的不失望的基础之上。

    所以这一次,她们都很支持陈大河,只要陈大河吩咐,她们都会努力的把每一件事情做好。

    “陈总,我恰好认识一个朋友,最近他家里出了点事情,急需把厂子卖出去,我帮你联系联系下,厂子里的师傅都是熟手,就是老板最近家里出了大事,不然也不舍得卖。”秀秀说道。

    已经有些规模的陈大河团队,现在没有人在去直呼其名了,包括秀秀。公司是商业,既然想要走得远,那么一个称呼细节也会显得很重要,不然被外人知道公司这么没大没,只会观感很差。

    “那最好不过,约个时间,我们去找他谈谈,越快敲定越好。”陈大河最近总感觉心神不宁,强烈的第六感让他必须这么做。

    因为对方急于需要资金,所以时间就约在下午,陈大河与秀秀开车到了对方的工厂。

    工厂老板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一路开车过来,陈大河从秀秀那里了解到工厂老板叫陈国柱,从一个带班的车间组长,一步步走到今天。

    陈国柱手艺好,人也不错。但可惜很多时候命运无常,这些年,家里的双亲都疾病不断。从农村一步步走到今天的陈国柱是个孝子。

    一直把这些年的积蓄都用在父母的庞大医药费上,但是雪上加霜的是,陪她一起创业走到今天的妻子,今年又身患重疾,无奈之下,陈国柱只有这个选择。

    秀秀和陈国柱原来本就有业务上的往来,对于陈国柱的为人,秀秀知根知底。

    陈大河听完秀秀的讲述,也对陈国柱很有好感。一个人为了父母妻子,放弃自己的事业,就这份情,已经远胜世上好多好男儿。

    以钱定义成功的时代,虽然穷会被瞧不起。但这样的孝子贤夫,难道就真的不可贵?

    多少人在双亲去后,做出一副孝子贤孙的嘴脸,就是丧事也弄得轰轰烈烈,但双亲未去之前,就算一碗饭也舍不得给他们吃。

    多少人对于妻子,平时一副恩爱有加的样子,但大难之时,却只为自己考虑。要不然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是怎么来的?活生生的例子,秀秀的前夫就是如此。

    陈国柱是一个看上去很坚毅的中年人,国字脸,给人感官很正直。生活的无情,让他有些疲惫。没有那种作为一个老板的意气风发,有的只是生活的艰辛。

    相谈甚欢,陈大河并没有落井下石,压低价格,这让陈国柱心里很是感激,当然他更感激秀秀,因为是她介绍的靠谱买家。

    签完合同之后的陈国柱,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那句他很想说的话。

    “陈总,你人很好,我个人能不能有一个请求,就是以后对我这些工人师傅好一些,他们跟了我这么多年,挺不容易的。”陈国柱的话语多多少少有些凄凉的意味。

    “好!”陈大河答应的很干脆,没有丝毫犹豫。能够让这么多工人跟着干这么多年的老板不会差,工人也不会差。

    “陈老板,接下来我聘请你成为这个工厂,也就是现在的大河服饰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你有没有兴趣?”陈大河接着又说道。

    原本以为断了生计的陈国柱,其实不知道在给妻子治病的同时又该何去何从。

    “陈总,你这。。。。。。这是认真的吗?”陈国柱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对生产一窍不通,有你这么好的助手,我上哪里去找。销售渠道你不用管,你只管抓产能管理,对工人好没有错,但更重要的是让他们赚到钱。”陈大河的一句话,让陈国柱茅塞顿开。

    自己经营了这么多年,对工人好是不错,但是却没有像别的加工厂一样,赚很多钱,工人也没有特别突出的工资。其实很多时候工人不是怕苦怕累,而是这些苦和累能不能换取对等的价值。

    靠人情管理公司,有时候能够留下一批骨干,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做大做强更是不用想了。商业时代,一切逐利。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个道理自古而来皆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