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三章 主线任务再现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天马行空发布的打赏与支持)

    【破灭之王,次元世界的破灭意志生命体。(www.k6uk.com)

    本体是由负面感情能量恐惧、绝望、憎恨、厌恶组成的聚合体,本能地追求着破灭一途。由于其本体总量为可以覆盖宇宙的等级,只要它的本体出现,该次元世界便会立刻回归为无限虚无。

    理论上来说,充当次元世界的自灭细胞的破灭之王,只有次元世界的永恒的真神卡利尤迦能够一较长短,就算特异个体再强大,都无法与代表着“无限次元的意志”的存在对抗。然而实际上,破灭之王与卡利尤迦的工作并不冲突,甚至有重叠的意味,想看两者大打出手什么的想多了,可直接认为其本体无人能敌。

    唯一称得上好消息的是,破灭之王并非随机地进行毁灭,只有某次元世界的发展出现重大异常,聚集出大量的破灭意志,才会将其招来。】

    看着这份档案,布莱斯汀努力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却还是未能完整地脑补出破灭之王的实力。

    不过,她很快就放弃了想象,她拥有变强的野心,却不曾认为自己能变得比老爹更强,更不曾认为自己会成为无尽次元世界最强的那一位——最后能配得上“斯巴达一族”这个字就足够了。

    转向另一个问题的布莱斯汀,面上流露出苦恼之色……虽然对父亲大人他们很无礼,可她认为他们的做法很有问题?

    道理是说得通的,无意志地向外扩散、即无差别地进行毁灭的“白霜”,性质要来得更加恶劣,将它交由破灭之王加以改造和利用,反而能减少受害者,最起码像狩魔猎人这种发展程度的世界不会受到伤害。况且,往最强的阵营中增加一员大将,最强还是最强,什么都没有改变。

    但站在为了保护自己的次元而拼死抵抗的英雄们的立场,又或是站在自诩为各次元的管理者的《时空管理局》的立场,这种资敌行为都是不可容忍的。

    还好,从《时空管理局》的档案来看,似乎还没有人知道他们干过这事儿。

    “唉,说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个人感觉由利兹叔叔出手解决就是了。”当然,更好的处置措施是‘什么都不做’,那本来就跟生活在《主世界》的他们没什么关系,旁人的死活与他们无关。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永恒的道理。

    “该不会只是觉得扔给破灭之王解决最方便吧……?”布莱斯汀摇摇头,轻轻扣上档案,没有后面的详细情报。她要确认的东西已经确认到了,跟着下来应该着眼于‘系统精灵’的工作。

    即便白霜已被处理,不代表已被白霜摧残的世界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即便没有白霜的威胁,失去无限制的时空穿梭能力的狂猎还是要捉捕希里,一切都不会改变。

    只不过,没有看到档案的最后的她,也错过了答案,虽然不是什么有用的答案就是了。

    【尽管‘脱出棋盘、由棋子变成棋手’听上去很帅,尽管‘碰面破灭之王立刻跑路’听上去很挫,然而我们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没有必要为了未必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舍弃现在的一切,与次元宇宙的意志对着干这种事留给其他人吧——by衷心希望这个人不是正在这份档案的‘您’的莱尔】

    ————————————————————————————————

    “嘿,那是我的东西!”

    “神他喵你的东西,那是你私自用我的兑换点买来的东西!而且我再一次提醒你,女术士,这是我的房间,你只是个临时住客,不要往里面塞奇怪的东西,更不要让里面充满异味!”

    “什么异味,这是宫廷熏香,你这个没见识的乡巴佬。”

    “不好意思,狩魔猎人都是乡巴佬,你这个高贵的女术士何不回去地面继续喂跳蚤?”

    》》》》》》》》》

    “兰伯特,你和凯拉的吵架整个城堡都能听见了。”在餐厅里与其他狩魔猎人一边喝酒一边讨论今后的去向的艾登,朝一脸烦躁走进来的好友举举杯。

    “当日我就不应该点头答应,让她滚回去给拉多维德烧死就好了。”兰伯特一把夺过艾登手上的酒杯,仰头灌一口酒,随后指着杰洛特说道,“记住了,白狼,这一次是你欠我的。”

    杰洛特微微笑了笑,看兰伯特昨日骂骂咧咧地同意就知道了,这货就是嘴巴难听点而已,“很遗憾,拉多维德陛下已经没办法下令烧死女巫了。”

    “唔?怎么一回事?”艾登疑惑道,天天在《天空之城》上面飞来飞去,消息自然封闭得很。

    “罗契和迪科斯彻联手发动刺杀,但最后下手的是菲丽芭。”尽管在追踪希里一事上近战缓慢,然而在不相干的事情上杰洛特却表现神勇。

    “让我猜,”兰伯特坐下来,一脸调侃地看着杰洛特,“杰洛特你又一边说着‘狩魔猎人应该保持政治上的中立’,一边抽出剑冲到最前线?”

    旁边的艾斯卡尔附和道:“应该还会将责任甩到叶奈法和特莉丝头上,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

    最后连维瑟米尔老爷子也插一句,“我说过多少次,狩魔猎人就不应该和各国的国王牵扯过深。”

    “…………”杰洛特无语,他都说得这么含蓄了,为啥小伙伴们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干过啥。

    “不管怎么说,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好消息,尼弗迦德再这么糟糕,也总比拉多维德管治下的瑞达尼亚强,”艾登还记得自己在诺维格瑞遭受的刁难,“杰洛特你寻找养女的路上也会安全一点吧?”

    “很遗憾,永恒之火和女巫猎人可没有给拉多维德殉葬。”他们才是杰洛特寻亲路上的大麻烦,尤其在瑞达尼亚下一任国王继任前,谁都改变不了此前的命令。

    兰伯特突然道:“喂,白狼,我跟你一起找希里。比起和那个娇贵的女术士呆在同一个房间,我宁愿在下面跑来跑去。”

    杰洛特轻叹一口气,“帮手我不会嫌多就是了。”

    “——啊,抱歉,可以也算我一个吗?”艾登突然发话道。

    “?”众人奇怪地看过去,与兰伯特不同,艾登的行动可不仅仅代表他自己。

    毕竟《天空之城》全程跟着艾登跑啊!

    “老伙计,你让我突然相信了爱情。”兰伯特夸张地张开双手。

    “有多远滚多远,兰伯特。”艾登摆摆手,在餐桌上托着下巴道,“——我刚才突然接到了‘系统精灵’的任务,就是让我帮杰洛特找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