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一零章 偷孩子

    一路上昊大姐看了张三花很多次,每次都欲言又止。(www.k6uk.com)她想问的有很多,最终只憋出一句话。

    “这小大姐挺可爱啊?”

    张三花白了昊大姐一眼。

    陶陶哭累了之后就睡着了,张三花一直抱着她,在想,自己这么冲动地把这小丫头带出来,也不知道对还是不对。

    还好这丫头已经开始吃辅食了,不用喂奶。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两人又沉默了许久,昊大姐心里实在是煎熬,咬了咬牙,低头道:“连累你了,对不住。”

    张三花微微一顿。

    今天这事,怎么说呢。她的身份尴尬,若不是发现刘宣仁服用了血丹,大不了她趁乱一走了之,倒是不会掺合到两边的冲突之中。

    可刘宣仁服用血丹的时候偏偏被她撞见了,如果她不插手,自己的良心实在是过不去。

    两方相对各为其主,战死沙场倒是没有什么好怨怼的。但是被人放干血液用来做药·····简直是令人发指。

    想起刘宣仁呕出的那粒药丸,张三花也觉得有些恶心。本来就先收拾了一顿,后来又挨了她两脚,那个刘宣仁,应该是活不下去了。

    被威胁得放了敌人,结果刘宣仁还是死了,邹副将应该会被气得够呛吧。

    闹这么一出,她的处境就更尴尬了。等消息一上报,轻则通缉她一人,重则以谋逆株诛连九族。

    她的九族死的差不多了,阿娘就在南越,她可以就近护着,大姐那边有齐正照看不用担心,只是二姐和舅舅那边,有点麻烦啊。

    只能问问林庸有没有办法。

    还是太冲动了。

    自我反省着,张三花少有的眉间露出忧色,但后悔却是没有的。

    昊大姐半天没得到回应,见张三花脸色阴沉,心里更加内疚。

    都怪她,若不是她不小心被人擒住,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十八年后又是一个好大姐。

    “花大姐,不如你来我雷山吧,我雷山一定把你当自己族人看待!”

    昊大姐情绪有些激动的打着保票,却因为动作有些大牵扯到了脖子的伤口,马上就疼得抽了抽嘴角。旁边的人见了连忙劝她好生待着不要乱动。

    这一番动静有些大,把陶陶吵醒了,她惺忪地睁开眼,四处看了看,忽然发现一片陌生,下意识就捉紧了张三花的衣服。

    “娘。”

    “娘?”之前就听这小大姐这么叫过,但昊大姐根本没往心里去,现下再听,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这是你闺女?!”

    她的反应有些大,陶陶又被吓住了。张三花察觉到后立马用警告的眼神看了昊大姐一眼。

    昊大姐下意识赔了个笑。陶陶觉得她笑着更吓人,又往张三花怀里凑。

    昊大姐:······??我在寨子里不是很受孩子欢迎么?

    觉得陶陶胆子有些小,但又想到今日所见对一个孩子来说冲击确实有些大,张三花便拍了拍陶陶的背,以作安抚。

    然后,她才开口回答昊大姐的问题:“算是吧。”

    昊大姐:??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

    看得出昊大姐的迷茫,但张三花没有解释的意思。她现在考虑的是另一个问题,她应该去哪里找林庸。

    他应该是回蜗赤族了吧。

    “再行一段,我就和你们分开走。”

    “为何?花大姐,我刚才的话是真心的。你随我去雷山寨,如果那些东华人要找你麻烦,有我雷山一族给你在后面撑着。”

    昊大姐的话不似作伪,张三花深深看了她一眼,表情松弛下来。

    “我有其他事。”

    再次被拒绝,昊大姐有点沮丧,但也没有强求。如果张三花执意要走,自己没受伤时都拦不住,不要说现在还伤了要害。

    心里承她的情,张三花想了想,又多加了一句。

    “那个刘宣仁,在服用血丹。”

    “什么?!”昊大姐大惊失色,“难道真的是他命人戮杀的那些部族?!”

    没有听到刘宣仁在驻地营门的那些话,张三花并不知道刘宣仁早就把自己说的话抖了出去,只当是昊大姐自己的怀疑。

    “他也只是奉命行事。回去告诉雷寨主,她会知道该怎么做。”

    昊大姐点了点头,脸色跟着严峻起来。

    这次她带头纠集了队伍,本来是想救回被掳走的姐妹。可现在人没救出来,还损失了不少人手,也不知道回去该如何交代。

    还有那几股浓烟······也不知又是哪个部族糟了殃。

    告别了昊大姐她们,张三花带着陶陶赶往蜗赤族。期间陶陶哭了两次,一次是想方便,一次是饿了。张三花黑着脸帮她把了尿,却没有什么可以给她吃。

    养孩子什么都真的是太麻烦了。

    陶陶饿着肚子委委屈屈的又睡着了,张三花一路疾行,在看见蜗赤族驻地时不禁松了口气。

    反正祈凰舞喜欢逗孩子玩,到时候直接把陶陶扔给她带就好了。

    到了近前,张三花发现蜗赤族中气氛十分紧张,但好在放哨的认识她,没多做阻拦就放了她进去。

    蜗赤族人本来人口就不兴旺,很多族人又常年在外游历不着家,驻地中的人其实并不很多。张三花一进入驻地,立刻发现本来就不多的人又少了一大半。

    “三儿!”

    自张三花离开,阿娘每时每刻都在担心,特别是好不容易盼回了林庸他们却不见张三花的时候。阿娘当场就晕了过去,还好蜗赤族里到处都是大夫,随便来了一个几下就把阿娘弄醒了。

    林庸再三保证张三花没事,只是晚些回来,阿娘才勉强相信,只是心里到底还是怕的。日盼夜盼,终于把张三花盼回来了,阿娘惊喜之下,又是一阵头晕目眩。

    见阿娘摇摇晃晃,张三花下意识去扶。阿娘站稳后缓了缓,重新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和张三花说话,就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圆眼睛。

    本来到嘴里的话就卡了壳。

    陶陶眨了眨眼睛,忽然张开她那长出了几颗小牙的嘴,冲着阿娘就是一顿笑。

    阿娘的心霎时间就软了。

    然后陶陶的肚子就发出一连串的轰鸣。

    陶陶瘪了瘪嘴,也不哭,就那么可怜巴巴地看着阿娘。

    被这么一看,阿娘本来那一肚子的话一句都想不起来,看了看张三花又看了看孩子,只问出一句:“能喝米汤么?”

    张三花点了点头。

    “那我先给孩子弄点米汤去。”

    等把米汤煮上,阿娘又找来了果子给陶陶喂了点汁水,这才有空问张三花别的事。

    “这孩子,哪来的?”

    张三花犹豫了一下,如实以告。

    “惠清公主的。”

    阿娘一愣,随即声音猛地拔高。

    “那她岂不是小郡主?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赶紧送回去啊!”

    陶陶被吓了一跳,看了看阿娘又看了看张三花。阿娘见状,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听娘的话,赶紧送回去。你要喜欢小孩就和二狗生一个。这是天家的孩子,可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带出来。”

    这番话张三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又不想从头解释,含糊两句,问起了林庸。

    “说是有事要处理,急急忙忙就走了。前两天好像有什么集会,好多蜗赤族的人都跟着去了,林先生也去了。他们本来说要带我一起,但是我见不到你哪里放得下心去赶什么集会,就留下了。”

    “他们就留下你一个?”

    听了这话,张三花的眉头都要拧成一个疙瘩了。

    “不是啊,舞姐儿和鸣哥儿也没去。他们应该一会就来了。”

    话刚说着,张三花就听到祈凰舞的脚步声。

    或许是因为常年习舞,祈凰舞的脚步特别轻,而且很有节奏十分好分辨。

    果不其然,不一会祈凰舞就出现在门口。她看见张三花就是眼睛一亮,刚想说什么,又瞥见一旁的陶陶,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就拐了个弯。

    “三花,你终于把孩子偷出来啦!”

    阿娘脸色蓦地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