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29章 被坑的国舅,出笼的赵顼

    沈安回到了家中。(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妻子和妹妹的相迎让他感到了放松,在这里,他可以做回自己。

    于是他就趁着人不注意,悄然握住了妻子的手。

    “花花上树,快!哥哥你快看,花花会上树了。”

    杨卓雪赶紧甩开那只大手,然后说道:“花花很聪明,不知道它是察觉到了什么,妾身走到哪它就跟到哪,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沈安笑道:“狗和家人一般,它肯定是知道这个家里要多一口人了。”

    “安北……”

    卧槽!

    沈安听到这个声音不禁为之色变,说道:“关门!”

    晚了!

    一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男子冲了进来,庄老实喊道:“打出去!”

    花花已经准备冲过去了。

    “花花!”

    沈安叫住了花花,诧异的看着这人,一脸诧异的道:“国舅?”

    来人抬头,撩开了长发,正是曹佾曹国舅。

    “安北……”

    他悲愤的道:“他们说是你吩咐的?”

    “什么?”

    沈安一脸茫然的道。

    曹佾痛苦的道:“某晚你半日到,可才到城外,就遇到了一群人,他们不由分说就把老夫打了一顿,你看看,你看看……”

    他撩开长发,青紫的眼睛看着格外的凄惨,还有那肿胀的嘴角……

    没法看了啊!

    沈安正色道:“这是谁干的?找出来,弄他!”

    曹佾狐疑的看着他,“他们临走时说是你的吩咐。”

    沈安无辜的道:“某认识的人你不知道吗?家里就这几个护院,邙山军都跟着走了,还有谁能动手?”

    曹佾想想也是,“某想着只是夺了那把宝刀,你也不至于下狠手啊!那会是谁呢?”

    “赶紧进宫吧,娘娘可是挂念着你呢!”

    曹佾应了,沈安叮嘱道:“听闻外间有人说你立功是假的……”

    曹佾怒道:“某杀的人在那呢!谁敢说是假的?”

    沈安一拍大腿,指着他的眼睛说道:“进宫见到娘娘就说原先是重创,这一路都好了大半了,否则没法进宫见人。”

    曹佾点点头,感激的道:“还是安北你想的周到,好,某这便去了。”

    他一路往宫中去,等到了御街时,突然一跺脚,骂道:“苟日的沈安,被他骗了!”

    随从问道:“郎君,什么骗了?”

    曹佾悲愤的道:“此事定然是沈安谋划的,这小子,缺大德了啊!”

    随从一听就怒了,“郎君,那找他算账去!”

    曹佾想了想,无奈的道:“你没见边上那些人的眼神吗?”

    随从仔细看去,讶然道;“怎么看着都是钦佩呢?”

    “那是国舅?”

    “是啊!”

    “估摸着浑身都是伤呢!”

    “有人说国舅是去混功劳,看看,这分明就是重伤未愈,坚持着回京报捷呢!”

    “……”

    曹佾郁闷的道:“那小子分明就有好主意,可偏生要选这个,就是想报复。”

    在府州时,战利品中有一把宝刀,沈安想私藏了,可曹佾更快一步,振振有词的说曹家每一代都有战利品,他这代也不能例外。

    当时沈安看着很是平静,现在回想起来,那厮分明就在打主意要报复。

    而且他的报复还是好意,是为了曹佾正名,让曹佾有苦难诉。

    “等着,等着下次某收拾他。”

    曹佾怒了,等得了进宫后,见到自家大姐就懵了。

    “大郎!”

    曹太后见到他的模样,一个嗝儿就差点抽了过去,差点把曹佾吓尿了。

    曹太后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见他满脸青紫,急忙就说道:“快叫御医来!”

    曹佾心想御医来就露馅了,就说道:“大姐,某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军中的郎中治这些比御医还厉害。”

    曹太后一想也是,于是就问了他这一路的情况,听到他杀敌时,不禁握紧了茶杯。

    “……某一刀就枭首,然后一路追上过去……”

    曹佾说的口沫横飞的,曹太后赶紧叫人送茶来。

    这一说就说了一个时辰,曹佾实在是找不到说的了,就可怜巴巴的道:“大姐,某还没回家呢!”

    曹太后嗔道:“就记着你家里的女人,把大姐都忘了。”

    曹佾喊冤道:“哪有,某一回来就进宫请见呢!”

    曹太后现在很孤独,唯一牵挂的就是这个弟弟,见他眉间疲惫,就叫人弄了些好药材给他带回去。

    曹佾一路出去,半路遇到了赵顼。

    “见过大王。”

    赵顼很是和气的笑道:“国舅此次去了西北,觉着如何?”

    曹佾不知道他为何要问这个问题,谨慎的道:“臣觉着大宋危急,不可懈怠。”

    赵顼赞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正是此理。”

    他在琢磨着宗室。

    宗室越发的庞大了,包拯抱怨说宗室开支太大,要缩减。可赵曙却只是摇头,下不了这个决定。

    不过赵顼以为这是必然要经历的一步。

    “国舅慢走。”

    他笑的很是诚恳,仿佛那些人不是他派去的。这让曹佾把沈安恨得咬牙切齿的,发誓下次要让他好看。

    随后赵顼去了求见了赵曙。

    “爹爹,宗室人太多,每年靡费不少,孩儿以为应当要给他们找出路才是。”

    “出路?”

    赵曙放下奏疏,揉揉眉心,说道:“出路不好找啊!再说……”

    再说,就是遥遥无期。

    赵顼有些不满意,正准备说话时,赵曙说道:“此战火药起了大作用,辽人起了忌惮之心,皇城司那边你去看看,看看张八年那边可能看好火药作坊。”

    看来赵曙也很头痛他的折腾劲,所以干脆随便指一件事把他打发了,自己也得了清静。

    赵顼心中大喜,但表面依旧是老实模样,“爹爹,那孩儿近日要时常进出宫中……”

    赵曙只求他别闹腾什么宗室革新,摆手道:“只管去!”

    等赵顼走后,陈忠珩先是轻轻干咳一声。

    “病了?”

    赵曙淡淡的问道,但这是暴风雨的前兆,若是陈忠珩回答错误,那么他的身边马上就会换个近侍。

    这位官家对内侍和宫女的印象极差,惹不得啊!

    陈忠珩说道:“官家,大王去了倒是好,臣担心会不会……毕竟刀枪无眼呐!”

    赵曙本想呵斥,但念及他的初衷是担心赵顼,就说道:“孩子大了,总得去闯闯,否则哪里能成事?”

    陈忠珩唯唯称是,觉得自己想多了。

    而赵顼直接就去了皇城司。

    皇城司里,张八年在训话。

    “……作坊搬移到了金明池边上,附近也开始出现了些可疑的迹象,官家把看守作坊的重任交给了皇城司,那就要看好!谁若是出了纰漏,某亲自活剐了他!”

    下面的人都缩缩脖子,知道这位可是说到做到。

    “大王来了。”

    这时有人带了赵顼进来,张八年迎过去,“见过大王。”

    赵顼看了一眼他的骷髅脸,“我奉命来此坐镇。”

    张八年不信,就看向了赵顼身后的内侍。

    内侍点头:“刚才官家吩咐的,让大王看着此事,可自由出入宫中。”

    张八年有些不满,那些密谍头目也很不满,大家都觉得这是皇城司的事儿,官家让皇子来插一脚会坏事。

    越是专业的行当就越排外,除非你成为这一行的行家,否则你最好别指手画脚。

    赵顼察觉到了这种轻视和不满,他知道这是必须的情绪。

    “火药作坊已然搬迁到了金明池边上,那里有水军顺带看着,但水军对密谍的防御能力几近于无……”

    赵顼说出了让张八年等人心满意足的话。

    是啊!

    水军的那些将士再厉害,可和密谍交手,还是要看我们皇城司的。

    赵顼察觉到情绪变得轻松了些,就说道:“不管是打探消息还是战阵之道,首要就是出其不意,所以我以为,这几日会是辽人密谍出手的时机……”

    张八年对此早有准备,“大王,臣已经准备好了。”

    赵顼笑道:“这几日我会去盯着。”

    “大王……”

    张八年觉得这很荒谬,这位大王大抵原先在宫外过惯了松散的日子,进宫后被约束着不自在,所以总是喜欢出去。

    “官家同意了。”

    赵顼觉得自己终于解放了。

    一到金明池他就去了水军的营地。

    营地就在金明池边上,此刻一群人在水边呼喊着。

    赵顼止步,饶有兴趣的看着一个赤果着上半身的男子在挥刀。

    “杀!”

    他一刀斩去,接着收刀。

    “杀!”

    又是一刀……

    “老子打赌,军侯最多还能挥刀十次。”

    “二十次,三百钱。”

    “十五次,五百钱……”

    军中除去操练之外就很无趣,于是打架赌钱、调戏女人什么的都出现了。

    常建仁浑身排骨,每一次挥刀下去,那些骨头更加凸显出来。

    天气有些凉,可他却汗如雨下。

    一次次的挥刀,用同一种节奏。

    他的呼吸节奏也被固定住了,没有急促。

    “三十……某赢了!”

    “四十,哈哈哈哈!”

    “五十……”

    常建仁缓缓收刀,身体僵硬的回转,然后站在水池边恢复。

    那些军士在争论输赢,还没争出结果,常建仁就跳了下去。

    “那么冷的天还下水,军侯果真是我等的楷模啊!”

    小海豚开动了……

    一趟又一趟,当常建仁准备上岸时,就看到岸边多了一个人。

    “大王到……”

    “见过大王!”

    常建仁急匆匆的上来,秦臻也闻讯赶来,金明池边多了些肃杀的气息。

    “我是来看看水军,看看水军可能杀敌!”

    赵顼的第一句话就带着质疑。

    秦臻站得笔直,大声的道:“请大王放心,水军能杀敌!”

    赵顼看看那些列阵的将士,淡淡的道:“能否杀敌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他指指结阵的将士,“他们说了才算。”

    他走了过去,问道:“你等可能杀敌?”

    “能!”

    三千余人齐齐跺脚呐喊,声音掠过水面,连水面都仿佛安静了下来。

    赵顼点头,“机会就在这几日,我将拭目以待。”

    ……

    第三更送上,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