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专属模特

    “啊!林陌尘,你……”

    褚欢妍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恨恨瞪着林陌尘,好想扑上去掐死他。(m.k6uk.com手机阅读)

    见褚欢妍急了,林陌尘这才收住笑认真道:

    “妍儿,今日早起,见妍儿睡得安稳,不忍叫醒你,这才独自过府来的,本想待长辈们都用过早膳,再去接了你来,没想到你已在母亲房里了……”

    褚欢妍听他这样说,也有些冷静下来,不似刚才那般生气。

    细细想来,林陌尘这样的钢铁直男,对自己的发饰装束应该是不会太上心的,这事儿她在京城,在平州都是见过的,林陌尘每日的穿衣洗漱都由军中男仆打理,他甚少过问,给什么便穿什么,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干净整洁,至于什么式样什么颜色他从不挑拣,所以,今天这情侣套装,赤金簪子应该都是思雨思露伺候他更衣时故意而为的。

    想到这儿,褚欢妍微微皱眉,心里盘算着:

    “看来不打压一下这姐妹俩,她们还以为我好欺负呢,可是,如何才能既不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又能给她们一次教训呢?”

    褚欢妍略思忖了一下,冲着林陌尘妩媚一笑,娇羞道:

    “唔……我没生你的气,我生自己气呢。”

    “嗯?妍儿怎了?”

    褚欢妍伏到林陌尘耳边低语道:

    “陌尘,方才害怕耽误给母亲请安,走得急了些,胡乱抓了件亵衣和袍子穿上,到了这儿才觉着硌得慌,难受死了,本想着赶紧辞了母亲回府换了来,偏偏你又拉着不放,这才着急生气的。”

    褚欢妍说完,还故意拉了一下衣领,让林陌尘看她的脖子,林陌尘一看,她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斑斑点点的红痕,都是自己昨晚的杰作,不禁深感内疚,忙道:

    “哎呀!都是末将不好,赶紧回府换了来,末将陪妍儿一起,可好?”

    “嗯!将军走得开?”

    “无妨,妍儿的事儿最大。”

    “切,花言巧语。”

    “哈哈哈……”

    二人一边打情骂俏一边往门口走,到了府门,褚欢妍回过头吩咐道:

    “思雨思露,我跟大将军回府一趟,你们在这儿候着,若是国公爷和王爷起身了,便差人过去通报一声。”

    褚欢妍这样说了,思雨思露也不好再跟着林陌尘,当然她们也不敢问这个时候回府做何,只得唯唯答应着。

    这里,褚欢妍便带着小纹小绢跟林陌尘坐上马车回将军府去了。

    回到房里,褚欢妍先让小纹打开箱柜,挑选了一条丁香色的宫裙和一件雪青色的锦袍换上,又找了件相同颜色的锦袍走到林陌尘面前道:

    “陌尘,瞧你,忙了一早上,衣裳后背都汗污了,一会儿还要给父亲和舅舅请安呢,换一件罢。”

    林陌尘最是受不了污秽,也没反对,很配合的便将原来那件鲜艳的朱砂色锦袍换了下来。

    褚欢妍也不用小纹小绢伺候,自己帮林陌尘穿好衣服,又找了条丁香色荔枝纹的腰带给他系上,顺便又帮他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发冠,给他换了一支青玉簪子。

    装束完毕,褚欢妍后退数步,抄着双手仔细打量着林陌尘。

    林陌尘真的很帅,身材也没得说,而且比现代的林舸更多了一份霸气,特别是穿上简素利落的冷色调衣服,更是显得清雅俊朗,气质出众。

    褚欢妍禁不住双手捂着嘴,啧啧赞道:

    “哇!林大将军好帅呢!一会儿走到大街上女孩们肯定会疯狂尖叫的。”

    “哈哈哈哈!能让妍儿一个人尖叫便好,大街上就算了。”

    褚欢妍故意道:

    “切,林大将军又不是妍儿一个人的大将军。”

    “怎么不是了?末将自然是妍儿一个人的。”

    “大将军这话可是作数?”

    “作数!”

    “嗯,那可说定了,以后林大将军就是我专属的模特儿了。”

    “模特儿?那是什么?”

    “呵呵,就是衣服架子啦,”

    林陌尘更是疑惑:

    “衣服?架子?”

    “算了,这样说罢,以后大将军只许穿我给你挑的衣裳,只许佩戴我给你挑的饰物,只许由我来给你更衣。”

    “哈哈哈哈,妍儿也不怕累得慌?”

    “不累,给大帅哥更衣求之不得呢。”

    “哈哈哈……好!”

    二人更了衣,穿着同样雪青色的锦袍重新回到国公府,思雨思露一见,便知褚欢妍这是识破了她们的伎俩,给她们的回击,不由得忐忑不安不敢言语,只是战战兢兢跟在林陌尘身后。

    这时,楚国公林谦已起身洗漱完毕,用过早膳,正陪着晋王爷坐在前厅里一边喝茶一边闲话。

    既然已经结了亲家,也就少了许多避讳,所以,楚国公的四位夫人和公子小姐也都坐在下首相陪。

    林陌尘和褚欢妍携手走了进来,先是跪在楚国公和晋王面前行了礼,褚欢妍又亲自奉了茶与楚国公,林陌尘则给晋王爷奉了茶。

    晋王有一阵子没见到褚欢妍了,上次在北漠见时,她还是个小姑娘形状,现在嫁做人妇,又添了成熟稳重的风韵,更显得落落大方,仪态端庄,像极了当年的宜阳郡主。

    想到自己妹妹走得早,就留下这么一个女儿,如今又嫁得这么遥远,而且还是嫁给这么一个复杂的大家庭,晋王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妍儿,来南地可还习惯?”

    褚欢妍见到亲人,鼻子有些发酸,点头答道:

    “嗯,习惯,舅舅勿要挂心,妍儿很好!”

    晋王还是不放心,又道:

    “妍儿,你既嫁到国公府,以后就当好好孝敬公婆,相夫教子,跟陌尘好好过日子,不可再任性而为啊,”

    “嗯,妍儿明白……”

    褚欢妍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一个劲点头。

    晋王又继续道:

    “南地遥远,舅舅也年岁渐大,此次回去后怕是再难得来看你了,你要好好的,若是有什么难事,可捎信给舅舅,不要忘了你还有舅舅可以依靠啊……”

    “舅舅,妍儿记住了……呜呜呜……”

    没等晋王说完,褚欢妍终于忍不住趴在晋王的膝头上哭了起来,晋王抚摸着她的头,声音也有些哽咽,道:

    “妍儿莫哭,大喜的日子,该高兴才是啊……”

    “呜呜呜……”

    褚欢妍哪里忍得住,非但没收住哭声,反而哭得更甚。

    林陌尘见状,也上前揽住褚欢妍的双肩,轻轻拍着她的背,好生劝慰,又对晋王道:

    “请王爷放心,末将会好好待妍儿,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好!妍儿就交给你了,你定要好好待她,若是让我家妍儿受了半点委屈,本王定是不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