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九章 往事若要回首

    第69章往事若要回首

    我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发现却是徒劳。(看啦又看小说网)(飨)(cun)(小)(说)(網)xiangcun我有设想过爹的身上深藏着让人震惊的秘密,不曾想竟然如此重大。还未等我消化了这个消息,爹再开口的话则让我瞬间石化。

    “皇上带人接皇后回宫那日我躲在暗处观察…”爹的神色蓦地凝聚了几丝后怕与惊惧。&ot;好运,倨王爷所中之蛊是他自己下的,当时皇上为了救他,差点连自己的命都搭进去,皇上也是因此落下的病根。&ot;

    “爹你说什么?!”

    不可能!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姜枫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他那么温和善良的一个人,对陌生人都施以援手,决不可能那样做的!

    我无法相信也不能相信。

    “我是亲眼所见,这么多年这个秘密一直深埋在我的心里,如今若不是情势所逼,我会带着这秘密进入坟墓。好运,皇上是个好君主,他断不能有事,不然这天下又要乱了。”不论何时,爹都怀有一颗同天下士子一样的忧国之心。

    一旁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一连串劲爆消息的肖老爷也搭话了,“佟姑娘,佟老爷说得在理,前朝济朝之所以会被推翻,还不是君王昏庸无能,民心尽失,百姓已经经历过一次改朝换代的大动荡了,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前朝君王虽然残暴无道,可却是个极疼孩子的好父皇,所以对于济朝灭亡一事,皇后和姜枫都出奇一致地看得开,他们只是不能忍受自己最爱的父皇母后惨死。至亲分离对姜枫来说定是致命的打击。“爹,你告诉我,姜枫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爹推测着说出了和我无甚差异的想法。“倨王爷是个十分重情的人,国破家亡,他拥有的一切和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都失去了,他大抵也没想活下去,便给自己下了蛊,至于当着皇上的面,也是想让皇上内疚一辈子吧。”

    这样就对了。姜枫的性子从来都是如此,想做什么便去做,他当时完全有可能会那样。只是,皇上他竟然宁愿以身犯险,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皇后那个时候在场,定也知晓皇上的病根从何而来,所以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没有动手的缘由?

    压藏多年的往事启封,其中所含的信息量真真够吓人的。

    “爹,要解决目前的困境只有一个较好的办法,古殇尚未苏醒,不宜颠簸,还是我和你先回皇都吧。”思虑良久,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佟姑娘,老夫坚信殇儿可以度过这次的难关,你还是陪在他身边吧。折中时候我想他是希望与你在一起的,你若要回皇都,带上他吧。再说皇都的名医更多,治好殇儿瘟疫的可能性也更多一些。”肖老爷郑重道。

    想起白大夫掌心写有“好运”二字的纸条,我纷乱的心平复些许,于是点头,“伯父您说得不无道理,既然如此,那我们即刻出发。”

    马车脚程稍慢,我们用了四日的功夫回到皇都,一进城门便听说了一个传闻,大街小巷早已传得沸沸扬扬,说是当今圣上因风寒感染了别的症状,病情十分罕见,御医们皆束手无策,现贴出了公告,若是有人能把皇上的病给治好,赏一万两金子。

    “好运,你确定让百姓们得知皇上的现状可以解决危机?”爹皱眉望着车外拥挤在一处议论热烈的百姓们,忍不住担心询问。

    是了,在回皇都时我召了寒罄,让他将皇上病危的消息散布出去。以夜阑七十二骑的能力,我完全有信心寒罄会把这件事办得很好。“目前也只能这样了,百姓得知皇上病重,便会时时刻刻关注他的病情,如此一来,好命和白悦兮他们想要有所动作,也得顾忌这天下百姓,毕竟若这个节骨眼上皇上出了事,天下人定不会轻易放过凶手的。”

    “照你这么一说,把皇上的病情推到风口浪尖,确实能有效地打压那些心怀不轨之人。”爹的眼流露出清晰的赞赏,而后他似叹息似感慨。“好运,有时候爹真希望你是个男儿身,这样便可继承我的志愿,参加科举,入朝为官,为君分忧,造福百姓,可更多时候我也庆幸聪慧心细的你是个女子,这样能少去诸多磨难与波折。”

    相处十五载,分离三年,重逢三月,爹从未说过这般温情的话,我的眼眶抑制不住地泛红,很久以后才能发出声。“爹,女儿只庆幸这一生做了你的女儿,不论其他,有此便足够。”

    “嗯,嗯,乖。”

    周车劳顿,安抚爹回府休息后我径直去了御书苑,得知消息的肖御早已等候在门口。经过此遭变故,我看到他难得多了几分欣喜与安慰。

    “你是刚回来便来这了?饿不饿?我给你留了晚饭。”肖御走近我,含了笑关切道。

    如若可以,我们会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还好,不太累也不是很饿,皇上现今的情况如何了?”对于皇上,我一向讳莫如深,总觉得他心思过于深沉,可听了爹辛辛苦苦瞒了近半辈子的秘密后,我对他改观了:姜枫之所以值得他用命相救,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他深爱着皇后,为了她他可以连命都不要。

    如此重情重义的男子,定会把乾朝治理得很好,能让百姓安居乐业。不管出于哪个原因我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深陷危难。

    “皇上他,不太好,太医们天天把脉问诊,可就是不见好转。”肖御摇头黯然回答。

    按爹说的,皇上当时是想以自身修为逼出姜枫体内的蛊,却意外遭到反噬,那是不是说,寻常的法子对皇上是没用的,也得像破除阳咒那样找寻独特的办法?

    可惜铁托师父不在,不然一切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算着日子他也快到了。如此想着时我不免又想到古殇,他的病时好时坏,我一时也拿捏不准,但到底比刚见那会气色好多了。

    我坚信,他一定会没事的。

    天地浩大,人与人的相遇已然难得,更别提相识相知,当珍惜时则珍惜。

    也为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