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69章 大祸临头

    “知道吗?苏轼在吴极的面前说十日内弹劾一个重臣……”

    “十日内?他疯了!”

    “是疯了,重臣岂是那么好弹劾的?想当年为了弹劾文彦博,多少人被赶回家了?这还是因为文彦博恋栈不去的缘故……”

    “是啊!那时文彦博任职首相数年,按规矩该自请出外,可他却恋栈不去,这才有了河图之说,咱们御史台这才敢蜂拥而上……可如今的重臣们都没毛病,谁敢去弹劾?”

    “所以说那就是个愣头青。(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吴极是个笑面虎,十日内完不成弹劾之事,苏轼就准备出外就职吧。”

    不管是哪个朝代,除去朱元璋时期之外,京官都是美差,而且升官也容易,所以没人愿意去地方为官。

    御史台内马上就传遍了这个消息,随后消息不胫而走,到了政事堂。

    “什么?”韩琦皱眉道:“苏轼要弹劾我等?”

    他看看自己肥厚的手,觉得一巴掌能拍死苏轼。

    来禀告消息的官员谄笑道:“韩相,这话是御史台传出来的,说是苏轼要在十日内弹劾一名重臣。”

    “胡闹!”

    曾公亮不悦的道:“弹劾乃是有为而发,而不是什么打赌,吴极胡闹,苏轼不知事!”

    若说宰辅是神仙,那么御史只是个凡人,如今凡人想捅神仙的肺管子,谁受得了?

    曾公亮说吴极胡闹,这是负面评价,以后寻机就能作为暗器扔出去,给吴极一击。而把苏轼评价为不知事,同样是负面,而且是更负面。

    苏轼,宰辅说你不懂事,承担不了重任。

    以后苏轼要升官时就有人会把曾公亮的话扔出来,一句话堵死。

    哦嚯,这下你可安逸了。

    ……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沈家,沈安差点把手中的儿子给扔了出去。

    “他竟然……他竟然真去找吴极了?”

    沈安把儿子递给赵五五,示意她带回去。

    “是。”连陈洛都觉得不对劲,“郎君,宰辅们要是得了消息,苏郎君怕是没好处吧。”

    “岂止是没好处?那就是个大坑,别人挖坑,他心甘情愿往里跳。”

    沈安想起了苏轼以后的遭遇,不禁觉得这货就是个傻白甜,什么话都敢往外蹦,什么人都敢信。

    “找来,去把他找来!”

    沈安本想给儿子画个连环画的,这下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郎君。”

    赵五五去而复返,带来了杨卓雪的指示,“娘子说石头记都断更许久了……”

    沈安捂额,“知道了知道了,告诉她,那个……马上写两回。”

    宝哥哥和林妹妹的故事……

    很惆怅的时候,是不是把结局改一下?

    比如说宝玉和史湘云成亲……

    沈安正在天马行空的想着红楼梦的各种结局,甚至想到了贾宝玉最后和多姑娘在一起。

    多姑娘啊!

    那个虽然描述很少,但却让人遐思的女人,想来宝玉会感激我的吧?

    “安北!”

    正在浮想联翩的沈安被这一声大吼吓到了,他本是双腿搭在桌子上,来了个变种的葛优躺……

    “哎哟!”

    苏轼兴冲冲的进来,就看到沈安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

    “看看!看看这是什么?”

    苏轼欢喜的提起手中的东西,然后喊道:“果果……”

    苏轼提溜着的是个竹编的小笼子,笼子里趴着一只小兔子……

    这货都要大祸临头了,竟然还有心情去给果果寻摸宠物……

    这真是大心脏啊!

    果果一溜烟跑来了,等见到小兔子时,就喜得不行,“谢谢子瞻哥哥。”

    “小事小事。”苏轼不在意的把笼子递给果果,说道:“喂大了可以吃肉。”

    尼玛!这货真是……

    果果的脸一下就垮了,“这小兔子怎么能吃它?子瞻哥哥,你太狠心了。”

    “兔肉好吃。”苏轼是有名的饕餮,吃生鱼片吃到生病依旧不住口的高手,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可爱,有的只是美食。

    果果拎着笼子跑了,绿毛临走前喊道:“吃兔肉。”

    “这鹦鹉不错,某觉得可以油炸了来吃,那肉厚实,慢慢的啃,能吃许久……”

    绿毛打个寒颤,飞了出去,“小娘子救命……”

    “你的事麻烦了。”

    沈安一句话就让苏轼现出了原型。

    “某知道,先前有御史台的官员在嘲笑某,说十日后看某的笑话。”

    苏轼看着有些沮丧,不过旋即消散,“某觉得无所谓,大不了去地方为官几年再回来,只是安北你记得给某送酱料,没有你的酱料,某连饭都吃不下。”

    这就是个吃货!

    沈安没好气的道:“此事某想了许久,韩琦不能弹劾,曾公亮也不好弹劾,欧阳修……”

    苏轼摇头道:“欧阳公对某一家有举荐之恩,某不能弹劾他。”

    恩怨分明苏子瞻,果然不错。

    沈安心中宽慰,但却有些发愁,“重臣重臣,少说也得是宰辅这个级别的,可这些人都动不得啊!”

    “郎君,郎中来了。”

    沈安闻声起身出去,稍后回来,“包公上火了,身体不适,晚上都睡不着觉,头痛……咦!”

    稍后沈安就去了三司。

    包拯看着红光满面,很是精神,可却有些亢奋,而且黑眼圈都出现了。

    “漏了三千余贯,怎么算的?滚!”

    咻!

    门外的沈安低头,毛笔从头顶上飞过。

    “滚出去!”

    包拯的嘴角都能看到白沫,以及两个泡。

    那被呵斥的官员狼狈逃了出来,心有余悸的道:“包相这阵子的火气太大了,真的不对劲啊!”

    “您该歇息几日,找郎中好好看看。”

    沈安进来后,包拯的情绪好了些,但依旧能看到火气。

    “老夫没病。”

    包拯依旧嘴硬。

    “进来!”

    沈安回身招手,外面进来了一个郎中。

    “这是做什么?”

    包拯有些不悦。

    “这是汴梁有名的郎中,让他给您看看。”

    “老夫没病,出去出去!”

    包拯明显不想检查,这种心态沈安能理解,所以劝道:“有病治病,早发现早治最好……只是看看而已,再说可是花了大价钱的,白跑一趟划不来啊!”

    于是看在钱的份上,包拯勉强接受了体检。

    稍后郎中得了结果:“包相这是经常焦虑吧?”

    沈安点头,“三司事情多且急切,肯定焦虑。”

    郎中抚须,含笑道:“这便是了,包相心脉也有些问题,虽然现在好了不少,可要调养……某就不开药了,就一句话,歇息。”

    等郎中走后,包拯毫不客气的道:“这是庸医,不必理会。”

    “包公……”

    “芋头可还好?”

    包拯打断了沈安的劝说,随后就扯了几句家常就把他轰了出去。

    “这老爷子……”沈安站在三司的门外很是头痛。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然后仰天大笑一声,得意的走了。

    ……

    暮春,天气晴朗,温度适宜,一年之中最好的时节。

    三司的事情多得数不清,遇到大事包拯还得要来朝会禀告。

    呼吸有些重,能感觉到灼热的气流在鼻腔和胸腔里流动,让人精神一振的同时,心情也焦躁不安。

    “见过包相!”

    有人拱手,包拯还礼。

    “包相好。”

    “好好好!”

    包拯觉得眼前的一切就是自己生命的意义。

    三司执掌国家命脉,他在一天,就要守护这个大宋一天,直至倒下。

    不要说士大夫都无耻,他们都有自己的信念,只是看这个时代和环境能否让他们的信念有用武之地。

    对于包拯来说,现在就是自己的用武之地。

    沈安那个小子……都当爹了啊!

    包拯决定抽空去沈家一趟,看看芋头长了多少,长的像谁。

    “包公。”

    沈安今日竟然也来了,正和苏轼在一起嘀咕着什么。

    苏轼自然是没有参加小朝会的资格,也没有参加朝会的必要,所以冲着包拯行礼后就离去了。

    “怎么来了?”

    包拯觉得有些头晕,那种不耐烦的火气又上来了。

    沈安笑嘻嘻的道:“孩子都长不少了,某得来谢恩。”

    “哦!你封侯的事吧,是该谢恩。”包拯念叨道:“少年军功封侯,那些荫萌的不算,佞臣不算,你算是本朝第一人,再稳稳,沈家就算是步入权贵之列了。好好干,二十年后,沈家定然是大宋顶级人家……”

    老包是反权贵的,认为权贵耗费大宋的钱粮不说,还占用了无数资源,都该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可现在他却慈眉善目的在说着沈家的未来定然会是权贵,那欣慰和期许之色能让以前被他喷过的权贵们吐血。

    “是。”

    沈安恭谨应了,稍后扶着他进去。

    小朝会,赵曙看到沈安竟然来了,就好笑的问道:“听闻你每日就抱着儿子不撒手,怎么……竟然有空来朝中吗?”

    “哈哈哈哈!”

    群臣不禁都笑了起来。

    韩琦笑道:“你那儿子取了什么名字?”

    “沈继。”

    沈安很是得意的说出儿子的大名。

    “小名是什么?”韩琦好奇的问道:“继哥?”

    “不,芋头。”

    “哈哈哈哈……”

    韩琦突然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

    赵曙的脸颊也在抽搐着,最终也忍不住笑了。

    “芋头……哈哈哈哈!”

    君臣都在笑,连内侍们都在笑。

    权贵的儿子自然不能胡乱取小名,什么狗剩那是不可能的。

    可芋头这个普通的东西大抵和狗剩有异曲同工之处,让君臣不禁都笑的前仰后合。

    就在笑声中,一直没笑的欧阳修说道:“官家,御史苏轼弹劾包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