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七十九章 本土化

    不许拍这里自然是陈大河的意思,落座的时候他就跟徐晓明交代过,后来又同邵老打了个招呼,这点小事邵老自然不会驳他的面子,也就很自然地吩咐下去。(m.k6uk.com手机阅读)

    半边身子在座椅扶手上,陈大河悠然说道,“目前除了新闻节目的现场报道之外,其他所有的节目都是在录影棚里制作出来的,这种做法固然能将节目以流水线的方式,进行低成本高产量出品,但看得多了,未免给观众一种审美疲劳的感觉,如果能派出一个摄制组,去外面制作节目,让整个城市都成为节目的背景,那新鲜感是否会好很多呢?”

    邵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似乎在衡量这种方式的得失。

    “而且这么做还有个好处,”陈大河继续说道,“熟悉的地方出现在电视屏幕里面,可以给那里的观众更多的认同感,哪怕节目质量一般,也会有很多街坊追捧,至于拍摄成本,实际上只要操作得当,其费用不比在摄影棚拍摄高多少,如果名气做大了之后,甚至会更低。”

    邵老眼神微动,“怎么说?”

    陈大河心里忍不住暗笑,这位老爷子果然是出了名的抠,都已经这个时候,还将成本放在第一位,难怪被凤凰电视轻易超越。

    “其实可以算出来的,”陈大河掰着手指说道,“去外面拍摄,多出的支出是外勤费和油费,但省了摄影棚的布景搭建费用,而且去某些地方拍摄,比如商场或酒楼,还可以去和他们的老板谈一谈,不仅不用出场地费,说不定还能再多收一笔广告费,虽说比不上正式的广告,但花点小钱,给他们的招牌几个镜头,想来还是很乐意的吧。”

    邵老微微点头,看着他笑道,“抱歉,老朽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这里也不是谈话的好地方,如果可以的话,明天下午我请陈生喝茶,不知是否方便?”

    “邵先生相邀,怎敢不从,”陈大河微微一笑,“我会提前将两个节目的策划书做好,明天准时赴会。”

    只要节目创意不太差,无线台这边就算是拿下了。

    之前奥利弗收购丽的电视台之后,从陈大河这里很是搜刮了不少节目创意,再加上给了央视一批,现在陈大河脑子里的东西已经剩不下多少。

    幸好这里是香江,无线电视台也不是什么卫星电视,收视只能覆盖香江这一亩三分地,后世的那些电视节目,除了卫星台火遍全国的,还有不少接地气的本土台,这一类正好可以推荐给无线,也算有个交代。

    陈大河给邵先生准备了两套节目,一个是深入市井,发现市井中普通人的故事,或者是香江市井文化的来历和闪光点,如果配上一个口才了得的文化界人士,用讲故事的方式来介绍香江本土文化,可能那些普通香江民众会非常感兴趣。

    毕竟不管是早就迁移过来的老人,还是近几年才入籍的新移民,都对香江是有认同感的,出这样一档节目,很容易将这份认同感转化为自豪感,这样一来,只要不出昏招,这档节目的收视率就不会低。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助力因素,那就是钟先生即将全力推动的香江市井文化研究,一个从上而下,一个从下而上,很快就能在香江引起一波本土文化研究热潮。

    说不定,无线台还能从香江市府那里弄到一笔经费也未可知,以邵老先生的性格,这是很有可能的啊。

    至于另一档美食节目,陈大河则借鉴了后世广洲本地电视台的几档寻味节目,既可以深入小巷食肆,去品味老百姓的日常美食,也可以下到田间地头,寻找最原始的风味,这样的形式比起当今传统的教做菜,岂不是有趣百倍。

    而且连这档节目的主持人,陈大河都已经帮忙想好了,那就是邵老先生的老下属,后世鼎鼎大名的节目制作人、主持人、美食家、商人,蔡斓蔡先生。

    这位先生为人幽默风趣,爱吃爱玩,简直就是射雕英雄传里老顽童的翻版,而且他在邵氏影业工作了几十年,对于电影电视都不陌生,和邵先生也很熟悉,做这档节目再合适不过。

    如果不出意外,这两档节目应该能帮无线在本地的收视率上扳回一城,重新回到两军对峙的局面。

    表明看上去,陈大河是给凤凰台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实际上,他是想把无线台往另一个方向上引。

    这个方向就是本土化,乡土味。

    凤凰电视台有奥利弗的看重,并有了几个可以全球通用的重量级综艺节目,很容易发展成跨国,乃至跨州的国际性媒体,那么在香江本土的竞争就显得没那么重要。

    再一个香江本土也不能只有一家电视台的声音,尤其还是一家私人电视台,这点对于任何一个市府都不会答应。

    所以,无论是从养贼自重的角度,还是市场刺激的角度,都需要在香江给凤凰台找一个对手,而无线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可是陈大河也不想放任无线做大,以后能跟凤凰台去国外继续竞争,那么就需要想办法将无线束缚起来。

    以这个方向来考量的话,将无线打造成本土电视台就是最好的选择。

    无线起源于香江,那么将节目根植于香江市井,应该没毛病吧。

    邵老先生可不知道陈大河的小心思,否则此时就不会是满心喜悦,而是意欲吐血三升。

    可就算他不知道陈大河的想法,但看到此时陈大河的行动,刚才还欣赏有加的心情顿时跌入谷底,忍不住冷哼一声,高傲地昂起枯瘦的脑袋,不再去看他,而是欣赏舞台上的表演。

    而陈大河呢,此时已经佝着腰越过七八个人,溜到更左边,跟一位不认识的中年人商量换了个位置,然后笑呵呵地同一个六十来岁,文质彬彬的老先生打招呼,“邹生,好久不见!”

    看着嬉皮笑脸的陈大河,邹先生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上一刻还跟邵先生谈笑风生,下一刻竟然跑来找自己聊天,放眼全香江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