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章 动员大会

    千万别将“冒险家”和“冒险者”一概而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前者是吃饱饭没事干、找刺激探寻人生意义、十分让人羡慕的社会蛀虫,金钱名利难以收买其气节;后者是挥洒血汗、为金钱赌上一切、非但不值得羡慕还有点可怜的社会工蚁,只要抛洒的金币足够多,工作内容别太过分,大部分都可以雇佣下来。

    但根据费顿的意见,乔安娜借用萨巴兰商会的人脉招揽冒险者时设置了严苛的“道德风评”筛选标准,四年下来真正受聘用的冒险者也就四十几个。考虑到部分是全团成员一起受雇佣,实际成功案例的数字要小得多。

    乔安娜所住的地方只是小镇上平民阶层中的‘巨富之家’,可用不上这么多护卫,经过三方洽谈后,采取轮换的形式低价租借给萨巴兰商会护卫车队。

    ——像现在这样,全员集中在屋子里举行会议,说起来还是第一次。

    “嘛,想必大家也不想听各种无聊的开场白,如果什么特殊情况的话,我就直接进入正题了。”主持会议的是费顿,与塞丽娜、洛洛娜两大女强人交涉时乔安娜的表现还可以,但今天需要的是更扎实的嘴炮能力,让他上阵比较妥当。

    众冒险者相互交换眼神,均从旁人眼中看出茫然和困惑,很显然不知晓会议主题的人不止自己一个。

    坐在长桌的尽头的费顿,双拳交叠,撑着下巴道“我和乔安娜打算在安托里姆子爵领建立一支大型佣兵团,以及一座只属于雇佣兵的城市。”

    “什么!?”众冒险者面色大变,部分人更是失声惊叫出来。

    他们只是道德风评位于冒险者的上层,不代表阅历很丰富,更不代表性格沉稳……事实上,在场的一部分人还是初入行没多久的正义感满满的新人,只是跟了个靠谱的团长而已。

    “在解答其他问题之前,请先让我作出几点说明,若是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什么的,那将会浪费双方的时间。”费顿面无表情地说道。

    刚喧闹起来的冒险者们,在这番话下,没多久就安静下来,最多只是与身边人轻声交流。

    “或许部分人还不曾知道,那一位伯爵嫡子在海外当外交大使时立下奇功,回来后国王陛下出于某种打算将安托里姆子爵领赐给他。”费顿率先介绍大背景。

    “喂喂,这真的是很赏赐吗?我听说上一任子爵就是在战争中被灭了族哦!”

    “啊……那块领地的位置,简直就像在叫哈乌雷利亚王国快来进攻一样。”

    “对一个孩子,手段也太恶劣了啊。”

    在场不少人都听说过‘安托里姆子爵领’的传闻,均是对此赏赐表达不解或不满。

    这正是‘赏罚不明’的表现,若是立下功劳的人得不到赏赐,其他人还会去努力立功吗?或许国王陛下心中存在着某种说得过去的理由,但人们能看见的只有表面的东西,短期内开花结果的也同样是这些表面的东西。

    “嘛,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驻守安托里姆子爵领就等于要面对敌国的围剿,巴尔德子爵阁下急迫地需要帮手。”费顿露出狐狸式的笑容,“……我表示愿意参与领地的防守,子爵阁下对我的相助十分感动,表示将给予我在领地内南部沿河的一块地皮的开发权和使用权。”

    (骗人,是你趁火打劫逼着巴尔德割地的吧?)一票冒险者心中腹诽道。

    但腹诽归腹诽,说到这里,他们对今天的会议主题终于开始有点兴趣。

    “正如轮流担当萨巴兰商会的护卫的各位所知道的,我的妻子是个天才,通过发明创造的分红,至今已积攒出足以建造一个据点和养活一支大型佣兵团的财富……而她的聪明才智仍然不见丝毫枯竭倾向。”之前都是背景介绍,现在才是底气的来源,有钱什么都好说。

    窃窃私语之声不绝而耳,一名中年冒险者双手抱胸,突然发问“话说回来,费顿先生你为什么要插手其中?这事根本与你无关吧,我之前也不记得你和伯爵府有多亲近。”

    巴尔德不去驻守,领地沦陷后将受到追责,严重的说不准还要坐牢,但其他人完全没有这种顾虑。

    “因为这样比较有趣~”费顿晃晃手指。

    “诶?”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

    “有——趣——”费顿拉长着声音回答,在其他人提出质疑之前,往下说下去,“不过,动机什么的,其实根本不重要不是吗?重要的是我做的事情,若是各位日后认为道不同不相,再分道扬镳也不迟。”

    中年冒险者默不作声,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不得不说他还愿意听下去。

    “嘛嘛~其实佣兵团的管理制度和城市的运营模式,我事前已经编撰好,应该还算不错的。”话音刚落,家里的女仆长便略有些慌张的将小册子放到费顿面前,费顿用手按在小册子上,轻笑道,“但看样子,要想让各位产生逐一阅读这些唠唠叨叨、繁琐无比的文字,还缺了点动力~”

    不少冒险者发出干笑声,字他们大都认识,但公文性质的文字看着就头痛。

    费顿收起笑容,平淡地说道,“估计各位也早就察觉了,不管你们再怎么努力工作,也很难得到与之匹配的尊重和地位,只有收入水平高于寻常工作者。”

    冒险者们瞬间安静下来。

    他们或多或少都对此有些意见,例如王国根本没有余力对付所有城镇周遭的魔兽,平日间真正拼上性命保护城镇居民的人是他们而非那些穿着亮闪闪的盔甲收税的卫兵,然而平民尊崇的对象却是后者。

    “没有多少人能在冒险者生涯中混到爵位和官职,常见的出路是当贵族或商人的下属。”

    对,这里所有人正是走了‘某人的下属’的出路,期待着乔安娜长期养着他们。

    这也没什么,本来绝大部分职业的前景都不怎么样。

    “没有多少人愿意自己的子女继续去当冒险者。”

    每年死在委托中的冒险者茫茫多,有良心的父母怎么可能故意将子女推向火坑。

    费顿咧咧嘴,以抑扬顿挫的语调说道“——在只属于雇佣兵的城市,除了要尊重一下掏钱建城的我和乔安娜,你们不需要向其他人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