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一章 我要找地精

    “无知,我可是领着一只拥有特殊力量的军队。(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战斗力在恶魔大军中也排到前十之内。”科卡兹对于别人无视他的身份更加的愤怒了。

    “科卡兹·尼尔,你居然是一个地精?”白看着书桌上没有合上的日记惊呼起来。

    “你、你看得懂我写的字?”科卡兹也十分惊奇白能读懂他的日记。

    “阿尔雅文而已,比这还难懂的文字爷也认得。”白得意洋洋的说。

    “啧啧,没想到你是炼金术士,还是个邪恶的炼金术师。”白翻着日记说:“为了一个自私的实验,你居然屠杀了同族的两个部族近万人。最近事情败露你的实验没有成功。”

    “那是那群混蛋无知,如果我的实验成功了,我们地精一族就不必永远躲在黑暗的地下了。我们就可以称霸这片大陆了。那群短视的混蛋,阻碍了地精文明的进步居然还说我是恶魔。”白提到的事情戳中了科卡兹的痛点,科卡兹眼中的红芒不断的闪烁着,嘴里还在不断的狡辩着。

    “他们没说错,你还真是个恶魔。”白没理会科卡兹继续看着日记:“你的屠杀行为引来了恶魔的注意,他们把你救了下来。你成为了恶魔的炼金术士,还帮他们制作出了囚魂甲。”

    “那只是我的一个作品而已,我在恶魔界有许多让他们叹为观止的东西。”科卡兹自信的说:“要不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你们帮我离开这里,我给你们一些厉害的炼金物品。保证每一件都比这囚魂甲厉害。”

    白没有理它继续看着日记,刀锋在一旁挠着脑袋问道:“那什么督军,炼金术士是做什么的?提炼黄金的?”

    “无知,白痴。不要污辱我的职业。”听到刀锋的话科卡兹大骂起来。“人类听好了,炼金术士是个伟大的职业。他能把世间的一切资源整合起来,变为更加厉害的东西,可以让一件绝世珍宝无中生有。”

    “不懂。”刀锋一脸无知的样子气得科卡兹要发疯,如果它能起身的话,保证会下来和刀锋拼命的。

    “别听他胡吹,炼金术士就是将一些特殊材料用某种手段变成另一样东西。”白在一旁给刀锋解释着。

    “另一样东西?”刀锋眼珠转了转拿起了手中的魔龙角:“那什么督军,你能不能用炼金的方法把我这根魔龙角变成一把利刃?”

    科卡兹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眼中的红芒不断的闪烁着。过了好一会儿说道:“这根魔龙角不错,是件做武器的材料。不过我的实验室里的物品不全,如果你能将我送回到恶魔界,我一定将你手中的魔龙角做成一件绝世神兵。”

    听着科卡兹的诱惑,刀锋撇了撇嘴:“别骗人了,拿我当孩子呢。送你到恶魔界,到时候我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呢。为了件兵器搭上自己命,这交易太亏了。”刀锋一副不上当的表情。

    “不回恶魔界也行。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我就能在这片大陆上找到地精实验室,到时候一样给你做件绝世神兵来。”科卡兹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这片大陆上也有地精实验室?”刀锋笑咪咪地看着科卡兹。

    “啊~”看到刀锋的表情科卡兹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但具体哪里出了错,他也不知道只好硬着头皮说:“有,不过太难找了。没有我带路你不可能找到的。”

    刀锋突然脸色一变,转身对白说道:“白,我要问的话都问完。准备怎么处理这家伙?”

    “随便,”白合上了日记笑着说:“这家伙有个好习惯,将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记在这本日记上了。只要有了这本日记,这家伙的灵魂就没什么价值了。”

    “没价值了?”刀锋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意:“那就解决了吧。折腾我们十多天了,正好出口恶气。顺便也给魔兽森林除一祸根。”

    “不要,别杀我。”科卡兹这回害怕了,从刀锋的神情中他意识到自己真的面临生死危机了。“我有价值,我还有价值。我能带你找到地精实验室,我可以给你做绝世神兵。救救你,别杀我。”科卡兹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傲气了,哀求着刀锋不要对他下手。

    “行了,别听他鬼叫了。”白不耐烦的说着,一个虎扑跳过来。一爪子将床上科卡兹的尸体打得四分五裂。科卡兹原本的身体早已经干枯,经过白这么一下子彻底化成了飞灰。不过他的灵魂却早已经被纳入囚魂甲之内,科卡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在死后还能保持灵魂不会沉睡。

    “不要,不要杀我。”虽然身体没了,但灵魂容纳在囚魂甲中不停的哀求着。白用前爪来回扒拉着科卡兹的头盔说:“那些堆起来的半圆形物体就是被封印起来的灵魂狩猎者。这东西虽然等级低了一些,但对于我恢复实力接受传承都有大用处。我们在这里闭关一段时间将这些灵魂狩猎者全都吞噬掉吧。也帮魔兽森林剪除一个祸患。”

    说着一爪子将头盔拍向刀锋:“解开这些封印需要大量的黑魔气,就是你吞噬囚魂甲时释放出来的黑烟。将这头盔吞噬掉吧,估计这个督军的囚魂甲内黑魔气不是一般的多,你慢些吞噬,以便我能控制。”明白了白的嘱咐,刀锋开始吞噬起头盔来。

    黑烟滚滚飘荡而出,白心的控制着黑魔气融入了一个封印之中。科卡兹的灵魂在白虎印的震慑下不断哀嚎着,不过刀锋和白压根就没有同情他的心思。头盔慢慢的化成了灰尘,科卡兹的部分灵魂也化为最精纯的能量被充进了灵魂岛中。

    当黑魔气耗尽之时,一头灵魂狩猎者才被释放出来。白二话不说扑了过去,仅仅五分钟过后就将狩猎者吞噬干净,不过庞大的能量也使得白沉睡。三天过后白苏醒过来,身体又大了一圈,看起来更加的神武。

    当意识到将面前如此多的狩猎者全部吞噬掉是一件十分耗时耗力的工作,白当机立断将格鲁、肯丁和呜鲁招呼过来。众人分成两组,一组开解封印吞噬狩猎者,一组收集囚魂甲给刀锋吞噬,以便他能释放出足够解开封印的黑魔气。两组轮流吞噬狩猎者的灵魂能量。

    三天后,牛族七娃的灵魂力量饱和进入沉睡,五天后熊大进入了沉睡,七天后肯丁和格鲁进入了沉睡,九天后呜鲁进入了沉睡。十五天后白和刀锋同时进入了沉睡。

    最先苏醒的是格鲁和肯丁,他们的灵魂目前已经处于完全饱和状态,不能再吸取一点多余的灵魂能量了。他们主动留下来给其他人护法。接着醒来的是熊大和牛族七娃,他们的状态同肯丁一样灵魂已经完全饱和,这使得他们日后的修炼事半功倍。

    一天后呜鲁和刀锋相继醒来,他们的精神状态十分好。刀锋正式进入了三阶六星,呜鲁也站稳了三阶七星。而且在醒来的时候居然悟出了魔龙斩的第二式铁翼魔身,一式完全防式的招式。这让肯丁老怀大慰。

    刀锋看着白的样子还得沉睡好一阵子,白最后自己吞噬了四头狩猎者,直到撑不住了才沉沉睡去的。刀锋估计等白再次苏醒过来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算算时间差不多出来快两个月了,刀锋和呜鲁决定回剑圣谷去。一方面去交魔法植物的任务,另一方面这个月的死斗台又要开启了,他俩还憋着劲和蒙太古的邪牙死战到底呢。将白交给熊大守护后,刀锋带着一株夜魔草和呜鲁回到了剑圣谷。

    “两位师弟太不地道了,这一消失就是两个月。这么长时间咱们可少赚不少贡献点啊。”二人刚一回到居所,白开心就跟了进来。

    “我们也知道亏大了,所以急着赶回来了。”刀锋笑着打趣道。

    “二位师弟有什么计划?”白开心试探着问道。

    “我们这次回来还是冲着死斗台去的,跟蒙太古的账还没算完呢。”刀锋提到蒙太古眼中立刻满是戾气。

    “还上死斗台?”白开心有些提心的看着他俩,过了一会儿点头道:“好吧,这回师兄一定仔细地帮你们选两个弱点的对手。”刀锋和呜鲁都被白开心的样子逗笑了。送走了白开心,刀锋在自己的居所外看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雷纹师兄。”刀锋上前拱了拱手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你是来挑战我的?”雷纹眉毛一挑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这段时间他虽然还在疯狂的修炼,但跟在身边的师弟们随时向他汇报着刀锋和呜鲁的消息。毕竟里斯特雷交待下来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前两次都是匆匆见到刀锋一面,还没等他有任何行动,刀锋就消失在魔兽森林了,这次得到了消息,雷纹第一时间也赶到了刀锋的住所。

    “不是。”刀锋摇摇头。

    “那我要挑战你?”雷纹见刀锋否认马上提出挑战,他可不想再将这件事拖下去。

    刀锋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以雷纹师兄这样的人品才俊也要受到青影之辈的指使?”

    “青影?”雷纹轻蔑的笑了笑:“他的那些心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浮云。我只不过是完成老师交待下来的事情罢了。跟青影没什么关系。”

    “那也是落在了青影的算计之中啊。”刀锋不甘心的说。

    “也许在你看来是一件事,但在我看来是两件事。我挑战你与青影无关,只为完成老师的交待。”雷纹坚定的说。

    见到挑拨不成,刀锋只好转移话题:“雷纹师兄现在的真实实力到了几阶啊?”

    “四阶巅峰。”雷纹自信的说。入谷不到三年就修到四阶巅峰的人近万年也才不到五人,雷纹的潜力由此可见一般。

    “呵呵,师弟我才三阶初期。雷纹师兄也好意思挑战我?”刀锋将自己的实力摆了出来,以此来羞臊雷纹。

    “这。。。”雷纹语塞,就算答应了里斯特雷挑战刀锋,他也没想到刀锋的实力只在三阶初期。刀锋的几场战斗他都观看了,雷纹能看出来刀锋刻意隐藏了实力,但没想到刀锋的真实实力还不是一般的低。

    雷纹低头想了一想说道:“你的几场战斗我也看了,虽然你刻意隐藏了实力,但每一场还都是以弱胜强,可见你的潜力不。这样我给你时间修炼,还有五个月就是谷内大比。以你的潜力如果安心修炼的话,五个月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在谷内大比中等你。”

    “大比?”刀锋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事儿。

    “好好修炼吧。”雷纹向着刀锋点了点头:“你在死斗台上挑战蒙太古的事儿,我很欣赏。只要你能在大比的时候战胜我,我会在老师面前帮你周旋,让你们这件事画个句号的。”

    “磐羊师兄?”刀锋刚走进洞内就看到磐羊正一脸不悦的注视着自己。

    “雷纹那个家伙找你做什么?”磐羊问话的语气十分的平静,但刀锋听在耳中却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恐怖。

    “他?找事的。”刀锋无奈的说:“他想挑战我,不过被我拒绝了。”

    “无耻!”磐羊双眼圆睁怒喝着,原本软绵绵的声音也变得掷地有声。

    “没想到这家伙也会同青影那帮人同流合污。你等着,师兄找他算帐去。”

    刀锋见状连忙张开双手将磐羊拦下来。“磐羊师兄,你先别动怒。我觉得雷纹师兄为人还是不错的。”刀锋当下将与雷纹谈话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哼,就知道是里斯特雷那老家伙在后边给他们撑腰。”听完了刀锋的讲诉磐羊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不过脸上的怒色渐渐的消退了。

    “不过刀锋师弟,你是怎么把里斯特雷给得罪了?”磐羊也有些好奇的问。

    “里斯特雷?雷剑圣?”刀锋听到磐羊的话也是一脸的诧异。原本他以为青影是幕后主使,一直在暗中给他使绊子,没想到出现一个雷纹又引出来一位他万万得罪不起的剑圣。

    刀锋挠了挠脑袋:“我也不知道啊,以前在雅鲁部族的时候都没有听说过雷剑圣的名字。到了剑圣谷后也只是听过他的威名,也从来没有见过啊。”

    “那是不是在来剑圣谷的路上遇到了什么仇家与雷剑圣有关,或者是在试练中得罪了什么人?”

    磐羊帮着刀锋分析着:“里斯特雷身为豹族剑圣,心眼可是十分的。说不定什么人在他面前说了你的坏话就让他嫉恨了。”

    “豹族?”刀锋心中一动。他来到剑圣谷后只简单的听过几位剑圣的大名,他们具体的资料刀锋还真没关心过。话说高高在上的剑圣距离他实在太遥远了,他也没有那份追星的心思,就将几位剑圣大人抛到脑后了,就连自己的老师杀剑圣纳尔都忘得差不多了,更何况里斯特雷。

    这时突然从磐羊那里听到里斯特雷是豹族中,心中头一个念头就想到了剑魂冢内的萨米安,那个让他现在还恨得咬牙切齿的豹族人。随即又想到了死在自己手中的蛮狮,刀锋心中一凛,立刻将所有的思绪都按下去。心中只有一个法想,不能让人知道蛮狮死在自己手中。

    “刀锋师弟怎么了?”磐羊见刀锋沉默不语便叫醒了他。

    “啊?没什么,刚才回想了一下试炼的事情。”刀锋不自然的笑了笑:“试炼过程十分顺利,除了遇到枯骨暴动外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也不可能得罪雷剑圣啊。”

    磐羊见刀锋的表情心中有些狐疑,安慰他说:“没得罪就好。不过就算得罪了也没关系,以老师的实力他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还有雷纹说的话你也不妨尝试一下,他在雷剑圣面前还是有些话语权的。”磐羊提醒了刀锋一句。

    “你是说让我在谷内大比上赢了他?”刀锋反问道。

    磐羊点了点头:“如果你赢了他,他会按照承诺帮你的。”

    “他都四阶了,我才刚进三阶不久,怎么练也不可能赢得了他啊。”刀锋不满的叫着。

    “再说谷内大比是怎么回事?我还两眼一摸黑呢。”

    “大比嘛~”磐羊摇着脑袋给刀锋说了起来。

    剑圣谷每年年底都会举行一次大比武,也就是所谓的谷内大比。所有五阶及以下实力的弟子,只要在谷内且没有闭关者都要参加,所有的剑圣及其护卫军的统领和团长列席参与评判。

    大比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自由挑战赛,第二部分是排位挑战赛。自由挑战赛,取上一届大比的前五十名,剔除不参加大比的人后将排名依次递进。如果上一届大比的前五十名全员参加,那么排位赛立即结束。如果上一届大比的前五十名没有全员参加,在名次递进之后,剩余的名次将由其余的参赛弟子自由竞争产生。当前五十名全部产生后,排位赛结束。

    接下来的排位挑战赛则是大比的重头戏。这是每年大比中最惨烈的战斗。由第五十名开始,依次向排名在前的人发起挑战。挑战成功则排名交换,不成功排名不变。所有挑战完成后,最终的排名便是今天的大比排名。而每年的大比之中又是很多人解决恩怨的时候。

    剑圣谷为了保持兽族好战的性格,允许在大比之中出现重伤,哪怕失手打死对手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只要不是故意杀死对方,剑圣大人们都会睁一眼闭一眼的。

    听了磐羊的介绍后,刀锋对于大比产生了几分兴趣。虽然他不是个战斗狂人,但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就必须要了解这个世界。尤其是在这个斗气与魔法的时代,更要多看多学才能保证自己活得更长久。

    送走了磐羊之后,刀锋的心情还是不能平息。索性起身在洞穴之中舞动起魔龙角。自从上次刀锋无意在创出了‘裂山击’一式后,无聊的时候挥舞魔龙角就成了他的一种习惯。他还想着哪天再一次顿悟又创出来一式斗技呢。一边舞动着魔龙角,刀锋的脑海中不断的想着大比的事情。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前世在《辉煌》之中的战斗。

    前世作为一个冒险爱好者,刀锋没有参加过一次游戏内的比武大会。不过比武大会的视频他几乎一场不落的全看了。每次想到那些近乎真实的光影魔法,炫酷斗技,刀锋就忍不住热血沸腾。想着想着自己仿佛融入到那些画面之中,手中的魔龙角也在假想敌面前或是进攻或是防御。

    刀锋手上的动作也习惯性的带出了匕首的痕迹,或劈或砍或刺或扎或割或抹。渐渐的刀锋的眉头皱了起来,手上的魔龙角使用的越来越不顺手。“唉~”又做了一个割裂的动作后刀锋停了下来。

    看着手上的魔龙角,角身略呈扁平状,虽然方便拿握但光滑的边缘丝毫不会造成伤害,这与刀锋想像中的武器相差很远。没有了兴致,刀锋倒头躺在了石床上,心中却还不停的琢磨着身边的魔龙角。忽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那个恶魔地精科卡兹说过地精的炼金术可以将奇异的材料改造成武器。

    “对,地精!”刀锋一下子精神起来:“要是能找到地精,就可以请他们帮忙将魔龙角改造成武器了。对!”心中产生这个想法后,刀锋从石床上一跃而起:“地精,我要找地精。我要找地精。”嘴里叨咕着,刀锋在地上来回的转个不停。“哪里才能找到地精呢?”刀锋想到了当前的第一个难道。“如果找不到地精,一切都不用想了。”

    一个绝妙的主意可以让人无比的兴奋,但这个主意产生后马上就面临着无法解开的难题,会让人的心情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到地狱。此时刀锋就是如此,心中无比的郁闷。睡意全无的他转身走出了洞穴,低着头信步向前走着。白色的月光照着静谧的剑圣谷,谷中的弟子此时不是在休息就是在修炼,根本没有人看到在谷中还有一个无聊的人在独自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