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章 小吐心声

    陈大河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让郝媒人白忙活一场。(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相比一条香烟,郝媒人其实更想促成这样一桩婚姻。

    一个树镇的年轻大老板,一个树镇的老一辈人精,这样的婚姻一旦成功,做为月老的他自然也是脸上有光,以后会更红。

    而且真的促成了这桩美事,到时候这陈大河只会给他一条硬中华香烟就打发自己了?

    “郝师傅嫌少了?”陈大河看着迟迟不肯拿香烟的郝媒人说道。

    “大河侄子,你这话说得,咱们这行,没成事哪还有脸哪人家东西哦。”郝师傅笑着说道。

    “郝师傅心里记得我陈大河,不然也不会张罗我的大事,就这份关心抽我一条烟也是应该的。再说了,指不定到时候真找不着媳妇,还得麻烦郝师傅呢?”陈大河也是笑着说道。

    郝师傅听着陈大河的话,这才拿了香烟。有些话不要说得太死,双方听着都舒服,虽然都知道其中的意思,但是点到即止,面子上过得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郝媒人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陈大河是真的会办事啊。拒绝了自己的好意不说,还让自己一点不难受,但是潘家和那边该怎么说呢?

    难道直接跟人家女方说人家陈大老板眼光高,看不上你潘家闺女?

    “麻烦郝师傅到时候跟潘叔叔说一声,就说我陈大河比较信命,找了几个大师算了下两人的生辰八字,非常不合,只能有缘无份了。当然,潘叔叔家闺女人长得漂亮,又是大学生估计也没不上我。”陈大河似乎看穿了郝媒人心中所想。

    听完陈大河的话,郝媒人心中顿时轻松了许多,这样的话女方也能接受。但是潘紫有没有看上你陈大河,我这个媒人都看出来了,你这个当事人会不知道?

    那眼神,那神态,恨不得马上跟你陈大河结婚。那潘家和多挑剔的人,不还是对你很满意。

    但陈大河既然都这么说了,也给他考虑了处境,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

    送完郝媒人回去之后,陈大河又去看了两家姑娘,当然结果都和潘紫一样。

    回到家的陈大河,被陈来旺和潘金枝问结果咋样。陈大河只说现在还不知道,得等媒人信息,并且还告诉了陈家夫妇,说自己其实现在正在创业阶段,结婚还可以再晚两年的。

    陈家夫妇,听着儿子这么说,也不好说什么。陈大河从到大都很听话,这一次也是一样,但是儿子现在还不想那么早结婚,儿子又去看了几个姑娘,成与不成也不急于一时。也就不在这个事情上过多纠缠了。

    陈溪还在自己的房里生闷气,并且还发了信息给何欢,说哥哥去相亲到现在还没回来。一直跟何欢抱怨哥哥,都新时代的人了怎么还跑去相亲。

    看着陈溪的短信,何欢心里非常难受。她很想打电话质问陈大河,但她以什么身份去质问呢?她觉得陈大河应该不是那样的人,这一夜她一直在纠结,一直在苦闷。

    躺在床上的陈大河正无聊着,同一时间收到了两条短信。一条是秀秀发的,她只发了三个字给陈大河,“想你了”这三个字总是那么意味深长,怎么想,哪里想,这都是个问题。

    陈大河只回复了一句“回去定有一番大战。”

    对于已经只是单身的秀秀,陈大河与她之间的那层关系,始于生理,持续靠着二人一直很好的把握着这层关系的度。只是单身的陈大河,没有女朋友,难道还不能有一个理解自己体恤自己的知心“知根”的姐姐了?

    还有一条短信是何欢发过来的,短短几个字,“相亲可还顺利?”

    陈大河看着这条信息,用屁股想想也知道是陈溪那妮子告诉她的。但是我陈大河相亲不相亲,和你何欢没有太大关系吧?

    从相识何欢以来,第一次赤身相见,再又有和冯晖不打不相识,最后还有那月下散步,再最后又春节送她回家。

    陈大河觉得他与何欢也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只是何欢一直都是很内敛,从没有正面的表示过什么。

    而用韦汪的话来说那就是,陈大河很闷骚,闷骚的男人你想让他主动出击去追求一个女人其实也很难。

    陈大河其实对于何欢的感觉很微妙,他一直不想打破这种微妙的关系。摩羯座的陈大河,闷骚、睿智、冷静,对待感情也是如此。

    陈溪一直拿何欢的事情来打趣陈大河,陈大河当然也知道妹妹的意思。但有时候一个男人高傲一点,以退为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其实对于女人而言也是一种魅力。

    “走个过场而已,不想爸妈担心,再说了媒人都堵到家门口了,不给点面子,我父母到时候也很难做人的,农村不像城市,抬头不见低头见。”陈大河回复道。

    “恩!”陈溪回应了一个子,此时的她才松了口气,觉得这样的大河哥才是自己心中的哪个大河哥。

    “那万一真遇到你心仪的姑娘,就是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你怎么办?”陈溪又问道。

    “这个还真没想过,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有比欢欢妹子还漂亮的姑娘了吧。”陈大河回了一句。

    暧昧的字眼,字里行间有多重意思。陈大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就要打下这些字眼。但是不这么说,他觉得他自己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骚动。

    躺在被窝里看到这些字眼的何欢,内心甜蜜至极。这种暧昧,让她感觉大河哥其实也是喜欢自己的。只是始终没有亲口听到陈大河说出“何欢,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这样的话,何欢始终感觉到不安。

    只要陈大河对她说出那句话,此刻的她决定立马跟着陈大河,从此以后荣辱与共,陈大河富贵时做他背后那个贤内助,陈大河落魄时,把自己的肩膀借给他依靠。

    何欢不知道该怎样回复陈大河,她想了很久,终于鼓足了勇气。

    “大河哥,你知道吗?喜欢一个人就是总是担心他会突然就被别人抢走了,今天晚上我就是这种感觉。”陈溪打完这些字,心跳加速,他想尽快看到陈大河的回复,但是又害怕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像他这样的性格,走出这一步已经算是非常非常不容易了。一个女神总是有自己的矜持,如果不是陈大河今晚真的去相亲了,她或许还走不出这一步。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说,这天底下没有谁会比欢欢更漂亮。”

    看着陈大河发过来的信息,何欢高兴得差点就要用双脚把床板打塌下来。爱情的最甜蜜时刻,莫过于当你知道你喜欢的人也恰好喜欢你时。

    躺在床上的陈大河忽然觉得,打破一种微妙的关系,其实感觉也非常不错。有些感情该来的时候还是顺其自然,结果怎样其实未必就很重要。何欢是不是陈大河心中的理想妻子,或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