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八章 异常举动

    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剩下的细节自然会另外安排人去谈,三人便一起扯起了闲话,天南地北一通乱侃,正好这时开业典礼的招待午宴就要开始,便一起过去餐厅吃饭。(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刚才那些院部级的领导走了之后,剩下的人里吴天华便算是拔尖的,这时又和吴树青还有陈大河三人一起过来,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莫非这位统战部的干将又干出了件大事,撮合美资公司和吴树青的合作?

    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吴树青直接把两人往主桌上带,本来坐在隔壁次桌上的两人一看他们过来,立刻灰溜溜地主动去了另外一桌,陈大河一看,正是刚才庆典开始前见过的那几人之二,其他人都没看见,应该是提前先走了。

    视线很快就收了回来,陈大河脸上笑容不变,当做没看见一样,与吴天华一起和北航的几位领导打着招呼,寒暄过后,众人正要落座,门口又传来一阵骚动,抬眼看去,一个人出现在门口。

    吴天华立刻往那边招了招手,“夏司长。”

    来的正是夏伯平,平时吴天华私下里都是叫三哥,可这种公众场合,他们之间一般都是以公职相称。

    夏伯平面带微笑,温文尔雅地走了过来,吴树青和北航的领导立刻迎了上去,这位可是商务部的骨干人物,对他们来说重要性比吴天华更高,当然容不得怠慢。

    夏伯平和他们握过手之后,又和吴天华打了招呼,最后拍拍陈大河的背,笑着调侃道,“你小子可以啊,都混上主桌啦。”

    这句话一出,周围众人眼神都有些不对,就算陈大河背后靠着一家资产雄厚的美资公司,夏伯平也不需要如此厚待,看来他们之间的私交很好啊。

    尤其是吴树青,两眼放着精光,心里在盘算着,先是吴天华,现在又来了个夏伯平,这个陈大河的背景果然不简单,自己刚才是赌对了。

    似乎没看见周围人的脸色,陈大河撇撇嘴,“好歹我也是美资公司代表好吗,大领导不在,还不兴我坐前一点啊。”

    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这话就是一点也不客气,甚至有些嚣张,可夏伯平哈哈一笑,丝毫不以为意,反而顺势按着他的肩膀挨着坐在一起,陈大河的另一边就是吴天华。

    此时陈大河心里也有些惊讶,这可不像三哥平时的做事风格,再想到他现在才过来,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才让他做出这样的异常举动?

    而吴天华也发现了这一点,虽然不知道原因,可还是配合地拿起了做派,顺手拿起桌上的一瓶茅台对着众人笑道,“三十年陈的老酒,好东西啊,”

    随后又指着陈大河,“前几天我去他那蹭饭,让他拿三十年陈的出来,他死活不肯,最后还是喝的二十年陈的,大家说他小气不小气。”

    众人当然是配合地一阵哄笑,只是心思各有不同,都在猜测这两位今天是怎么了,如此摆明车马地力挺一个后生,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刚从次桌离开的两人也一直在关注这边,自然也听到了夏伯平和吴天华的话,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不就是被同一个老师教过的么,至于这个样子?

    吃饭的人各有心思,酒桌上却依然是欢声笑语,酒足饭饱之后,过来道贺的宾客纷纷告辞,陈大河也和夏伯平吴天华一起坐着揽胜离开。

    亲自过来送别的吴树青果然对这辆车身硕大的进口越野车多看了两眼,心里想着既然能给一个分公司配这么好的车,看来陈大河背后的那家公司的资金实力确实不可小觑啊。

    将宾客送走之后,吴树青和北航的几位领导一起坐在会客厅,还在聊着刚才宴会上的事,这时一位领导的秘书敲门走了进来,躬身说道,“我刚去找人问过了,陈大河确实和夏司长还有吴主任关系不浅。”

    吴树青也有些好奇,看着他问道,“哦,怎么说?”

    那人继续说道,“其实这事涉外管理部门的很多人都知道,陈大河是原北大教授李中和的关门弟子,而夏司长和吴主任曾经都是李教授的学生。”

    其中一位领导一拍额头,“这就说得通了,原来他竟然是李老的弟子,这事到此为止,反正以后咱们把这个年轻人供着就是。”

    其他几位领导纷纷苦笑着点头,难怪陈大河能顺风顺水地拉起两家外资公司,那些海外关系且不谈,他的背后可不止夏吴两人,凡是前些年从北大西语系出去的人,哪个不会关照他几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夏吴这两位会表现得如此明显,反正这种背景的人,能交好总比交恶的强。

    这里的人也只有吴树青还不清楚,与她相熟的一位领导便跟她简单解释着背后的情况,虽然他自己也知道得不多,但也足够让吴树青知道,陈大河背后的那张网到底有多大。

    此时正往四九城方向开进的大揽胜车上,陈大河笑着对夏伯平说道,“三哥,什么个情况?”

    夏伯平苦笑着摇摇头,“今天上午我跟部长去院里开会,上面决定抽调所有艺术品百分之三十五的份额,由我们自己出资在美国开设一家文化公司,做艺术品销售业务。”

    “就这事啊?”坐在第三排的吴天华扒着座椅说道,“早上来的时候大河就说了,随便他们怎么去弄,只要不动他原来的合同份额就行。”

    “啊?”夏伯平愕然地看着陈大河,“真的没影响?”

    陈大河撇撇嘴,“影响当然会有,只不过是影响我们在国外公司眼里的形象而已,人家资本家也是讲规矩的。”

    “唉,本来工作就难做,现在他们这么一弄,”夏伯平摇着头,“我据理力争,也不过是保住了你原来的份额,在他们那些人看来似乎还像是格外开恩一样,现在全国的艺术品就分成了三份,一份在你这里,一份在文化部,最后剩下的全部都被他们拿去了。”

    “他们拿不去,”陈大河冷笑道,“要么他们就在国外便宜甩卖,看看赚的钱够不够运费,要么就乖乖地拉回来。”

    夏伯平好奇问道,“你们就这么有把握,他们一定会失败?”

    陈大河还没说话,就被吴天华摆摆手打断了,“这是人家的商业手段,说了你也不懂。”

    “好吧,”夏伯平靠在椅背上舒了口气,看着陈大河说道,“既然没太大的影响,我就放心了,还有今天吃饭时候的事,也是我故意的,来之前我也给大哥打了电话,从今天开始,我们这些人都亮明车马支持你,同时也是对那些人的一个警告,别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