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章 别的想法

    “先生,您要买多大尺寸的床?”

    售货员热情地朝顾为先推荐了一张单人床:“这是我们这个季度最受欢迎的商品。(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她看了看顾为先:“当然,如果您不满意的话,也可以看看这边的。”

    顾为先不知道售货员为什么一直把他往单人床区域里带。

    他露出和年龄不符的羞赧来,打断了单方面演讲的售货员:“那个,我买双人床。”

    顾为先看了看沈念安,又叹气,算了,看他也没用,他不也是个门外汉。

    “抱歉……”售货员一脸歉意地把顾为先领到双人床样品区域,“请问您对商品有什么要求呢?尺寸?材质?”

    顾为先有点头大。

    随意说了一句,“结实……结实就好。”

    售货员从善如流,走到一张木床前:“很多夫妻都会选这一款,您可以参考一下……”

    顾为先的目光又忍不住落在沈念安身上,他还在刚刚的单人床样品区,看到顾为先招手,走过去。

    顾为先想听他的建议。

    谁知道沈念安扑哧一声就笑了。

    “结实?你是想对这张床做什么,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沈念安呆的久了,有点闷,“行,就它吧。”

    顾为先眨眨眼睛,当时是真没想太多。

    订了几样家具,从商场出来,顾为先又买了几株茶花。

    漂亮的花数不胜数,可他唯独对茶花情有独钟。这种原产于中国本土的植物,清丽妩媚,却不秾艳,自有一番风骨。白色的,粉色的,红色的各选了一株,心满意足地抱回了家。

    可是回了家才发现,家里根本就没有移栽茶花的空地。顾为先只好先暂时养在花盆里。

    这所住宅带了一个后花园,买房子时,顾为先只注意到了房子本身的保养问题,并没有去花园看几眼。

    花园面积还挺大的,用四个字形容:生机蓬勃。

    房子原来的主人似乎很喜欢常春藤,花园里爬满了这种藤状植物,后墙和篱笆上到处都是。除了常春藤,还种了不少雏菊和木槿,都不是顾为先喜欢的花木,间以其他杂草,长得郁郁葱葱,甚至有点张牙舞爪。

    顾为先意识到,他面临着一个艰巨的任务:修整花园。

    这是一项极为浩大的工程。

    沈念安知道顾为先一个人绝对无法完成。

    他让顾为先暂时把园子放一放,过了半个多月,碰上一个时间稍长的假期,飞来了圣芭芭拉,开始和顾为先一起开始园艺工作。

    他有一周的假,六天都用在了园艺上面。

    工作量巨大,两人光是拔除之前遗留的草木,就用了三天。披荆斩棘,挥洒汗水,平整土地。每天,两人从早上开工,一直忙到傍晚。

    顾为先还打算再买一批茶花种进来。去买茶花的那一天,正巧在路上偶遇了住在附近的几个女学生。

    女孩子们一听老师家正在修理花园,也义不容辞地要加入这场劳动。

    “老师,你一个人怎么忙的过来?就让我们去吧……”

    顾为先的拒绝丝毫用不上。

    “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一位帮手。”

    “是那次来学校的那个男人吗?”

    听顾为先这么一说,女孩子更坚定了,非得要跟着去。

    顾为先这下明白了,说是帮他,其实是为了见沈念安。

    不出所料,到了家,几个女孩子下了车,压根就没往花园瞧一眼,目光一直在黏在沈念安身上。

    沈念安在花园里劳作了一上午,有点累,拿了杯水出来,正好碰见这么一群女孩子。偏偏他还浑然不觉,丝毫没意识到她们的来意。

    有点眼熟。

    想起来了,上次在顾为先学校见的那一拨人。沈念安暗想,还挺有缘分。

    他还记着上次在学校被顾为先和他这帮学生联合戏弄的事,耷拉着眼皮问:“她们来干什么?”

    顾为先没说话,一个女孩子蔫巴巴地问,“你真是顾老师的男朋友?”

    沈念安坦坦荡荡,大大方方的承认:“我们已经同居了,”回过头又风轻云淡问:“昨天我的内裤你洗了放哪了?”

    前半句话顾为先还勉强保持着镇定,后半句话音一落,手里的肥料没拿稳,直接砸到自己的脚上。

    一阵钝痛袭来,顾为先低声惊呼一声,跳了起来。

    “顾老师,你怎么了?”女孩子们闻声,立刻围了上来。

    顾为先讪笑:“我没事,我没事。”

    “你受伤了,我们帮你吧。”

    顾为先心里苦,特别想答应,可是说什么都不敢答应了,硬着头皮直说没事。

    “这里真没有什么事,修整花园也用不上你们。”顾为先开始不情愿地劝女孩子们回家。

    沈念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撇下他进了房间,再从房间出来,笑得特别灿烂:“找到了。”

    几个女生暧昧的目光看过来,似乎终于意识到两人关系匪浅。

    其中一个识趣地说:“那老师,你先忙,我们改天再来看你?”

    顾为先不敢接话,沈念安笑着:“随时欢迎。”

    她们一走,顾为先的脸唰得一下红到了脖子边:“你现在怎么说话越来越随意了?”

    还帮他洗内衣呢,顾为先又羞又愧,他从习惯被人照顾,虽然大学之后就开始独立生活,可是生活能力却很差。倒是沈念安,来这里一趟就算了,还帮着他洗了堆了一周的袜子。

    可是,仅仅是袜子啊。

    又从哪冒出来的八竿子打不着的内裤!

    他觉得这次在学生面前都把脸丢尽了。

    顾为先垂头丧气地席地一座,抓着地上的土:“我下学年不用去上课了。”

    沈念安靠在一边的树上,仰头喝了一口水,笑起来。

    沈念安又提起另一个话题:“你买那张双人床,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为先出去买茶花的时候,上次订做的双人床被送了过来。

    顾为先面色不解。

    “这能有什么意思。”

    沈念安:“没别的想法?”

    顾为先突然领悟到了沈念安话里的那层含义。

    斩钉截铁地说:“就睡觉啊。”

    可是,如同欲盖弥彰一般,周围空气的温度一瞬间就上升了,顾为先的喉咙干涩,觉得有点渴,对上沈念安灼灼的视线,莫名的心慌意乱。

    “你脸红什么?”沈念安勾起唇角。

    顾为先哭笑不得。

    他脸红?他怎么不会脸红!当着他学生的面谈论一些不清不楚的问题就算了,如今还反过来说他脸红。

    顾为先觉得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手扇了扇风,顾为先吐出两个字:“天热。”

    沈念安已经站起来了,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散发出运动之后的淡淡的汗味,肌肉的轮廓隐隐露出,顾为先抬起头,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他不肯死心地朝往屋里走的沈念安道:“真没别的想法!”

    本来以为沈念安不会理他,或者是回来继续揶揄他。

    没想到将要进屋的前一刻,沈念安停下脚步,半边身子被夕阳照着,勾勒出一圈淡淡的金色的光辉。

    “可以有别的想法的。”

    家里有两个浴室,一楼一个,二楼客房有一个。只是二楼的那间空间狭,花洒不太好用。沈念安用过两次,每次洗到一半就没了水流,两次都很崩溃。

    后来就直接用一楼的那间。

    以前两人不是没用过一间浴室,顾为先想起在成大读书的那半年,他和沈念安住一起,也是用一间浴室。那时两人在家里都挺避嫌的,也都很注意避免肢体接触。

    可是对于共用一个浴室的问题,他丝毫没觉得有什么。

    他来圣芭芭拉住的这段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台南两人同居的生活。

    可是一切好像又都不一样了。

    顾为先坐在客厅,口中咬着一颗苹果,百无聊赖地打开留声机。可是又好像压根一点都没听进去,浴室里有哗啦啦的水声,跟歌声混在一起,在夜色微沉的黄昏里,有种奇妙的暧昧感。

    顾为先的心砰砰跳个不停。

    顾为先差点把手里的苹果捏的粉碎,他真的恨死了十分钟之前的自己,最后非得添那么一句话干什么。

    沈念安洗的很快,两三首歌的工夫,顾为先的苹果刚吃完,他就已经换了件衣服出来了。

    头发没怎么擦干,水珠沿着发丝滴下来,一张脸在室内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轮廓分明。顾为先不由自主轻轻攥了攥手心。沈念安坐过来:“什么音乐?”

    顾为先早把他钟爱的爵士歌手抛在了九霄云外。

    有一滴水顺着发梢落在顾为先手背上,痒痒的,顾为先的耳朵红了红,战栗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往旁边移了移,把毛巾甩到沈念安身后。

    两人一个坐在沙发这一头,一个坐在另一头,中间还能坐两个人。

    沈念安握着毛巾,摇头笑了笑,开始擦头发:“去洗吧。”

    顾为先坐的稳如泰山,没敢动。

    去……去洗吧?

    现在他心里发虚,这三个字对他来说意味深长,已经不单单是字面意思了。

    尤其是刚刚沈念安说了那么一句话:可以有别的想法的。

    在这一刻,那些乱七八糟,该有的不该有的想法都跟青笋破竹似的冒了出来。顾为先手心里出了一层汗。

    来到美国后,这里要比台湾开放一些,他渐渐也见了不少同性恋人,虽然没进入那个圈子里,但是也结识了两对这样的朋友。

    沈念安在学生们面前所说的同居,跟顾为先认识的那些朋友的“同居”差得十万八千里。

    顾为先想了想,好像截至到现在,他和沈念安的关系也仅仅止步于亲亲抱抱而已。

    可是,现在……

    沈念安觉得奇怪,催促道:“愣着干什么,我等你。”

    顾为先拿着衣服,步履沉重地进了浴室。

    浴室里,还腾着氤氲的水雾,镜面上也被水汽覆盖,留下淡淡的洗发水的香气。顾为先脸红耳热地意识到几分钟之前,沈念安还在里面用过。

    他说服自己静下心来,保持镇定,然后慢吞吞打开花洒,慢吞吞地洗了一个囫囵澡,再慢吞吞地走出来。

    脸上露出紧张又慷慨悲壮的神情:“我……洗好了。”

    留声机已经被关了,客厅里没人。顾为先好不容易攒足的那点勇气,如同气球被扎了一个洞,一瞬间都漏了出来。没在一楼,难不成是要自己到二楼找他的意思!

    正胡思乱想着,刚要踩着楼梯上去,就见沈念安匆匆从楼上下来,腰上还扎着一件围裙。他手里拿了一包什么东西,像是放在二楼储藏室的新厨具,沈念安看他出来:“正好,帮我择菜,得开始了。”

    “啊?”顾为先僵在原地。

    这剧情,进展得好像跟他想象中的有点出入啊。

    沈念安径直走到厨房,顾为先听见里面的水流哗啦作响,像是在洗东西。两分钟后,沈念安又出来,看见他还僵在楼梯口:“照你这个速度,我们可能要在午夜才能吃上饭。”

    顾为先张张嘴,抓了抓头发,低声说了一句:“我以为……”

    “怎么了?”

    顾为先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垂着头,刚洗了澡的身体又出了一身的汗。太丢人了!

    那天,顾为先还发现了一个事实:做饭这事要靠天赋。以前,沈念安从来没在他面前展露过厨艺,所以顾为先理所当然地认为他肯定不如自己。毕竟,他在大一就已经开始苦练蛋炒饭这门功夫了。

    可是现在顾为先觉得自己弱的心灵受到了欺骗。

    顾为先摘菜摘得满头大汗。

    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本来打算好好的看热闹。结果,看着沈念安洗菜,切菜,姿态娴熟流畅,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还有点让人眼花缭乱。

    顾为先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做这些了?”

    沈念安刚烧好油,青菜入锅,呲啦一声,空气中弥漫出香气来。沈念安没听清,回头问:“什么?”

    顾为先说没事。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生活自理能力跟沈念安差了一大截,也从没想过要追上他超过他。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会做饭,不说别的,反正蛋炒饭的火候已经到家了。笨鸟先飞,顾为先觉得自己在烹饪领域,在沈念安面前,还能勉强挺直一些腰杆。

    现在才发觉,一切都是错觉。

    他走神的时间,一道菜已经在沈念安的手里完成,他拍拍手:“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其实都不用尝了,光闻着扑鼻的香气,顾为先已经心里有数。有种无名的挫败感袭上心头。

    沈念安看顾为先情绪不高,也没逼他尝味道,把菜放回去:“没关系,不喜欢还有另外一道。”

    一个多时之后,顾为先才知道另外一道菜说的是什么。

    “你蒸了螃蟹!”

    顾为先喜欢吃虾蟹之类的海鲜渔产,在顾家时,每到虾肥蟹黄的时节,李妈都少不得给他做一顿海鲜盛宴。

    圣芭芭拉盛产海鲜,味道鲜美,肉质细腻,可惜顾为先懒得做。沈念安有心,白天出门,路过码头,正好买了一些回来。

    沈念安的手艺果然高超,几只蒸蟹,佐以姜丝蘸料,加一壶酒,配上两碟青菜。一顿晚饭下来,顾为先心里的那点不服气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靠在椅背上,五体投地:“沈念安,你说,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沈念安笑了笑:“有,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