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七章 成长

    (1)

    “左路小心,路西法要将球传给撒旦了,这是她们昨天晚上商量的战术!”

    “注意了,玛蒙在背后打手势要球!”

    “不好,贝露快追上金色飞贼了,其他人快去拦截!”

    “利维坦战斗的时候经常忽略自己的左上方,从那里突袭过去射门准没错!”

    尽管恶人宿主没有成为斯莱特林学院的魁地奇选手,只是看了爱尔兰和保加利亚的世界杯决赛,然而《主世界》仍然兴起了‘第二届魁地奇联赛’……很显然,在布莱斯汀成为‘系统精灵’之前,这里绝大部分人都已经接触过魁地奇,对此轻车熟路,根本不需要左介绍规则右介绍制度。(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其他五家(劳达家选手不足弃权)的内部选拔据说十分火热,但迪亚家直接就是让炼狱七姐妹出阵了。毕竟一支魁地奇球队需要一个守门员、两个击球手、三个追球手、一个找球手,不多不少正好七个,不管日常如何拌嘴吵架,七胞胎的默契摆在那里。

    没能参赛的布莱斯汀只能作壁上观,但她也没有闲着,发挥担任‘系统精灵’时培养出来的总结分析能力,在场外扮演‘最佳第八人’的角色——对手的。

    “暂停!暂停!”又被对手得分后,路西法终于忍不住了,以队长权限要了个暂停后,气呼呼地指着观众席上的布莱斯汀骂道,“裁判,这里有一个不停泄露我方战术安排的卧底,这比赛还怎么进行下去啊!”

    担任裁判一职的莱尔摇头道:“不,规则上没有禁止双方球队打听对方的战术安排……更别说,现在只能算作球迷在观众席上的支持和呐喊。”

    “你耳朵聋了吗?!这是什么鬼支持和呐喊!”抱着鬼飞球的撒旦骑着魔法扫帚飞过来,大声质问道。

    布莱斯汀对着另一边的队伍挥手道:“加油,爱尔奎特,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追球手!我一直支持你!”

    “我支持你妹子!”气炸了的撒旦发动能力,将带着地狱烈焰的鬼飞球砸向观众席上的布莱斯汀。

    ——只不过,鬼飞球飞到一半上面的火焰就已熄灭,随后拐出一条奇怪的弧线落入莱尔手中。

    “第一,球员不准恶意攻击观众;第二,不准使用自己的力量击球,只能以施加了标准化魔法的球棒击球。”莱尔看看撒旦身上因生气而喷发出来的火星,再看看布莱斯汀自鸣得意的表情,想了想,“……情况特殊,这一次不扣分,但不能再犯。”

    “算了。”贝露横了一眼布莱斯汀,飞过去将撒旦和路西法扯回去。

    “臭丫头,有种比赛结束后别跑!”撒旦朝布莱斯汀竖起一根中指,这才重新回去比赛。

    “……这就是我深爱女仆的原因。”莱尔撇撇嘴,将球扔给路西法,“比赛重新开始,大家认真比赛,不要被现场气氛影响了。”

    而现场‘气氛’中最热烈的一点,

    “切,下流的手势,一点都不优雅,”布莱斯汀皱皱可爱的小鼻子,很快再次大声喊道,“大家提起精神,别让一直偷偷摸摸往空间钻的阿斯蒙蒂斯突袭成功了!”

    (2)

    女儿得到稳稳的“永久居住权”和“无限寿命”,拉弥雅的生母福利迟早会到账,她也等得起……因为迪亚早年教给她的影子术法,导致她的存在本身就夹带着杂质,并不是纯正的“某个世界的人类”,当她开始意识到自己抵达‘繁花灿烂’末期的时候,布莱斯汀应该早就在《主世界》混熟了。

    但是,这不意味着拉弥雅就此心满意足地收手——即便她很清楚,身为一介情妇,还是一介一半时间都在故乡作威作福的情妇,不可能得到再进一步的权限。

    “迪亚大人,这条东方风格的旗袍怎么样?”对,虽然听上去有点奇怪,看上去还是像别有用心,但拉弥雅跟着下来的部分就是所谓的‘真爱’了。

    “不……怎么看都不适合吧,要穿这一身你迟了18年。”尽管罕见地陪情妇逛街,迪亚那张嘴却永远都改不了。

    “人家才没有变得那么老!不信可以马上卸妆~~”大部分女人化浓妆都是为了盖住某些东西,但拉弥雅却刚好反过来,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别那么青春可爱,更有王者霸气。

    这种事在其他地方很难想象,但在《主世界》却非如此,这里有大量年龄与容貌不相符的女人。

    “如果你真的变老了,我早一脚将你踹下床了。”倒也不至于一脚踹回故乡种红薯,这里有太多让女人恢复青春的东西,“只是气质不相符……别说你了,连布丁穿旗袍都有点勉强。”

    拉弥雅弄散自己的头发,双手在头上两侧一扣,“弄成双马尾,穿可爱风也不行?”

    “包子头也不行。”迪亚指向旁边的展示窗,“比起旗袍,我更期待你穿和服,特指花魁式打扮。”

    “花魁?”拉弥雅放下临时的双马尾,疑惑地打量着展示窗中的普通风格的和服。

    迪亚笑道:“就是那种看上去就觉得穿脱都特别麻烦的和服,穿就算了,要脱的时候我很乐意帮忙。”

    “我去查一下~!”拉弥雅连忙跑去自助终端,熟练地检索和服。

    “按照拉弥雅的敬业精神,似乎可以期待一下几天后的服务哦——唔?”迪亚看向大门的方向。

    布莱斯汀一闪身冲进这间服装店,躲在迪亚身后,再一把抱住自己亲爹蹭啊蹭。

    “臭丫头,别跑——咦?”拿着魔法扫帚的炼狱七姐妹冲了进来,看见迪亚后连忙刹车。

    “你们又在搞什么?”迪亚笑容不变,反正他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这幅表情,但那不代表他的真实心情。

    布莱斯汀伸手一指,恶人先告状,“父亲大人,她们自己输了魁地奇比赛,却无缘无故将责任甩在我头上!”

    “给我回去乡下再读一遍小学,学会‘无缘无故’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炼狱七姐妹气道。

    “说了多少次,如果只是这种日常性小摩擦,去训练场解决吧,别天天在我旁边吵个没完,”尽管说再多次,同样的小剧本还是会一再发生,反正犯事一方一定会四处跑,“还有……布丁你既然能从她们的追击下在城镇里来到我这里,也差不多可以开始更高阶段的模拟战了,试着一挑二,感受她们二人组合时的新能力吧。”

    “是~父亲大人~”

    费顿长达一年的同居指导、善恶两次清闲的工作,小魔女实力稳定提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