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六章 杂事

    陈大河淡淡地笑了笑,“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是什么问题。(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第一,供销社那边,会不会有意见,要是阻扰怎么办?第二,市场开起来了,谁来卖东西,卖什么?总不能就卖点地里产的菜吧,第三,其他大队会不会跟风而上,要是都一窝蜂地开自由市场,竞争太大怎么办?第四,平安公社就这么大,平时就这么多人,开了自由市场,买的人不多,东西卖不掉,怎么办?”

    杨向明目光呆滞地看着他,“我就想到前两个,后面的没想过。”

    陈大河撇撇嘴,决定不理这个憨货,继续说道,“我先不说第一个问题,先说第二个,谁来卖,卖什么?那就要看我们有什么,地里的粮食,各种菜呀鱼呀之类的农产品,这些可以卖吧,就让大队的女人老人来摆摊,赚钱不费力,还不耽误地里的活,完了给他们发工资就行,就和供销社的职工一样,就是没编制。此外,服装厂的衣服,毛纺厂的毛线,五金厂的工具,火柴厂的蜡烛火柴,只要是平安公社有的,除了不把北门口老肖家的香烛元宝,纸屋纸钱弄过来,其他什么东西不能卖?就算工厂的东西大部分已经安排好去处,但弄点剩余产品,支应个小摊子还是没问题的吧,他们工厂不是有很多家属盼着进厂吗,就给个临时工的身份,过来卖东西。到时候做个规划,一边当菜场,一边卖工业品,这摊子不就起来了?”

    “回到第一问题,其实就不算个问题,供销社卖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大地方进来的商品,档次就摆在那里,一般人进去他还不稀罕搭理你呢,就算是其他的普通商品,也是供不应求,不在乎多那么一两个市场的。你这个自由市场卖的是什么?卖菜,卖鱼卖虾,再加上一点布匹毛线的,说得好听叫自由市场,不好听就是个菜场,供销社能看得上?所以说,就算你这个市场开起来,他们也不会把你当成对手。”

    说到这里,陈大河语气放缓一些,“当然了,该打点的也不能少,供销社的几个领导那里,你隔三差五的叫人送点菜过去,也差不多就得了,还不花钱。”

    “至于第三个,跟风的问题,”陈大河撇撇嘴,“你认为他们现在有这个胆子吗?起码也要等看到这个自由市场能赚钱,赚大钱,最重要的是还不会惹麻烦之后,才会一窝蜂地上,等到那个时候,这里已经成了气候,”陈大河发出两声冷笑,“哼哼,各个工厂可以自主安排的产品就这么多,只要我们能全吃下,就没东西给别人,我倒要看看,他们去哪里找货,没有货品,谁又去他们的市场。”

    “至于说最后一个问题,买东西的人,也就是客户,从哪里来,那就完全不用担心,你可别忘了,这个即将开办的自由市场,可是整个潺林县唯一的一个,在供销社需要票据才能买的东西,在这里可不用,哪怕你卖的品种再少,也挡不住真正需要,却又没有票据的人,等自由市场开业之后,我不怕没人来,只怕来的人太多,你撑不住!”

    “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陈大河看着杨向明问道。

    杨向明满脸呆滞地望着陈大河,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出话,“你都说完了,我还能有什么问题,干呗。”

    “不过,”杨向明一把拉住他,“钱书记那里,可得你去解决,还有,你得给我把章程弄好,别整出内部矛盾来,还有,真不会有麻烦?”

    虽然早就预料到,陈大河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就这点出息。”

    也懒得理他,直接挥手撵人,淘回来的宝贝还没整理完呢。

    又忙了一天,才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梳理清楚,其中一半以上都是杂书,陈大河也懒得去甄别,在留下十几本古籍和七幅古画之后,其他的直接找人拉去学校,丢给老校长去处理。

    还有些坛坛罐罐,也大部分都送人,只留下十几件真正的老东西,小心翼翼地用稻草加棉花保护好,再放在箱子里面。

    这些箱子也是淘回来的,陈大河留了八个,其中就有最初淘到的那四只书箱,其他的都给老妈去装东西了,结果留下的那些东西还没把箱子装满,八个箱子都塞到床底下,也算是躺在钱上睡觉。

    老妈黄玉芝还想讨要剩下的空箱子,陈大河也坚决不给,开玩笑,虽然咱不懂木头,但后世被炒疯了的黄花梨和紫檀还是听过的,等放个几十年,一个箱子都能在省城换套房了,哪能真给你去装那些针头线脑的。

    清点完自己的收获,陈大河才去学校帮忙安排交流会的事,搭棚子,清场地,划区域,准备谈判区和休息区,安排接待人员,准备工作简餐和接待晚宴。

    把就清空了几间教室,准备给他们放东西的老校长看得目瞪口呆,果断地拍拍手把烂摊子丢给陈大河,杂事就得让俗人去做,读书人看看书就好!然后心安理得地回去研究送来的杂书去了。

    还好,陈大河一开始就没对老校长抱希望,自己早就准备了一套方案,具体的体力活也不用他来做,都是杨向明派来的人,他只需要指手画脚就好,顺带着把上剅自由市场临时场地也安排好,总共就用了半天时间,然后,他也学着老校长,拍拍屁股消失了,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公社钱书记家里,陈大河大口大口地吃完一碗肉丝面,笑呵呵地看着张玉梅,“梅姐,还有没?”

    张玉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说是来谈事情,我看你就是来吃白食的!”

    “那还不是梅姐手艺好么,”陈大河理直气壮地说道,“搁别人家我还不稀罕吃呢。”

    “呵,那我还得谢谢你赏脸是吧,”张玉梅重新盛了一大碗面放在他面前,没好气地说道,“面条还有,肉丝没了,你将就着吃吧。”

    “得嘞,我不挑食!”陈大河拿起筷子,挑起一大口塞嘴里,嘟囔着说道,“都这么晚了,师兄怎么还没回来?太不像话了,我得批评批评他!”

    张玉梅坐在对面,好笑地看着陈大河,“我看你是被你师兄批评多了,想报仇才是,好哇,等下他回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批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