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四章 登岛

    巨鱼来的快去的也快,透过澄澈的海水,众人看到庞然大物一直下潜到数千米之下,融入黑暗之中不见踪影。(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此时海面上一片狼藉,遍布着船只的残骸和树木,一些幸运逃得一难的伤员在呻吟,各方势力一时也没顾得上勾心斗角,都在整理船只呼唤同伴。

    索尔德茫然地抬头看过去,岛的悬崖竟然是硬生生的被拍掉了一半,可见这怪物的力量之大。

    墨绿梅花号纵然是离得远,但是也受到了一些波及。吞天鱼鱼鳍没水时拍打的水花如同利箭一样将船帆给割破、刺穿几个洞,虽说船上也有紧急修补的材料,但是这下就不得不靠岸修理了。

    于是,趁着各方势力救治伤员收拢物资而形成的短暂和平时期,墨绿梅花号缓缓停靠在岛的岸边,扎锚停靠好之后,留下水手长和二副在船上善后。肖,大副,领航员和索尔德四人涉着浅水走到沙滩上。

    一番交谈后,肖把大副和领航员介绍给索尔德认识,大副贾斯汀·梅斯菲尔德是一名身高两米朝上的壮汉,留着短短几寸发,头上扎着一条头巾,看起来十分干练豪爽,他负责传达船只的指令,同时也是船上一切大事务的总管,从货物管理到船员的工作分配,他跟着肖很长时间了,可以说是肖的心腹。

    欧文·雷蒙德是船上的领航员,领航员也是船上非常重要的职位之一,除了要用非常锐利的眼神时刻注意着海上的变化外,要对海图和航向了然于心才行。在有些船上,领航员也同时兼任着随行医师和心理医生和牧师的职位,这是非常常见的。欧文这个人瘦瘦的,看起来很阴郁,即使沐浴在阳光下也给人一种被黑暗笼罩的感觉。他看向索尔德的时候,让索尔德心里无端生出了几分危险的感觉。

    “欧文虽然比较内向,但是他是个很好的人。”欧文和肖在讨论情况路线的时候,贾斯汀把索尔德拉到一边告诉他。

    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囊后,几人就往岛屿深处进发。他们算是第一批进入岛屿的队伍了,其他人都还在整顿,没做好万全的准备,谁敢冒冒失失的进入一座凭空出现的岛屿?

    本来按肖那谨慎的性格,他是想等一部分人进入后再跟着进去的,但是欧文认为冒险与机遇同在,这个岛屿危险性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这么久了,就算岛上有些机关想来也早就坏了吧。肖来来去去考虑了半天,最终还是同意了欧文的提议。

    沙滩前面不远就是一片丛林,没人知道这片丛林有多大。丛林里一派安宁,阳光穿透繁茂的树冠照射到地上,空气中弥漫着新鲜泥土味道,景色相当不错,还能听到远处海浪的声音,只是藤蔓和横生的枝叶,走起来很是艰难。

    “不对。”在前面开路的贾斯汀眉头皱紧,伸出手举过头握拳。

    “怎么了?”众人也停在原地,警戒的看向周围。

    “这里太安静了。”贾斯汀四处看了看,又抓起一把泥土。“没有动物,没有鸟儿,甚至连昆虫都没有。”

    “我觉得这个好理解的很……这座岛也是刚刚出现,说不定是因为什么地质运动从海里升起来的。没有动物也很正常吧?”肖推断着,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没这么简单。”欧文也摇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船长:“我也注意到了,刚才外面还有很多海鸟,哪怕是那条巨大的鱼出现的时候也还有一些鸟没有飞走,一直在船上方徘徊,但是这么近的岛屿,居然没有一只海鸟飞过来休息捕食,你觉得正常吗?”

    “是哦。”肖尴尬的挠挠头,顾左右而言他。

    索尔德一直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他在心里觉得这座岛屿很眼熟,这丛林他好像在其中穿行过一样,竟然有一种回家般的熟悉温馨。

    几人警戒了几分钟,除了海浪的声音还是什么都没有听到。虽然心里疑惑,但是也只好继续往前走。

    这座丛林很大,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下来,众人也没有走出丛林。看着天色不早,贾斯汀去周围收集了一些木头,欧文则弄了一些石头来,掏出火绒和火石生了一堆简单的篝火。肖打开行李包,掏出行军锅架在火上,虽然遗憾周围没有动物可以打来尝尝野味,但是好在自身还是带了不少干粮。水烧开后,肖将脱水的肉干和蔬菜一股脑地丢进锅里,自己从怀里摸出一只看起来很是精致的银色酒壶喝了起来。

    而欧文打发时间的事就有点瘆人了,他从包里取出一块方方正正的平滑石头,解开腰间的包裹,取出了一些工具开始在石头上刻着什么。索尔德好奇之下心想着一般人可不会在包里装这么重的石头,凑过去一看,这石板上已经刻上了几行字。

    弗特·卡农

    文明历9八-440

    他是一个……

    字到这里就没了,索尔德没反应过来地扳着手指算了算,今年不就是文明历440年么,那这个是……

    一股寒气顺着他的脊梁往上,索尔德失声道:“这是墓碑?”

    欧文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算是肯定,就继续低下头刻字。“果然是个奇怪的人啊。”索尔德苦笑,竟然会有人刻墓碑来打发时间。话说那个弗特卡农是谁,是欧文的好友吗?还是家人?他们好像不是一个姓……

    一晚上几人轮流守夜,倒也没碰到什么危险。第二天,几人熄灭营火收拾好行囊准备出发时,远远听到了海滩方向传来的喧哗吵闹声,欧文,贾斯汀和肖对视一眼,知道是后面的人也出发了,自己等人要加快速度才是。

    索尔德则是一直不在状态,丛林里每一颗树木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向他传递着一种欢迎回家的信号。他发现自己每走到一处,哪怕是地上的花都会把花蕊对着他,仿佛是一只只眼睛在看着自己,明明是前一刻才被其他人踩倒的草在他经过时也会立起来,一根根的对着他。索尔德被这种安静的诡异感觉弄的是心神不宁,只觉得这岛上一定有什么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在呼唤他。

    几人又闷着头走了约莫半天时间,前方的视野变得开阔起来,众人心情振奋,加快了脚下的速度。随着绕过最后几颗大树,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平原。

    平原上也是安静异常,没有动物活动的痕迹。众人没有停下脚步,走了一时不到,在黄昏来临之际,又看到了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

    “难道又到了海边吗?这是岛屿的另一端?”索尔德猜测着,欧文也是干脆爬下来用手指蘸了一点水伸到嘴里抿了一下,摇摇头对几人示意:“是淡水。”

    “那么这应该是岛上的淡水湖了,海岛上的淡水湖可能和海洋连通,里面可能会有鱼。”肖手挡住阳光向湖的另一边看过去,看到湖的另一边好像还有树木,推断那边应该还会有陆地,于是问大副和领航员要不要在这里搭营过夜。

    欧文的眼神很好,他也眯着眼睛看向远方,又摇摇头。“地平线的那边好像只有一颗巨木,没看到其他的东西。这个岛屿之大有点超出我们的预料,现在就搭营的话怕是要被后来的人追上,还是想办法过河吧。”

    几人商量着返回树丛,从里面砍来几颗看上去质地不错的木头,用随身携带的登山绳结结实实的捆起来,就在河边建造了一个不大的木筏。又取了一些木头和落叶作为燃料,扎了几根火把点上,众人就把木筏推入水中,朝对岸渡去。

    天色渐暗,很快就完全黑下来。好在今天天气不错,月色明亮,又有火把熊熊燃烧照明,在适应了一段时间后,众人一样能看到一定范围内的东西。

    “他妈的,水里果然没有鱼。”肖吐出嘴里叼着的木棍,收起自己闲来无事做的简易鱼竿,躺倒在木筏上:“这个岛上除了植物就没有动物吗?鸟儿都没有。”

    “这个岛有点邪门,还是心为上。”大块头奥斯汀表现出了和他外貌不相符的谨慎,他观察着周围,加快了手上滑水的速度。

    此时,众人已经渡过了估计大半淡水湖,另一边的景色也逐渐出现。原来并不是如同欧文之前看到的只有一颗木头,是湖中央有一片陆地,上面有一颗巨大无比的树木,无比显眼。而远方的陆地则出现了一片矮上一截得丛林,欧文从刚才岸边看过来,确实只能看到这根树木。

    “看来这确实是个湖,周围都是陆地。”欧文推测道:“然后丛林也是成环形围绕着这片湖水,我看到远方好像依稀有山脉的轮廓。”

    众人点头称是,索尔德心中的熟悉感越来越强烈,随着他想到了什么东西,脸色很快垮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