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6章 “门”是开了

    关平安正想溜到哪儿,先进小葫芦内好好瞧瞧,现在“门”是开了,取东西是没什么问题,可里面还是白茫茫一片……

    “妹妹,走,去蹲马步。(www.k6uk.com)”

    被小兄长盯着的关平安只好先歇了心思,乖乖地被他牵到前院,开始蹲起马步,看着哥哥开始玩“扔小石头”。

    不错,改天又可以哄小兄长换成“扔粗叶子”。眼力上来就该练臂力,或许先不用练习弓箭,改成弩还比较合适……

    关平安蹲着马步,一双大眼睛盯着小兄长转呀转的,一看就知道又动心思了……很快的,她的哼哈两将也蹲到她身旁。

    前院枣树下垂挂着的麻袋片飘呀飘呀,前面一位小男孩板着一张小脸微眯着眼睛,一只胳膊随之而动。

    他的侧面,一口水井的不远处,一位小女孩蹲着马步,脑袋对准着他,身边趴着一狗一鼠也望着他……

    这一幕让要去后院拔草的关有寿夫妻俩人失笑地摇了摇头,但又何曾不是让俩口子更是浑身充满动力。

    原想除草,可一进后院的园子,关有寿夫妻俩人又是失笑地摇摇头,有家里的一对宝贝蛋在,哪里还有啥杂草?

    “要不要施些肥?”

    关有寿眯眼看着郁郁葱葱的一片绿,摇了摇头,“肥力够了。”

    “还别说,昨儿我堂姐就夸你是一把好手,明明咱们家比她家下种晚的多,都快赶上她家的。”

    关有寿眼神一闪,漫不经心地笑道,“你咋回她的?”

    “我没好意思夸口,就说种子好,你怕不赶趟,一家人的力气全往上面使了。你今儿不去自留地没事吧?”

    关有寿给了媳妇一个赞许的目光,“之前我已经跟他们说了隔个三天去一趟,他们真要不分咱们粮,你也甭放心上,吃亏也就吃这么一回,等年底自留地都要收回了,以后他们想占便宜都没机会。”

    叶秀荷扭头斜了他一眼,“咋没跟我提一句呢?害得我瞎担心。”

    “不想说那边的事儿让你担心。媳妇,你放心,我心里其实都是有底儿,啥该不该都有一本帐。

    孩子走丢不一样,那是人命。别说是亲侄女,换成别人家的孩子,咱们能不伸一把手?你说是吧?”

    叶秀荷抿了抿嘴,“我就是膈应孩子她娘。”

    “我也膈应她,这不之前就赶走她。啥事呢,都得慢慢来,为了咱俩孩子,名声也不能让那些人给毁了。你想过没有?为啥我明知道我大哥懒,我弟呢,还能上学,我还帮着家里赚钱?”

    叶秀荷鄙视地给了他一对白眼球,怕你爹娘,傻呗!

    “是不是说我傻?呵呵……我要不是这么傻,我能娶到你?傻媳妇!不信你回去问问你爹!”

    “噗呲。”叶秀荷轻笑出声。还是不打击你了!她娘都说了,她爹一想起都后悔把闺女嫁进关家。

    “我倒不担心儿子娶不到媳妇,还早着呢。可咱们本来就是外姓人,真要万一遇上啥事的话,那几个是靠不住的。

    但咱们有了好名声就不同,人家一听,哦,关老三呀,他人不错,够实诚够仗义,能帮一把就一把……”

    他话还没说完,叶秀荷乐得前俯后仰坐在地上。哎哟喂我的娘,这傻男人想得可真多呀。

    关有寿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瞧瞧,说真话又被小孩了!他伸手拽起她,“你屁股墩都压坏一个月口粮了。”

    “哈哈……”

    疯了!关有寿生气地给了她一个栗子,“这话不能跟你堂姐说哈!”

    “我又不是缺心眼儿!”

    我瞧你就是!

    关有寿无语地斜了她一眼,哈腰附在她耳边,悄声说道,“大中、马三爷还有赵老爷子都跟我说了不是年底就是明年,咱大队里要换干部。”

    “啥?”

    “哎哟,媳妇,小点声。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想争一争。”

    “你?争啥呀,你没瞧大队长都每天最早来最晚走,累个半死,还有人背地嘀咕他呢。咱干啥掺和这些事?你没瞧我爹就是死活都不愿意当啥干部?”

    关有寿苦笑地摇了摇头。

    他怎么能跟老丈人相提并论,老头子是真正的爷们,说不要军功就不要军功,说不随部队下南方就不下南方,说不要退休金就不要退休金,可他做不到,他是个俗人,还想护得住这个家。

    叶秀荷见状,迟疑道,“要不你再琢磨琢磨?大队长你一定没戏,庆国叔是一定不会退下来,书记也不行,那是公社定的。你要是在叶家堡,还有可能,我要是说了我爹也会帮你。”

    关有寿急忙捂嘴她的嘴,“我可没动他们俩的主意,别瞎猜。”

    叶秀荷拼命挣扎,一嘴的泥巴,气得瞪了他一眼。但心里也在琢磨这件事,既然她男人动了心思,要是争不到可不得气坏了!

    抛去两个头头,三个小队长干得好好的,不可能换人,而且这活又累;管着仓库还得是马三爷,给了也不能让自家男人去,自家老多东西,没准还有人高密说挪了队里的物资呢,那可是大罪。

    会计已经年纪一大把,老眼昏花的,倒是可以退下,但跟管仓库的一样,自家老多的钱,被误会了也是大罪。

    剩下的就是妇女主任,一个大老爷们不合适;还有民兵队长,一定是赵家的,那还有啥呀?

    “嘿嘿……”听闻媳妇的分析,关有寿搓了搓双手,得意地扬了扬眉,“你想到我会没想到?”

    没瞧但逢涉及到队里金钱物资的那些事儿,老赵家是从来不掺和。要是自家没什么家底,争一个什么会计仓管的,还真无所谓。

    反正他又不会干些鸡鸣狗盗的事儿,谁怀疑就来家里查呗,可如今情况不同,谁会信你什么清则自清?

    就他闺女的爱折腾劲儿,地下室都要塞满东西,等秋收季节到了,想都不用想,她要是不把仓房都塞满,还不得气炸!

    回头真有事,说都说不清。

    叶秀荷突然双眼一亮,“我知道了,你想当车老板子!”

    关有寿听着媳妇得意的语气,算是彻底放弃了与她沟通。你说是就是吧,越扯越远,等着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