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 不是毒的毒

    这几天魔剑城里面的乱糟糟的。(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自一开始的内部清洗之后,很快又传出了皇帝被刺杀的消息。如此消息对于魔剑城的普通民众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好事情。

    虽然觉得不是件好事,但也没有觉得多么不可原谅。因为这个地方的主人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实际上已经更迭了两次,并且自第二次更迭之后,修斯大人已经很少会来城里转悠了。人心,终归是有冷热远近的。

    只见到一大群士兵急急忙忙的呼啸而过,人群纷纷避让,猜测着究竟是因为什么。是因为皇帝的遇刺,还是因为前线又有新的消息。

    那一大群士兵的首领看上去倒是很稀奇,因为领队是一个精灵。他也是全魔剑城唯一的一个精灵,名字叫做甘·阿切尔。来到魔剑城之后,甘一直过着打打杀杀却又蛮闲的日子。因为弓箭手的作用在这个世界战争中唯一的作用就是刺杀某个人。甘是精灵,他们都是很随性的生物,所以千代也不会真的派什么刺杀任务给他,毕竟他还有着精灵族自己的立场。

    不过这次被叫回来的时候,对方非常急切,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四个教团武士在前面开路,毫无阻挡的一路飞奔进魔剑城的城堡,甘看到了预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个叫修斯的皇帝和另一名看上去像是女武神血统的人正躺在病榻上。

    “阿切尔,你终于来了。”

    叫他来的人是他的直属上司,这个叫做上杉谦信的小女孩,当然,之前也听过有人叫她虎千代。她的个头不大,年纪也很小,但是这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她说的算的。大概也就是这样,此时女孩的面色苍白,眼睛肿起来,充满了血丝,似乎是很久没休息了。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女孩也是,一脸苍白,有些茫然的望着自己。知道对方大概也是身份比较高的人物,甘朝她微微点头后便转向正题。

    “大人,什么事?”

    甘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看看这个。”

    虎千代招了招手,一位侍女端着一个看上去像是动物样的东西走过来了。之所以说是看上去像是,只是因为这个动物全身都已经干掉了,也许它之前是一只兔子或者鼹鼠,但此刻只能分辨出骨架的样子了。

    “这个是!”

    非常恐怖的景象,精灵先是惊讶,随后想到了几种可能便不由得皱起眉头。

    “是不是?”似乎虎千代也不能确定,只是急切的反问。

    做出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甘伸手摸了下那个小型动物的干尸,折下已经僵缩掉的肌肉,仔细观察了一下骨头折断部分的样子:“应该是的,这是灰罗兰的症状。”

    “灰罗兰?”露西亚对于这个名词露出莫名的表情。

    露西亚虽然问的是虎千代,但精灵很明显更清楚,所以甘便径直开口:“一种毒,不,准确说是一种菌。是由我们这里流传出去的一种非常可怕的病。但是因为灰罗兰的特性和毒很像,所以以前发生过有人恶意用灰罗兰下毒的事情。后来灰罗兰就成为了我们的禁忌之一,并且宣称决不外传。”

    “精灵族?”

    “嗯。”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有些担忧的甘看了一眼此时躺在床上的两个人:“灰罗兰其实并不是一种毒素,而是一种菌类。起因是千年神战后,精灵迁居到了高原上。因为除了天生湖附近被自然女神加护过的地方四季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不适合普通植物生长的地方。后来我们发现了一种类似罗兰花一样的菌,它的寄生可以让植物将养分和水分迅速的储存到根部,让植物假死,等待季节回暖之后,就会再次发育,生长的更加旺盛。这本来是很好的东西。但后来被发现这种微小的寄生菌类对于动物同样有效果。而动物如果被吸收掉水分之后,结果就是变成干尸,于是这种菌类就被当做了一种毒素在人类世界使用。并且被冠以了灰罗兰的恶名。”

    当然,现在正听着他说的两个人自然是不在乎这个东西究竟是个什么来历的。

    “那有什么办法解毒么?”

    “没有。”甘非常抱歉的摇了摇头:“灰罗兰是菌类,不是元素,没有任何元素东西可以中和。吞服下灰罗兰的人就像是生了病一样,不论任何病症都不过是依靠刺激人体的恢复能力来医治的。灰罗兰寄生于水分,遇到光和高温就会自行消灭,但是人体如果想要通过煮沸血液来杀死灰罗兰的话,在那之前人就被杀死了,也就是说即使是教会光明术士不断施展净化也不可能杀死寄生于人体内的灰罗兰,就像是绝症。”

    “那就是完全没有办法了?”露西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绝望的沙哑。

    不过对此,甘倒是没有立刻下断言,而是看向两张床上昏迷不醒的人:“能让我看看他们的状况么?”

    “当然。”

    虎千代让开,甘先快步走到两张床的中间。他掀开修斯身上的被子检查,发现从外表上,修斯完全没有任何异状,但是身体却丝毫没有起伏就好像死了一般。然后他又看了一下另一边的库兰,被子下面的手指和脚趾部分已经出现明显的灰癍。看完之后,他将双手放在两个人的额头上,手心冒出了青色的光芒。

    光芒消失后,甘回过头来忽然问道:

    “他们中毒多久了?”

    “一天多了。”

    听到露西亚赶紧接上来的回答,甘略微沉吟一下之后,有些迷惑的摇了摇头:“普通人中了灰罗兰之后,最多一个小时就变成干尸了。这位女士的情况,大概因为她是女武神的关系,身体恢复力很强加上本身身体中就含有大量光元素,所以灰罗兰进入身体之后被杀死了不少,但就情况来看身体还是恶化了。灰罗兰的生命期是五个月,五个月之后,它就会把所有养分全部返还给宿主,然后死亡。如果她能撑过五个月的话,应该就会自己好起来。”

    说到这里,甘略微顿了一下:“……至于修斯陛下,我不是很清楚他身体中发生了什么。他就好像是植物被寄生了灰罗兰后自动假死了一般,我真不知道人类居然也有这种能力。而且奇怪的是他并不是因为吸收了灰罗兰而假死了,而像是因为抗拒灰罗兰的侵蚀而自行进入了假死的状态。”

    这个说法让两个女孩面面相觑。

    “也就是说,修斯根本就没有中毒?”

    “没有。他现在身体完全静止,连血液也不流动了,但生命气息一点也没有减少……,但不仅仅是如此,或者说不应该说是假死,就我个人的感觉,感觉就像是身体的时间停止了一样。”

    时间停止……露西亚是满脸迷惑,虎千代也不是很明白,但她似乎摸到了一点头绪。

    忽然军神少女从马靴中拔出匕首,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朝着修斯手背上刺了过去。接着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修斯的手毫发未伤,匕首直接崩断了也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真的是时间停止……”

    除了那些不知所云的佣人,在场稍微有点魔法知识的人都有些呆愣。

    魔法界对于所谓最强的防御手段是什么做了很长时间的讨论。就物质上,任何金属都是可以被破坏的,只有无坚不摧,没有坚不可破。之后空间系给现在出了最强防御的手段:将一切攻击过来的矢量全部反射出去。这点看上去确实是什么东西都杀不死了,但实际效果上,绝对贯穿或者绝对杀伤这样的效果与之碰撞后,会变成绝对杀死和矢量反射这两个术式单纯的魔力维持的抵消。从而造成反射不能被杀死的状况。

    而最后魔法师们在发现时间系所存在的可能性:就普通体感上,人类的时间应该都是一样的。但实际上来说,每个人对于时间的客观感受都是不一样的。集中精力后时间过的飞快,无聊等待的时候度日如年等等。而这和最强防御的关系就是:所有的东西产生效果都是需要时间流动来产生效果的,不论是普通的刺杀还是庞大的术式,可倘若一个人能够将自己的时间完全停止的话,那么他就永远的化成了不可变更的事物。因为身体的时间不流动,则任何事物都无法对其带来改变,而破坏本身就是一种改变。

    当然这只是魔法师那群疯子的设想而已,毕竟这个世界上哪有绝对不变的永远永恒之物?

    可如果有呢?

    甘有些不信邪的从虎千代的手中抽出匕首又刺了一下,结果完全相同。

    完全无视周围变化的永远之物,即便是整个世界消失了依旧还是会完全不变的继续存在着,这份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俗世,已经变得让人连仰望都做不到了………………………………

    强烈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