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三章

    虽说自己跑了出来,可兜里没有几个钱,为了不惊动其他人也为了抵这些日子的食宿费,她还把骡车留给了梁榕。(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现在要去下一个城镇只能走着去了。

    离下商城最近的县在西北方,簏城也在那个方向。张三花想,她现在不知道林二狗是怎么和阿娘说她失踪的事的,贸然这么回去肯定不行。阿娘要是问起她只能直说,可这是要是让阿娘知道了,和林先生家生了嫌隙还不说,她自己肯定是要被阿娘好一番收拾的。

    还是先去麓城,姐夫那里肯定有联系林二狗的方法。

    打定了主意,张三花用剩余的钱买了些干粮,有些可惜自己之前买的小锅,要是带出来了路上至少能煮锅汤喝。

    这边张三花上了路。那边林二狗正吩咐乐乐去找辆车。

    “少爷,我们去哪啊?”

    林二狗打量了一下乐乐找来的这辆车,说不上旧。但也新不到哪里去,用这辆车去接三花的话,她会不会觉得自己这两年混的不怎么样?

    看出林二狗眼中隐含的挑剔,乐乐有些无可奈何。

    “我的少爷啊,这下商城又不是什么大城,地方偏不说,你要的还急,能找到这车已经不错了,我花了五两银子才买下来呢。”

    林二狗也知道自己挑剔了,可撩开布帘,见里面空空的,还是有些不满意。

    “你再去买些软垫靠枕,案几茶壶什么的,再买些好存放的糕点。”

    乐乐偷偷翻了个白眼,要不是知道林二狗平时并不在意这些,他都要以为他和那些公子哥待久了染上了这讲究的毛病。

    “对了,你再买些讯想来,要淡雅些的。”想了想,林二狗又否决了这个巨鼎,三花不像那些大小姐,不见得喜欢这些,“还是算了,之前说的那些买齐就行了。”

    “林大哥啊,你再这么磨蹭下去,不怕一会追不上三花姐姐?”

    “不怕,她兜里没钱。”林二狗脑子还是很清醒的,“她肯定会上山打野食,我们本来就不太容易在路上碰见她,直接去下一个镇子等就好了。”

    虽说不知道林二狗怎么得出的这个结论,但他说的话基本没错过,乐乐决定还是听命行事。

    “那林大哥,一会我们朝哪个方向走啊?”

    “她肯定会去麓城,顺着那个方向走就行。”说着林二狗伸手敲了敲乐乐的脑袋,“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叫少爷。”

    “你当初明明说的叫林大哥就好。”乐乐小声嘟囔着,“再说这不是没有其他人么。”

    林二狗睨了乐乐一眼,装作没有听见他之前说的话:“还愣着干嘛,赶紧买东西去。”

    “是,林大少爷。”乐乐拉长声音,对林二狗做了个鬼脸,没等他反应一溜烟就跑了。

    “这小子。”林二狗笑骂,“再这么不讲规矩总有你吃亏的时候。”

    正如林二狗所料,虽然走的是同一段路,但张三花中途跑到林子里抓兔子去了,刚好和林二狗他们错开了。

    林二狗坐的马车,又没怎么耽搁,虽然比张三花晚出发大半天,却比张三花提前三天到了目标济宝县。到了济宝县林二狗立马差乐乐前去打听,确定了张三花确实还没到后才松了口气。

    “乐乐,你花几个钱让人去县口守着,一见到三花就通知我们。千万别派人去跟。”

    “好勒。”这事乐乐已经很熟了,无非就是雇几个乞丐流氓,“不过林大哥你怎么不自己去守着啊。”

    “我一个人能守四个口子么,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从哪个方向来。”林二狗登了乐乐一眼,还有个理由他没说,若他去等着,一两天还好说,若是三花玩野了等个四五天才来,他自己多少都会显得有些憔悴。他才不要两年不见,重逢的第一眼是他蔫蔫的样子。

    “行,您是少爷,你说了算。”乐乐撇了撇嘴,觉得林二狗一点都不诚心,人家话本上都是自己亲自去等,最好再下场雨,那才显得痴情让人感动。

    就林大哥这样,再努力三年估计也娶不到三花姐姐。

    另外一头,张三花在路上时不时打点兔子野鸡,过得还算潇洒。

    野鸡味太大,她不会处理,准备拿去卖掉,至于兔子,烤一烤还是很美味的。

    按道理张三花现在应该比较赶时间,能早一天到麓城就能早一天联系到林二狗,可是大概是回到东华,不管怎么她都紧张不起来。

    这么晃晃悠悠到了县城,张三花先去把野鸡什么的卖掉,得了百文钱。

    出酒楼时,她扫了一眼周围,勾了勾嘴角。

    “大哥,那小少爷都说了,咱们看见通报一声就行了,不用跟着。小六已经去通报了,咱们现在还这样跟着,是不是不太好啊。”

    “我呸。”被称作大哥的地痞往地上吐了口痰,“你不跟着,万一到时候他找不见了人了以此为理由不给钱了怎么办。有钱人心眼可多了。再说了,我们不告诉他我们跟着不就好了。”

    “……大哥讲的也有道理。”

    “我讲的当然有道理,快跟上,要是跟丢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一路尾随着张三花,眼看着进了小巷子,转了一个弯,面前乃是死路,墙上缺没有一个人。

    “哎哟怪了,人呢,人去哪了。”

    两人四处张望,却始终找不到人影,最后骂骂咧咧地往回走。谁知,刚走到巷子口就被人拦住了。

    “两位,可是在找我?”

    两人被靠在墙边的张三花吓了一跳,偏偏又是逆光,看不清她表情,只觉得莫由来有些可怕。

    “这位小大姐,你怕是误会了。”那个喽喽咽了口口水,“我们是路过,路过。”

    “路过到死胡同来了?”张三花没有直接戳破,想听听他们怎么回答。

    “那个……这边我们也挺久没来了,一时没注意迷了路。”

    “迷路了啊。”张三花低头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拔出的匕首,匕首不时地反出一些光,射在墙上,“那现在你们找到路了么。”

    “找到了找到了。”喽喽拉着老大,看张三花没有阻拦的意思,顺着墙的另一边往外遛,“我们先走了啊,小大姐你慢慢逛。”

    走出了几条街,喽喽擦了擦额头的汗,心想这小大姐怎么这么吓人。再一想,不对啊,老大怎么一路上一句话都不说。

    抬头一看,只见那老大脸色苍白,黄豆大的汗珠更是一颗接一颗往下滚。

    “怎么了老大?”喽喽小心翼翼地问。

    老大看了他一眼,腿一软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哎呀妈呀,那小大姐之前看了他一眼,就像是被刀子浑身刮了个遍,实在是太吓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