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70章 这节奏不对啊

    “哈哈哈哈……”

    韩琦在大笑,然后缓缓停止,盯住了欧阳修。(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赵曙在笑,突然停住之后觉得喉咙不舒服。

    大家都盯住了欧阳修。

    苏轼十日内要弹劾重臣的消息君臣都知道,但都当做是笑话。

    韩琦的性子急躁,你来弹劾试试?

    曾公亮稳沉,找不到漏洞。

    欧阳修对苏家有恩,你苏轼要是弹劾他就是忘恩负义,官场上容不下你。

    所以大伙儿都把这话当做是笑话,却忘记了还有一个包拯。

    三司使,别称计相,权利之大,和宰辅并无区别。

    可包拯是谁?

    大宋第一喷子!

    当他上线时,从皇帝到重臣都会颤抖。

    就这么一个喷子届的头面人物,你苏轼竟然敢弹劾他?

    老包的报复会让你后悔终生!

    包拯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咽喉上下涌动着,怒道:“他弹劾了老夫什么?”

    这是要手撕苏轼的节奏啊!

    赵曙看了一眼沈安,见他神色平静,心中就是一个咯噔。

    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修显然也有些畏惧包拯的战斗力,迟疑了一下,“奏疏在此。”

    这特么竟然不走程序!

    奏疏该走程序送上来,现在你欧阳修竟然私自带来朝中,可见有情弊。

    但没人问欧阳修这个问题。

    大家都在想苏轼怎么死。

    沈安的好友竟然向包拯发动了进攻,这事儿有趣了啊!

    韩琦看了沈安一眼,见他平静,不禁就好奇的看着赵曙。

    赵曙接过奏疏看了看,然后再抬头看着包拯,说道:“苏轼弹劾你火气十足,三司每日里砚台与毛笔齐飞,咆哮和怒吼一色……”

    包拯愤怒的道:“臣……臣那是关切……”

    老包要是不关心你,那他不会骂你,只会等机会来了一脚把你踹出三司,自谋生路去吧。

    所以三司内部被老包骂成了狗,可却无人埋怨就是这个缘故。

    看重你,才会骂你,因为觉得你做事不妥,进步太慢。

    神经不够大条的自然败下阵来,以后就泯然众人矣。

    韩琦低下头,说道:“臣附议。”

    包拯抬头想怒吼,沈安出来道:“臣附议。”

    “臣附议!”

    “……”

    赵曙缓缓说道:“包卿……且回家,半个月。”

    包拯的脸上多了怒色,看样子是准备上去和官家掰扯掰扯道理。

    赵曙不禁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担心自己遭遇口水攻击。

    当年的仁宗可不就是被包拯拉着衣袖喷了一脸的口水!

    包拯的呼吸急促,眼中喷火……

    沈安回身道:“三司的事永远都做不完,大宋的财政永远都有操不完的心……可您的身体却不能再操心了?若是不休养,回头三司使就得换人了。歇半个月再回来也好啊!”

    ……

    苏轼的奏疏递上去之后,他就在外面潇洒,整日不回来。

    潇洒哥苏轼的日子很嗨皮,以至于同僚们都觉得心里不平衡。

    “他的奏疏刚递上去,竟然不担心?”

    “听,还打呼噜。”

    一群官吏在苏轼的值房外面低声说话,值房里的呼噜声震耳欲聋。

    “这是……喝多了吧?”

    “没错,上次他打呼噜声音不大,这次是因为喝多了。”

    “这人的心咋就那么大呢?”

    “某觉着他最多还能再活半日。”

    “半日都危险,包相会飞速而来,亲手弄死他。”

    “是啊!包相在三司堪称是呕心沥血,每日来的最早,回家最晚,六十多的老人了,还这么拼命,让我辈羞煞。可这样的包相他苏轼竟然能下手弹劾……不要脸。”

    “我等都不忍心弹劾包相,他为了所谓的十日之约,咦,说起来此事吴极也有责任……”

    “吴极……他怕是不喜欢苏轼留在御史台吧。”

    “是了,杨继年是沈安的女婿,可他做事不留把柄,而且也是御史台的老人,吴极的资历都比不过他,所以没抓到把柄就不能动。”

    “苏轼大大咧咧的,还为了沈安和咱们翻脸……呵呵!”

    众人都渐渐冷淡下来,恨屋及乌之下,对苏轼的那点同情心都消散了。

    “哈……”

    里面的呼噜突然拉高了调子,外面的官吏们纷纷后退,然后呼噜声又恢复了正常。

    “这睡的……让人羡慕啊!”

    “无知就睡的香。”

    “……”

    众人各自散去,有人想拍上官的马屁,去了吴极那里告状。

    “……苏轼的呼噜声整个御史台都能听到……”

    “过分了。”

    吴极毫不客气的说道:“他这是破罐子破摔,觉着某拿他没办法了吗?走。”

    吴极怒气冲天的到了苏轼的值房外,听着里面那和乐队演奏差不离的鼾声,怒道:“苏轼!”

    一个类似于猪叫的声音猛地拔高,然后停止。

    “谁……谁?”

    苏轼醒来了,吴极怒道:“陈太在三司都快累死了,你去看看他死了没有,没死再回来。”

    陈太……

    这个久违的名字让众人都想笑。

    上次苏轼被陈太挤兑去买宅子建书院,结果事情被苏轼办成了,陈太最后不小心说错话,被赶去了三司查账……

    查嘉八年的支出账簿。

    天可怜见,大宋那么大,每年的花销那么多,一个人怎么查?

    所以御史台的同僚们都当陈太死了,此刻一提起来,都忍不住想笑。

    让苏轼去看望陈太,这不是让杀人凶手去安慰死者家属吗?

    有好戏了,弄不好两人会在三司打起来。

    苏轼揉着眼睛去了三司,吴极板着脸道:“他已经弹劾了包相,此事就此作罢。”

    他觉得自己很守信,在苏轼弹劾了包拯之后,他就算苏轼上半年过关了。

    至于下半年,看情况再说。

    御史台弹劾了包拯,这算是出头了吧,而且还是悍不畏死。

    那是包拯啊!

    一般人哪里敢去弹劾他,可在某吴极的领导下,就有人动手了。

    这间接证明了我不畏高官的坚定信念,以及忠心耿耿。

    侍御史……等明年能不能成为御史中丞?

    做官没人愿意低人一等,所以什么上下和睦,多半是矛盾在可控范围之内。

    而吴极目前就有机会接班,但他必须要弄出些大动静来,用于展示自己的领导能力。还有内部官员的支持等等因素。

    看似纷杂的局面,他只是把苏轼弄了出来,一切都迎刃而解。

    苏轼是沈安的好友,弄他御史台的官吏们都欢喜,这是加分项。

    而大动作……包拯这人太过凶悍,现在没人敢弹劾他,可苏轼这个愣头青敢啊!而且还是某给他撑腰……

    成功了就是某给他撑腰,不成功……那是苏轼自己干的事儿,冤有头债有主,老包你别找我啊!

    这便是一箭双雕,而且连后患都解除了,堪称是一次教科书般的行动。

    他回到值房,仔细想了想此次弹劾包拯的过程,觉得并无瑕疵,不禁低声道:“干得好!”

    他继续处置事务,直至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安静!”

    他正在思索一份奏疏,被这些嘈杂打断了思路,很是恼怒。

    “包相回家了……”

    吴极飞快的眨眼,狂喜之情溢于言表,以至于他忘却了矜持,打开房门就冲了出去。

    外面许多官吏都不敢相信的围着门子。

    消息就是门子送来的。

    此刻他得意的道:“刚才开封府出去了几个官员,面色凝重,说什么包相被苏轼弹劾,官家当朝令他回家……那神色很伤心呢!”

    老包执掌过开封府,多多少少有些人情在。

    “再去问!”

    吴极一出来就冷静的下达了命令。

    “好勒!”

    门子欢喜的跑去打探消息,官吏们都在欢笑。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

    一个年级大的御史老泪纵横的道:“御史拉倒宰辅,这是何等的荣耀,可多少年了?多少年都没有这等人才……对,苏轼就是人才。”

    御史台的政绩就是弹劾人,弹劾的官员职位越高,政绩就越大,若是能把宰辅给弹劾下台来,那就是政绩满分。

    文彦博那次是官家要他下台,所以弹劾老文的官员多了去,御史台反而被淹没了。

    可这次是苏轼单独出手,这回没人能和我们御史台争功了吧?

    “哈哈哈哈!”

    “苏轼立功了。”

    连吴极都在为苏轼表功:“苏轼呢?赶紧找回来。”

    此刻给苏轼荣耀,后面他被包拯报复时就能少些内疚。

    吴极觉得自己很仁慈,所以笑的很是心安理得。

    他记得一些话,一位官场前辈在酒后和他说的话。

    官场啊,就是个大染缸,没有颜色……

    这是个黑白混合的世界,你要学会区别,并寻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

    “某去迎接苏轼。”

    我会兑现自己的诺言。

    这一刻吴极想到的是大宋。

    他想走进政事堂,然后把自己的满腔抱负施展出去,让大宋变得更加的强大。

    可在此之前,他必须要走稳这条路。

    他带着官员们走了出去。

    大门外,门子堆笑道:“苏御史这下算是立下了大功,等回来不知道怎么高兴……”

    吴极淡淡的道:“这是他应得的荣耀。”

    苏轼还年轻,就算是此次被打压下去,以后也能东山再起。

    所以吴极的愧疚渐渐在消散。

    他们等了许久,可苏轼却不见人影。

    “去问问。”

    吴极皱眉不渝。

    消息来的很快。

    “苏轼和包相在外面喝酒……”

    吴极只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击打了一下,呼吸急促的分不清节奏。

    这特么……这节奏不对啊!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