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68章 文采碾压时代,情商是个乞丐

    “大郎。(Www.K6uk.Com)”

    曹太后目光柔和的看着曹佾,“把此次去酸枣之行给我说说。”

    于是曹佾就说了此行的经历,说到自己面对夜袭不慌不忙时,曹太后的眼中多了欢喜。

    “……他当众说曹家是糜烂权贵,臣自然不肯退缩,就上去和他厮杀……”

    哪怕是看到弟弟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身前,可曹太后的眼中依旧浮现出了忧色。

    “臣当时忘却了害怕,防御和反击都没经过脑子……”

    当你操练过无数次后,在紧急情况下你会条件反射般的做出应对,而无需仔细盘算。

    但肯定是要经过脑子的,只是反应太快,才让曹佾有了这种假象。

    “……臣当时一刀枭首,随后就冲着那些人说了自己来历……大姐……”

    曹皇后突然踮脚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喃喃的道:“大姐一直在担心你……”

    这是她手把手带出来的弟弟,和自己的儿子差不多。

    所有的镇定在此刻都变成了放松,曹太后难得露出了软弱的一面。

    “大姐……”

    曹佾想起自己大姐在宫中的寂寞煎熬,还得要担心自己,不禁缓缓跪下……

    “大姐,你受苦了……”

    高滔滔从远处来,转过一道门,就看到了这个场景,她叹息道:“宫中就是个吃人的地方,没有子女的更是煎熬……娘娘不容易啊!”

    有孩子就有盼头,没有孩子就是行尸走肉……

    索性还有个带大的弟弟在宫外,也算是个牵挂,否则曹太后还活个什么?

    曹佾在宫中陪着姐姐吃了早饭,然后带着一马车赏赐回家。

    ……

    御史台里的八卦同样不少,而且御史们还能用‘搜寻弹劾素材’的理由遮羞,所以常年下来,这里的八卦大抵是京城各大衙门最多的。

    可御史每年都必须有业绩,也就是你弹劾了多少人……

    不然你就是尸位素餐,就该轮到同僚来弹劾你了。

    苏轼进了御史台后就没啥业绩,正在愁眉苦脸的想着弹劾谁,可想了许久,发现最好弹劾的就是包拯……

    包拯那天大怒之下,一招天外飞砚,直接吓尿了一个官员。那官员随后身体不适就去了医馆,现在一直在家休养,据闻晚上睡不好,老是做噩梦。

    而且这官员做噩梦竟然是梦到包拯手持长刀,凶神恶煞的准备杀自己,于是深夜里,他家经常传来尖叫。

    包相饶命!

    反正弹劾包拯铁定无用,要不……试试?

    “曹佾……曹国舅竟然领军杀敌了?”

    “对啊!官家还赏赐了不少东西,还加了个同平章事的虚衔……”

    外面传来了八卦,苏轼把毛笔一扔,仰天叹道:“想某苏轼这等大才,竟然还得要为了弹劾之事愁苦,罢了罢了,不管了。”

    他出去找到了上官吴极,认真的道:“下官要去收集一下官员的消息,准备弹劾某位重臣。”

    他习惯性的大嘴巴,吴极却心中一喜,就和颜悦色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子瞻啊!某就知道你不是个平凡的,那些人说你一直没弹劾人,某说你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如今一看果然啊!好!”

    这是给某加码了?

    苏轼觉得没问题,能糊弄过去。

    吴极最后说道:“好好干,十日够了吧?”

    他盯着苏轼,和气的眼神中带着不容拒绝的上官权威。

    苏轼觉得麻爪了,按理他该找个借口缓和一下,但他最后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点头答应了。

    “是。”

    吴极笑的和狐狸差不多,“好,去吧,这十日你随意,若是有人说你没来,某这里挡着。”

    苏轼告退,稍后就直接去了沈家。

    沈安正准备去曹家祝贺老曹立功,见他来了就说道:“一起去国舅家喝酒。”

    苏轼无所谓,收拾了些礼物之后,两人就往曹家去。

    路上苏轼说了吴极的话,“……他说什么十日……可某口滑了,竟然说什么弹劾重臣,不过没事,某看看,不行就弹劾韩琦……此人跋扈,弹劾一下也好。”

    这货怕不是脑子抽抽了吧?

    沈安没好气的道:“韩琦跋扈……那是他的性格,从先帝时他就是这样。再说官家能当上这个皇帝,韩琦出力最多,他不过是口头跋扈,你弹劾什么?那会贻笑大方!”

    老韩跋扈,多是冲着臣子,但臣子之间的斗争是帝王所乐于见到的,你苏轼弹劾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那就不管了。”苏轼的乐观主义精神总是能感染人,这不沈安就忍不住了。

    “大哥……”沈安很无奈。

    “别啊!叫子瞻兄就好。”苏轼很是爽朗的笑道。

    老子想抽你!

    沈安脑门子上的青筋蹦了几下,“上官说话要算数,不然就是自毁威信,懂不懂?”

    吴极说了十日那就是十日,十日内你苏轼没找到目标弹劾,那对不起,你这是渎职,外加忽悠上官。

    “威信……”

    苏轼爽朗的笑道:“什么威信?到时候请他喝酒就是了。”

    在他的眼中,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酒解决不了的事,若是有,那就喝两顿。

    沈安无力的叹道:“他若是想弄你呢?”

    “为何?”苏轼不解的道:“某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何要弄某?再说某做事秉承公心,他没必要针对某吧?”

    这是个政治小白!

    沈安压下抽他一顿的火气,解释道:“你站队了,懂不懂?”

    “站队有什么?御史台里站队的多了去……”苏轼依旧很乐观。

    “可御史台被某弄过几次,除去某的丈人,其他人怕是对某恨之入骨了……”沈安恨铁不成钢的道:“你是某的兄弟,那些人会让你好过?吴极这是挖坑让你跳啊!”

    啥米?

    苏轼一脸茫然道:“那吴极为人极好……很和气,和某谈笑风生……”

    卧槽!

    谈笑风生……谈你妹啊!

    这货还是个没心机的,和人交往就凭着第一印象。

    想起苏轼以后交的那些朋友,沈安就想一巴掌拍死这厮。

    特别是王诜,那种人渣苏轼竟然和他好的不行。

    这就是个文采碾压时代,情商是个乞丐的典型人物。

    “知人知面不知心,懂不懂?”沈安很累,“人都是有私心的,你别用你那大海般宽阔的心胸去想别人行不行?”

    “大海啊!”苏轼摸摸自己的胸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知道了,回头某找吴极再问问。”

    “问个屁!”沈安没好气的道:“你信不信?再去问吴极就会板着脸,马上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翻脸不认人。”

    苏轼自然是不信的,等到了曹家后,曹佾的热情马上就淹没了他和沈安。

    “好酒都拿出来。”

    “好菜都弄出来,啥?没有?时辰没到?到尼玛!去樊楼买,让他们马上送来。”

    曹佾激动的不行,随后就去祠堂拜祖宗。

    等他再出来时,那脸上的光彩比太阳还耀眼。

    曹家成为后戚之后反而没落了,如今在他曹佾的手中再度看到了崛起的希望,这份瑟怎么藏得住?

    “喝酒!”

    曹佾最感谢的就是沈安,所以酒水不要钱般的涌来。

    “不行了!”

    沈安只是摇头,“家里的芋头还小,不想酒气熏到他。”

    曹佾愕然,“那你等酒醒了再抱不是一样?”

    沈安笑的很是温柔,“可某忍不住啊!想着他的小脸蛋,某就忍不住想抱起来仔细看看。哪怕知道他听不懂某在说什么,也要给他说一通。”

    这是一个完全沉浸在父亲身份里的男人,不可自拔。

    曹佾回想了一下自己孩子出生后的反应,就觉得好笑,“孩子嘛,想生随便生,至于怜爱,也就是嫡长子多些关注教养,你这样的以后怕是会溺爱孩子,没好处。”

    权贵教养孩子自有一套,每家的手法不同,但这般疼爱孩子的少见,所以才显得格外的奇葩。

    只要没有生理性的问题,权贵永远都不会缺孩子。孩子一多,感情自然就分散了,然后就按照家族传承的规矩,该严格的时候严格,该疼爱的时候笑一笑……

    这种关系说是父子,实则更像是上下级。

    奇葩的沈安很是诧异的道:“这是疼爱啊!和溺爱有何关系?孩子还小呢,现在不疼爱,还等什么时候去?”

    曹佾和苏轼相对一视,都觉得沈安是个奇葩。

    稍晚宾主皆欢,各自散去,苏轼想了想,最后还是去了御史台。

    “喝酒了?”

    吴极依旧是笑眯眯的,很是和气。

    苏轼今日喝的不算多,所以心中底气十足,“下官喝了些酒,下官想请教……十日怕是短了些……”

    吴极的嘴唇缓缓闭合,眼角的皱纹被拉伸消失……只是一个动作,那和气就变成了冷漠。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声音变得同样冷漠,苏轼听了一怔,“御史台啊!”

    他觉得事情好像不妙,在朝着沈安猜测的方向发展。

    “你知道就好。”吴极淡淡的道:“这里虽然不是军中,但有一条和军中相仿佛,那就是答应的公事,必须要办,而且要办好。若是出了岔子,不管是谁,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

    十日就是十日,晚一日你苏轼就等着被收拾吧。

    苏轼心中懵逼,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可重臣没那么好弹劾……下官得慢慢的找。”

    “那是你的事。”吴极摸摸胡须,“某这里还忙着,你且去。”

    你赶紧滚蛋吧。

    这就翻脸了?

    苏轼觉得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些,有些不适应。

    “那个……下官……”

    他觉得自己死定了,但还能再抢救一下。

    吴极在低头看一份未完成的奏疏,闻言头也不抬的摆摆右手,就像是驱赶一只苍蝇。

    “去吧,回头弹劾重臣成功,某到大门外迎你。”

    外面来了个官员,恰好听到这话,面色微微一变,就悄然退了出去。

    御史的职权特性注定了模糊的身份定位,他们能弹劾君王,也能弹劾官员,在政治斗争无所不在的朝堂里,御史就是一个最大的变数。

    多少帝王因为御史的弹劾而灰头土脸?

    多少重臣在御史的弹章之下黯然倒台……

    御史在许多时候更像是一个充满了变数的政争工具,他们的弹章甚至能引发重大人事变动,所以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尼玛!

    某好像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

    苏轼垂头丧气的出了御史台,觉得无路可去。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