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4章 大昌局势

    入夜,金团驻地的居民们大部分已经睡下,苏文娜安顿好文氏休息后,便在灯下写信。(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首发\/\/信是写给哥哥的,虽然哥哥最近一段时间从未回复过,但她依然坚持写着。

    开头便是家中一切安好,勿念!然后再将尤里镇发生的趣事,金立天伯伯的糗事,小红的成长记录等一系列鸡毛碎皮的事情通通写进信里,每日都写点,凑够足够的分量才寄出,有时遇到不会写的字时便会请教隔壁的花女姐姐,花女姐姐很厉害,无论多么复杂的事情总能用简单的语言表达出来,而且她很漂亮哦,现在可是尤里镇的一朵金花,不少男人正在追求她,我可是等着哥哥能够把她娶回家做嫂嫂呢,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娜娜想你了,母亲也很想你……

    笔停,泪落。

    苏文娜匆匆擦了擦泪水,收拾好心情,将信笺折起放好,心想明天便寄出去,哥哥看到信后没准就会回来。

    正在此时,门外的小红突然发出凄厉的叫声,接着传来人的痛苦惨叫声。

    苏文娜生怕小红咬伤了某人,慌忙出门前去查看,却见一行十个黑衣蒙面人站在自家院落中,其中还有一人已经躺在了地上,小红却瘫软在角落里,哼唧唧的显然已经受到了重创。

    你们……苏文娜刚要惊叫出声,那十名黑衣人已然奔到身前,大刀直斩而下,文娜本能的抬起手臂遮挡,却哪里能挡住兵器的劈砍。

    只听叮叮叮叮叮!

    隔壁飞出十几把小柄匕首,打在刀背发出叮当之声,并有几把匕首划过黑衣人的身体,留下些许血迹。花女穿着白色睡衣站在墙头,高峰翘臀小蛮腰被宽松的睡衣包裹,随风一吹便被凸显出来,甚是扎眼。她出来的太过匆忙,仅有腰畔拴着挂满匕首的渔网,手中举着警锣,趁敌人愣神之际敲响了!

    当当当当当当!

    警锣的声音脆亮,传出老远,居民区家家户户逐渐亮起了灯光,人声也越来越多,向这边靠了过来。

    动手,蠢货!水哥怒叫一声,率先朝花女扑了过去,身上灰芒如雾般弥漫而去。

    花女将手中警锣狠狠砸进雾中,身形沿着墙头奔跑跳到娜娜家的屋顶,不顾身后灰雾的侵袭,脚下用劲一跺,登时将房顶踩了个大坑落进房内!

    该死!灰雾瞬间扩大数倍,将整个院落完全包裹进去。

    苏文娜在数道刀光中呆愣住,完全不知如何应对,却被身后花女一把拉近房间,嘭的一声,关紧了房门!

    水哥凭借强悍的实力一马当先撞进了房间内,却见房内空无一人,墙壁上却多出了一个大洞,他冷笑出声,进了我的雾障,哪有这么容易让你们逃出去。首发

    从墙上破开的大洞走出来,果然看见花女带着文氏母女在原地打圈圈,水哥嘴角一挑,灰雾凝聚成枪从四面八方刺来,花女花容失色,手腕连甩,数把匕首击出,砸中雾枪却没入其中,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雾枪笔直射来。

    花女一咬牙,兵意尽数宣泄而出,在胸前凝聚而成银光闪闪的匕首,数量可观,见她双手一放,数十道银光朝四周挥洒而去,瞬间刺破射来的雾枪,遁如雾中。

    但刚刚踏进化形境的花女,在兵意的储备上显然不能和五门斗者水哥相比,只见周围雾气滚滚,再度形成雾枪直射而来。

    花女将兵意宣泄完毕后一阵虚脱,只能勉强站着,兵意化形的武器与普通兵器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可随意志的变化而变化,就像方才花女宣泄而出的匕首兵形,击碎了雾枪之后穿过重重雾霭,射向天空,为赶来救援之人提供了明确的地方,这就是普通兵器做不到的事情!

    眼看雾枪快要临身,花女心中不禁咒骂道,该死的家伙还不快来!

    嗖!

    一柄巨剑斩破雾枪插入花女身前的地面,剑上简单着绑着几根布条,随雾而舞,一道身形落入剑柄之上,凌乱的头发,消瘦的身体,见他转过头来,用完好的一只眼瞥了下花女,嘴角一咧很隐晦的嗤笑了下。

    花女暴走,指着小刀大骂道:你那是什么表情?什么表情!别以为李兴不在我便不敢打你……

    小刀掏了下耳屎,飘身落下,抓起巨剑朝水哥的方向奔去,他看不见雾中敌人的身影,但能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就在哪里!

    花女突然停止了骂声,尖叫道:小心啊,点子扎手!

    小刀的速度越来越快,加速到了一定程度,身边风声呼呼作响,将两旁的雾霭尽数吹去,巨剑上的银芒愈发耀眼,小刀完好的那只眼中厉色一闪,巨大的银芒被他狠狠甩了出去!

    这一甩,便是横斩!

    破开重重雾霭,斩向看不见的敌人。

    假的!水哥心里冷笑一声,他的雾霭有迷惑敌人五觉的功能,方才小刀攻击的地方正是他想要小刀攻击的地方,这就方便了他的下一步行动,虽然那个小刀看起来弱的可以,但还是任务重要,这可是自己重新生活的唯一方法啊!

    想着,水哥已经出现在了苏文娜身后,手腕一摆,雾中长剑刺出!

    文氏的双目有疾,不能视物,所以这些年来习惯了用听或是用心来感觉周围事物,渐渐形成了本能,此时心有所察,便走了上去,将娜娜拉到一旁。

    噗!

    一声轻响,花女惊愕的回头,苏文娜也仓皇的回过头来。

    灰色长剑从文氏背部穿透,于胸前露出,剑尖染血,文氏胸前鲜红一片。

    苏文娜双眼瞬间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文氏白皙的脸色更显苍白,她颤抖着伸出双手,手中握着金色锦囊,嘴中咿呀自语却听不懂说着什么,最终手臂无力的垂下,失神的双目依旧睁着,看着娜娜的方向!

    花女暴起,挤榨出有限的兵意化形成匕首,朝水哥甩去。

    水哥渐隐,长剑散去,文氏也因失去了支撑而瘫软倒地。

    苏文娜木然地走到文氏旁边,紧紧将她抱入怀里,捡起旁边遗落的金色锦囊,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娘亲想送给女儿的么,真是好看,里面放了什么?不是香料……像是纸笺,想对我说什么可以直接说嘛,干嘛还要写在纸上。娘,女儿就在这里,有什么话直接和我说啊……娘,女儿就在这里,你说话啊!

    娘,女儿就在这里……

    苏文娜紧紧捏着金色锦囊,紧紧抱住文氏,紧紧咬住牙关,紧紧闭上眼睛,却止不住泪水泛滥成灾,湿了眼眶,湿了脸庞,湿了衣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