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章 毕竟主演们还是替身使者

    公路追逐,一群人使出堪比藤原拓海的车术,可惜没有山道式排水沟给他们甩尾;

    短程枪战,场面看似激烈,其实某空手道男高中生一个人就能解决,除了库拉索以外全是连子弹都不会躲的正常人;

    远程对狙,赤井秀一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理由,然而不知道为何狙击总是命中不了要害,每次都是射中对方的武器再蹭到手;

    武装直升机扫射,某国确实应该增加军费投入了,一台武装直升机从别处飞来、在城市上空盘旋、扫射一轮后大摇大摆地离开,航空自卫队的影子却从始至终没看见;

    ——跟推理丁点关系都没有,黑衣组织、日本公安搜查厅、多个外国情报组织在米花町街道上演了一场好莱坞大制作动作片。(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最终,贝尔摩德被黑衣组织救出、库拉索在混战中被赤井秀一击伤为fbi所擒、ia卧底基尔重伤昏迷落入日本公安搜查厅手中,一个干部换了一个卧底和一个心生去意的打手,黑衣组织血赚。

    当然,这个‘赚’是建立在‘已亏损’的基础上,这起事件由贝尔摩德被布加拉迪捉住起,黑衣组织就注定要给出代价。fbi可不是漏洞百出的日本公安搜查厅,在不久的将来, fbi将从转为污点证人的库拉索口中得到一系列情报,捣毁了黑衣组织多个据点,正式展开针对‘朗姆’的追查。

    不过,这些事情都跟替身使者们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真是的……大清早就出来办公,早餐都吃得不安稳。”拿着个汉堡在武装直升机扫射的弹痕边上啃的阿帕基,对这起震惊米花町的大事件漠不关心。

    “我们从凌晨就在这里了……”目暮警官对布加拉迪和阿帕基这俩一下班就不接同事的电话、绝对不会半夜爬起来出勤的特权人员十分无奈,好吧,还有点羡慕,“阿帕基,你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哈?我们不是来现场走个流程就回去的吗~想知道真相的话,你还不如直接打个电话给公安搜查厅。”说是这么说,阿帕基好歹还是有用回放了下贝尔摩德的行动,排除吉良吉影乱入的可能性。

    “……说得也是,连武装直升机都出动了,已经是国家安全等级的案件了,轮不到我们插手。”目暮警官满腔郁闷,可也没有办法,谁让他只是个地方城市的警部。

    假如是警察局长,还能嚷嚷几句,警部连嚷嚷的资格都没有。

    “话又说回来,”吃着汉堡包的阿帕基指了指地上的弹痕,含糊不清地说道,“我来米花町时间还短,这种规模的东西经常出现吗?”

    “就算米花町的治安再怎么糟糕,这种东西都不可能频繁出现吧!平常顶多就是爆炸物,炸列车、炸大厦、炸电影院、炸摩天轮之类的……”说着说着,目暮警官自己都犯尴尬了。

    每一个在米花町平安长大的本地居民都不容易啊!

    不说从事警察和侦探此等高危职业者,也不说少年侦探团这群作死爱好者,就连正常生活都有可能遭到各种案件被殃及池鱼。

    “一大堆炸弹魔吗?”阿帕基翻翻白眼,他有点想知道,究竟是上辈子被《热情》的黑暗覆盖的故乡,还是米花町的犯罪率更高,“说真的……比起强化警力,维持治安,我觉得米花町更应该强化教育方面的投入,本地居民一想不开立刻计划杀人,肯定是教育系统出问题了。”

    “……不,我们的教育体系在国际上好歹位于前列。”目暮警官无语道。

    “你确定?”阿帕基将汉堡包的包装纸揉成一团,“那个爱好就是往谋杀案现场凑的小鬼头,也是你们的教育系统的产品吧。”

    》》》》》》》》》》

    “真是个让人压力陡生的城市,每天打开电视都听见各种事件……越来越怀念杜王町了。”打开电视听新闻,在厨房做早餐的吉良吉影,发出普通小市民式的感叹。

    “上过新闻头条的男人,还真是说了通有趣的话呢~”在饭厅等早餐的清水丽子,发出五十步笑百步式的嘲笑,她可没有忘记自己也是个通缉犯。

    在黑羽快斗恢复至可以继续犯案的这段时间,她也熬过了最为痛苦的时期,废人是当定了,但总算能够坐到电动轮椅上获得那微不足道的自由。

    “我说过很多次,我向往的是安静平和的生活,像米花町这样搭个巴士有可能遭到挟持、去个商场购物有可能被炸死、在餐厅吃个晚餐有可能被意外毒死的地方,跟我的相性太低了。”前半句话还像模像样,后半句话风云突变,“……待我再多杀个百来人,我就带着老爸和你找个偏僻的小镇生活。”

    “确切而言,是带着我的双手吧?”清水丽子流露出厌恶之色。

    没什么好掩饰的,即便她装得像个花痴,也不会有人相信她能放下双足残疾之恨。

    “假如找不到更好的替代品,我没有打算伤你的性命。”吉良吉影菜刀用力劈了下砧板,冷酷地说道,“假如让我捉到贝尔摩德,你又比较乖巧的话,我不介意当一个花心男。”

    换言之,假如吉良吉影捉到贝尔摩德,而清水丽子又不配合的话,清水丽子必死无疑,最多留下一双手,一只随身携带一只放冰箱备用,直至两只手都腐臭时宣告恋情结束。

    “是吗……”清水丽子需要的便是这一句,“请问我怎么样才算‘乖巧’呢?”

    “少做给我添麻烦的事,少做引人注目的事,这样就可以了。”吉良吉影继续处理早餐食材,“我甚至不介意满足你一定程度上的物质需要,但如何使用金钱由我来决定。”

    “虽说你现在花的钱,全是我的就是了。”当然,清水丽子的钱也是经由违法手段得来的,也没什么资格声称所有权,“……呵,看样子,只能这样了呢~”

    厨房里的吉良吉影首次停下手中动作,回过头看向轮椅上的蛇蝎美人,“啊啦?你能接受吗?”

    “既然我的双脚已经这样了,逃是不可能的了……比起在监狱度过一生,跟着你生活还有几分活着的盼望,完全从合理性考虑而已。”为了自己的利益,清水丽子只能按捺住心中的仇恨,“我也不怕跟你说,若是你真能‘在偏僻的小镇定居’,我还要趁自己没有年老色衰之时,想办法替你这个对女人没有兴趣的恋手癖变态生下一个孩子,总得给自己一块免死金牌。”

    “……孩子?”吉良吉影皱皱眉。

    这个问题,他从来没考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