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8章 该杀

    但这件事情,巫祖和流沙血女都是知道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格利亚是巫族部落中最漂亮的女子,她拥有着最闪亮的眼睛,最娇嫩的肌肤,最曼妙的身材和最甜美的嗓音,是整个巫族部落所有年轻男子的梦中情人。

    格利亚已经到了该出嫁的年纪,而婴灵的年龄却只有五岁。

    但当大漠可汗非葛与王子非耶雷来到巫族部落,要求巫祖出手相助,用以阻止中原帝国强烈攻势时,巫祖出于私心,就提出了一个特殊的要求,那就是将格利亚嫁给非耶雷。

    巫祖的本意是,希望格利亚在嫁给大漠王子后,能够收敛身心,也许可以不致于危害人类,平安度过一生。

    而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两人的预料。

    大漠王子的婚礼,举办得自然分外热闹。

    当晚,当非耶雷进入dong房,与格利亚云和雨结束之后,非耶雷沉沉睡去,而格利亚身体里依旧魔血沸腾,她将站立在账外的两名身强力壮的卫兵的精气吸收净尽,让这二人变成了面黄肌瘦的痨病鬼。

    久而久之,非耶雷也觉察到了自己的新娘的这一特殊爱好,为了赢得格利亚的欢心, 便想方设法地通过各个途径来搜罗年轻力壮的男子,供格利亚吸取精气之用。

    所以,中原帝国的征北将军刘玄镇,连同其他俘虏等人,便自然而然地进入了格利亚的账内,不是为了巫山云和雨,而是被格利亚在瞬间吸收精气,变成了一副皮包骨头的行尸走肉。

    之后,格利亚将他们一一丢入酒窖,从而分别酿成了特殊的酒……

    听到了这里,京长风不禁在心里抽了一口凉气。假如那天格利亚看上的是自己,而不次董老大,那么此刻,他就不可能站立在此处听故事了。

    京长风不禁问道:“格利亚,你杀了这么多人,难道心里不会痛吗?”

    多么弱智的问题,但是在格利亚听来,却是十分的受用。她的眼泪簌簌而下:“谢谢你,能够问我这个问题……从我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哪个人,哪怕是我的母亲,问过我这句话。其实,我非常痛苦……”

    格利亚说,虽然他杀了很多很多男子,但她却一点儿也快乐不起来。因为流淌在她体内的,其实是一股无法抗拒的热血,一旦开始在周身流淌,便产生了一种躁动,让她有一种对男子无限的渴望。

    而其实,她只不过是想在男子身上,寻找自己曾经在父亲的臂弯里拥有的安全感。

    而这些男子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往往就会被她的魅力所征服,表现出一副涎水直流的可怜相。而这时,她又会对这些人产生恨意,内心的冲动促使她必欲杀之而后快!所以,她虽然吸收了他们的精气,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快乐。

    而自己的丈夫非耶雷,为了让自己的女人高兴起来,便不断地帮着她搜罗男子,以满足她的特殊癖好。

    久而久之,在人们中间,悄悄地产生了这么一个传言,那就是大漠王子非耶雷的妻子,那方面的愿望特别强,每天都要折磨王子,而王子不堪其扰,只得到处寻找精壮男子,供其享用。要不然怎么会看到那么多的年轻精壮男子进入城堡,又拖着一副病体晃出城堡!

    而在内心深处,格利亚真正渴望拥有的,只是能够遇到一个像父亲那样的人。这样的男儿具有像自己的父亲那样的品格,从而让自己的内心得以平衡。她渴望能够安然地躺在他的臂弯里,沉沉睡去,渴望从此永不醒来。

    “在你眼里,我一定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吧?”

    “当然!”京长风知道,格利亚的故事现在应该是已经讲完了。

    “那就请你现在就杀了我吧!”话虽如此说,格利亚却将自己的身体贴在了京长风铁塔一般的后背上。

    京长风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绵软。他的内心一颤。说实话,他又有点儿舍不得了。

    虽然,这个格利亚杀了不少人,尤其是杀了自己的将军刘玄镇,是个十恶不赦的妖女无疑,但京长风却分明感受到了这个女人——或者应该说,是这个小女孩——内心深处真正的渴望,不过是拥有一份安稳踏实的父爱。

    因为她这么多年来苦苦寻找的,不过是这么一种父爱的感觉而已。

    只是,她将寻找父爱的初衷,演化成了一场又一场杀戮。

    其实,这个世界上哪里存在这么一个既勇敢无畏,又正直善良,从不好se,从不心存邪念,不胡思乱想,一辈子只爱一个人……这样的男人啊?

    京长风心里清楚,就拿自己来说吧,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或者说是表现在人们面前的,也许是英俊的外表、刚毅的个性等等,但自己内心的九曲十八弯,岂能一一暴露阳光下,暴露在众人面前?

    所谓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杀你……你的确该杀!”

    “那么,求求你,京长风,你就杀了我吧,这种内心受着折磨的日子,我是再也不想多活一刻了……”

    “你……这是在求我吗?”京长风感觉到了她的眼泪浸湿了自己的后背,就转过身来,正好与格利亚的双目相对。

    “是的,我求你!杀了我吧!”

    “好。”

    京长风重新把自己的双手环在了格利亚的粉颈上!

    格利亚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最后的窒息时刻。

    京长风看着她娇美的脸庞,突然内心一阵柔软。

    “那么,我有一个条件。”京长风道。

    “什么条件你说吧,哪怕是你想要我……,我也会答应的,只求你杀了我!”格利亚依旧闭着眼睛,泪珠儿在腮边滑落。

    “你少做些孽,放密室里的那些人出去吧。”

    格利亚听到这句话,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京长风,你说得太晚了!你来看!”

    格利亚拉起京长风的手,来到她的梳妆台前。格利亚朝着梳妆台上的大镜子吹了一口气,镜中出现了密室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