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章 对比

    黄部长的办公室里,陈大河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对面的黄部长一直微笑地打量着他,就是不说话。(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领导不说话,陈大河也不敢吭声,只得保持坐姿,面带微笑以对,心里却在暗暗吐槽,不是说领导很忙的吗,怎么尽在浪费时间呢。

    半晌之后,黄部长终于点头笑道,“小伙子,不错。”

    啊?陈大河愣了愣,随即露出腼腆的笑容,这话不好接啊,要是熟人的话,就直接表示认同了,可是跟这位又不熟,直接认下脸皮太厚,表示谦虚也不好,还不知道他说的是哪方面不错呢。

    “你今年是十六岁吧?”黄部长接着说道,“十六岁考上北大,还能和外国记者交朋友,说服他立场倾向我国,一般人可没这个本事。”

    陈大河咧嘴一笑,刚想谦虚两句,黄部长又说话了,“我已经给你们学校打了电话,并提出表扬,回学校后应该会给你记一功,其他方面你有什么要求没有,有的话可以提,也算是对你的奖励,总不能让人说我们小气吧。”

    “呵呵,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也没做什么,实在不敢居功,”陈大河刚想拒绝,突然想起一件事,可话都说出去了,只得把嘴巴闭上,继续保持端庄的坐姿。

    黄部长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来陈大河还有话没说完,于是笑笑说道,“应该做的是没错,不过做好了就应该有奖,说吧,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看着黄部长,陈大河小心翼翼地说道,“那我就说了啊,呐个,能不能帮我买张去首都的飞机票?钱我自己出,帮我开张介绍信就行。”

    这年头飞机可不是随便能坐的,需要一定级别开出的介绍信才行,或者本来就是有一定级别的干部,陈大河拿着平安公社开出的介绍信可买不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也不行,他也想不出有其他什么事情可以提的,正好不想坐太久的火车,便提了这个要求。

    “就这个?”黄部长有些意外,好笑地看着他说道,“我这个部门虽然权力不大,可能办的事却不少,你就只有这一个要求?”

    “就这个,”陈大河用力地点头,“其他的就没了。”

    深深地看了陈大河几眼,黄部长笑着点点头,“行,钱就算了,这点钱我们还是出得起,下午我让人给你送飞机票过来。”

    陈大河立刻点头哈腰,“谢谢黄部长。”

    “嗯,没事了就这样吧。”

    “哦,那我先出去了,”陈大河连忙站起来,顺手把椅子放好,然后走出办公室,从外面把门带上。

    已经出去的陈大河没有看到,黄部长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地自言自语,“挺老实的一个孩子啊,也不像李老说的那么皮,正好,李老让我给他买机票回去,他也提这个要求,合二为一,白赚一个人情。”

    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邵立志还等在那里,看见陈大河出来,连忙站起来,“谈完啦?”

    “嗯,”陈大河眼珠子转动两下,“谈完啦。”

    “行,那我送你回去,”邵立志领着陈大河往外走去,顺口问道,“黄部长没交代什么吧。”

    “没有,”陈大河低着头跟着往外走,“就是把我夸了一通,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然后听我说要回首都,非要送我张飞机票。”

    邵立志瞟了他一眼,“信你才有鬼。”

    “那你就等着看吧,”陈大河摇头晃脑地说道,“说不定等会就是你给我送机票过来。”

    邵立志轻描淡写地说道,“我说的是你会不好意思。”

    陈大河顿时囧着脸,哥们的脸皮有这么厚吗。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回招待所,而招待所里,本来准备离开的奥斯却突然临时提出一个请求。

    “您想参观大学,并且和我们的大学生面谈?”专门负责对接奥斯的翻译兼向导诧异地看着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个。”

    “不方便吗?”奥斯坐在床上,旁边是已经打包好的行李,“我只是突然想了解一下,你们所说的接班人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没有,没什么不方便的,”向导笑着说道,“虽然学校放假了,不过和中小学不一样,还是有学生在的,这个也不用请示领导,我直接安排就行,暨大可以吗?”

    “可以,”奥斯点点头,“陈和我说过,暨大是你们这里最好的大学之一。”

    既然奥斯没意见,向导便直接给学校打电话安排,另外找些懂外语的学生参加会谈,同时联系去香江的火车票,他们谈完之后,就会直接送奥斯去火车站,从香江转机回美国。

    奥斯在暨大逗留了两个小时,和这里留校的同学进行一番交流之后,便匆匆离开。

    不管别人有多困惑,而他去大学参观的原因,其实只是想去看看这里的大学生,有多少是和陈大河一样的人。

    这几天和陈大河相处下来,这个年轻人流利的美式英语,对美国对世界的了解,对自己国家的信心和坚定不移的态度,灵活多变的处事作风,以及具有相当高度的战略眼光,都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中国的大学生都是这种水平,可能真的用不了多久,这个国家就会重新崛起,于是他才想着到大学里去看看。

    经过一番对比,结果让奥斯有些释然,也有一些郑重,释然的是,陈大河只有一个,这里的大学生中,再也没有像他那样的人了,不仅没有,而且还和绝大部分的市民一样,对外面的世界一知半解,眼光和思维或许比普通人强一些,但很明显和发达国家的学生有较大的差距。

    但是,他们对知识的渴望,对外界的好奇,对国家和人民的忠诚,比起陈大河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刻苦学习的态度,简直甩了某人八条街,这些都给了奥斯最直观的冲击。

    知识可以学习,眼光可以开拓,思维可以锻炼,唯有决心与态度不可赋予,这样的人,足以让奥斯郑重以待,或许在自己的报道中,应该给他们写上重重的一笔,希望能对美国的青年有警醒的意义。

    奥斯的这些心思没人知道,他也不打算告诉谁,在上车前,他给了向导一封感谢信,请向导转交给统战部的领导。

    感谢信里自然是对陈大河这几天工作的肯定,然后应陈大河的要求,顺便提了蔡志明和蔡婶他们几个人的名字,也算是完成了陈大河的许诺。

    和向导握手告别之后,奥斯便登上了前往香江的火车,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的城市,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也许再次过来的时候,这里真的会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