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九章 补贴

    当第二天早上,宋明杰急匆匆地赶到北大西语系教室的时候,陈大河正被彭雪晴和王亚东几个缠得晕头转向。(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你昨天不是说去找戏曲老师的吗,老师呢?”

    “不会是又白跑一趟吧,什么时候老师才能来啊,我们还要学习排练,时间很紧迫啊!”

    “要是老师没时间过来,我们过去也可以啊,老马同志都已经同意了,只要是为元旦节目做准备,可以随时请假,我们现在时间大把,你看着安排就行。”

    陈大河双手高举趴在桌上,简直就跟全盘招供的俘虏似的,“同学们啊,我都说了八百遍啦,老师已经请好了,国家京剧院的青年艺术家,生旦净丑样样精通,这两天就会过来对你们进行指导,保证误不了事儿!”

    夏萍皱皱鼻子,“人没来,就不能全信你。”

    王亚东躺在椅子上,做出批判的样子,“一没物证二没人证的,这话好说不好听啊。”

    彭雪晴更是怒目圆瞪,“我的歌剧老师更是连影子都没有,这个可要难多了好吗!”

    就在这时,宋明杰敲响教室大门,“同学们好,我找一下陈大河同学。”

    陈大河抬头一看,连忙喜出望外地冲了过去,一把将他的手握住,“宋老师,宋师傅,您可算来了,要是再晚几步我可就让他们给拆了啊!”

    说着便回过头,傲然地看着同学们,“看见了没,这位,就是国家京剧院的青年艺术家,宋明杰师傅,大家还不赶紧鼓掌欢迎!”

    哗啦哗啦……,同学们纷纷鼓掌,几个小姑娘鼓得尤其用力,那面带桃花的样子,就差把花痴两字写在脸上了,果然颜值即正义,陈大河心里暗暗吐槽,一个男的没事长那么帅干嘛,又不是靠脸吃饭的。

    呃,貌似唱戏的也是演员,还真是靠脸吃饭的啊。

    宋明杰闹了个大红脸,憋着笑说道,“我叫宋明杰,同学们叫我名字就好,老师不敢当,师傅更当不起,我今年也就二十二岁,和大家年纪相当,就互相学习吧。”

    将宋明杰引荐给王亚东之后,陈大河又被彭雪晴一脚踢出门外,“还不赶紧找歌剧老师去!”

    那河东狮吼的样子吓得宋明杰直哆嗦,我勒个天的,这年头的女大学生都这么狂躁了吗,看来自己教的时候得格外用心才行啊!

    陈大河灰溜溜地滚出教室,却并没有去找歌剧老师,而是跑去中文系,趁着课间休息的时候抓住蒂埃里就往外跑。

    “哎哎,干嘛呢,干嘛呢,”蒂埃里嘴里冒出一串的京片子,汉语说得是愈发利索了,“没见正上课呢,有事不会晚上再说。”

    “来不及,”陈大河摆摆手,喘着粗气说道,“我昨天联系好了,国家京剧院的演出团一个星期后可以出发,能安排不?”

    “一个星期?”蒂埃里愣愣地看着他,“开什么玩笑,一个星期他们的护照签证能办下来吗?”

    陈大河两手一摊,“昨天我就问过这个问题,结果被人当傻子一样看,他们是什么人,国家京剧院的,那些个艺术家哪个不是一年出国好几回做访问演出的,普通人难办的护照对他们来说就是吃饭的家伙,随时都可以说走就走,不带打磕的。”

    看着蒂埃里愣住不说话,陈大河顿时急了,“兄弟,不会一个星期办不下来,演出不了吧,我可是话都撂在那儿了啊,真要办不成他们还不吃了我。”

    还好,黑小伙儿没有给他掉链子。

    “当然能办,”蒂埃里将手一甩拔腿就跑,“我现在就去发电报,让他们赶紧安排场地做宣传。”

    “回来,等一下,快回来,”陈大河连忙追上去,这非洲小伙儿怎么这么性急啊。

    “还有什么事啊?”蒂埃里停下来回头问道,“你不是说着急吗,我得抓紧时间通知他们啊。”

    “你知道去多少人吗,演出什么节目,”陈大河瞪着他,“什么都不知道通知个屁啊。”

    蒂埃里立刻捂住鼻子,“你说脏话!”

    “滚,”陈大河甩了个白眼,“演员有四十多个,管服装化妆之类的有十多个,另外再加上领队和两个翻译,一共六十七个人,四十二个男的二十五个女的,通知那边安排好住宿,另外演出的剧目有三个,野猪林、三打祝家庄和穆桂英挂帅,周期半个月,每天下午和晚上各一场,总共三十场,如果反响强烈,”

    蒂埃里立刻接过话头,“我知道,加场。”

    “也不加场,”陈大河似乎没听到蒂埃里的话,继续说道,“要是反响强烈,就再安排另一组人隔半个月过去,继续演一轮别的剧目,吊住他们的胃口,嗯,大概就这些,记住了没。”

    蒂埃里掰着手指喃喃地念叨半天,最后点点头,“明白了,还有吗?”

    “还有件事,”陈大河拉过他低声说道,“这边艺术团的人过去之后,伙食安排好一点,超标的部分从我那份里扣,另外再给他们每人发一百,算了,发五十的吧,多了不好,发五十美元的零花钱,也从我那份里扣,这个就说是承办方给的,别提我。”

    蒂埃里愣愣地看着他,“你用自己的钱补贴他们?”

    陈大河瞪了他一眼,“关你屁事,照办就行。”

    “行,”蒂埃里比了个手势,“我现在相信你是真想为文化交流做点事了,零花钱就算了,你自己承担,伙食费那边都算到成本里去,我们平摊。”

    “老狄,没这个必要,”陈大河拍拍他的肩膀,“这事跟你没关系。”

    “当然有关系,”蒂埃里不满地说道,“他们吃好了才能演得好,演得好口碑才好,口碑好了门票才卖得多,门票卖多了我赚的才多,怎么没关系?”

    陈大河看着他笑了笑,“行,既然你愿意多花钱,那就这么办,你那边安排好了跟我说一声。”

    “没问题,”蒂埃里咧着嘴一笑,“没事了吧,我去了啊。”

    陈大河刚摆摆手,蒂埃里就一溜烟地跑远了,果然黑人都是擅长跑路的,那身影直让陈大河望尘莫及。

    确定好非洲那边演出的事,陈大河又跑去李家老宅给奥利弗打了个电话,还好这次奥利弗没有睡觉,听上去心情还不错,而且一听有京剧艺术团可以过来商业演出,奥利弗连连表示没问题,那语气简直就是蒂埃里的翻版,似乎纽约的演出场所都是自己家里开的一样,不禁让陈大河暗自怀疑,莫非奥斯那家伙也有个不得了的来头,要不然他的女儿怎么跟玩儿似的,就把这么多的事给做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