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1章 掰断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个道理很简单,很多人都明白。 但想要将其贯彻始终,从一而终的执行,那就不是说说而已。 这毕竟是杀人。 毕竟是跟原先的心境完全不同。 即便宋启明一直在内心深处提醒自己,但仍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优柔寡断。 此刻,他要将那些优柔寡断,全部都摈弃。 他低头,看着倒在自己脚边的人。 大多数都还没有死。 逐渐的,宋启明的目光,充满了冰冷之色,不带丝毫感情。 一股浓郁的杀意,从他的身上,缓缓的散发出来,冰冷的,宛如来自地狱。 那些人明显感受到不同寻常,抬头,正好迎上宋启明的眼神,不由得,身体微微颤抖起来,用尽所有力气向后,但却只是缓慢的蠕动罢了。 “他要把这些人全杀了吗?”铁笼里面,魏凌深深咽了一口唾沫。 “看样子,应该是。”齐羡月美眸微闪道:“他们,死不足惜!” 其他铁笼里面的人,也都是盯着宋启明的位置,眼中全是激动。 他们,巴不得这些人全部死干净! “杀了他们!” 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来。 “杀了他们!!” “杀了!!!” 接着,便是一道接着一道的声音。 铁笼里面关押的众人,一声高过一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怨恨。 想来,他们在这里面,也遭受了不少罪。 魏凌有些吃惊的望了一眼众人,然后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他亲眼见到过这里的人受折磨。 对于这里关押的人来说,杀了那些家伙,恐怕也不足以发泄心头的仇恨。 宋启明缓缓抬头,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看着各色的面孔,无一例外全是恨。 他低下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在地上蠕动的人。 有道是,民意难违。 现在,宋启明执行的就是民意。 “死吧。” 轻轻的声音,从宋启明的嘴里,缓缓的发出来。 他伸出了一根手指,对着下面,轻轻的点了点。 “嗤!” 一道气息,从他的指尖之上,迸发而出,宛如水箭一般,瞬间刺了下去。 “噗!” 气息,穿透了那人的脑袋。 在那人眉心之处,出现了一个手指大小的空洞,鲜血,正在泊泊流出。 那人的眼神,瞬间空洞起来。 挪动的身体,也直接僵硬,双眼还瞪得极大,死不瞑目。 宋启明漠然收回手指,缓缓抬脚,走向另外一个人的位置。 那人脸上,全是惊恐,想要开口求饶。 “嗤!” 一抹气息,迸发而出,直接刺入了那人的嘴里,从那人的后脑勺穿透了出来。 死。 “嗤!” 宋启明脚步再移,手指再动,气息再现。 有一个人,瞪大眼睛,彻底没有了生机。 杀过几次人后,宋启明现在杀人,内心已经没有太大的波动。 他杀的很随意。 只是伸伸手指,便有一条性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铁笼内。 魏凌和齐羡月脸色惊骇,双眼之中,全是震惊之色,彼此对视一眼。 “先天高手!” 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异口同声的说出四个字。 凌空伤人,是先天高手才有的手段。 而先天高手最重要的,便是凝实的先天真气。 宋启明一指点出,便有一道气息射出来,直接杀人。 这等手段,无异就是先天高手的象征。 “宋启明比我还年轻一些,竟然已经是先天高手了。”魏凌深深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喃喃道:“看来,我上一次输的不怨。” 他想,上次切磋,宋启明倘若动用先天真气,自己就不是断臂那么简单,而是有可能会直接死亡。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宋启明当时也没有这么厉害。 “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少秘密。”齐羡月喃喃自语,神色略微恍惚了一下。 宋启明收回了手指。 地面上,再也没有一个人活着,全部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这个时候,宋启明冰冷的脸色,才稍稍缓了一些。 他抬头看向四周的铁笼,第一时间走向魏凌与齐羡月的位置。 其他人都从铁笼中伸出来手掌,祈求宋启明将他们救出来。 不过,宋启明不是圣人,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优先救自己认识的。 尽管他跟齐羡月不熟,仅有一面之缘,但跟魏凌之间,毕竟也是同学关系。 来到铁笼旁,宋启明的目光往里面看去。 魏凌也看向宋启明。 以前的时候,宋启明不懂,看不出来什么,此刻看魏凌的面相,绝对是大富大贵之家的人,比之齐羡月的面相,也不差多少。 这倒是让宋启明有些诧异。 不过,魏凌的面相上,有着一股阴霾,应该,家里要出人命了。 而且,不会超过半个月! 宋启明心里叹息一声,看了看齐羡月,又看了看魏凌,心里隐隐有一些推测。 当初在图书馆,跟那个老人相遇的时候,就看出来,老人有至交要离世。 而现在,老人身边的女子,正好跟魏凌在一起,而魏凌又是这种面相。 也许,老人的至交,就是魏凌的至亲。 “宋启明,你怎么在这里?” 宋启明还没有开口,魏凌却是露出来一抹笑容,主动开口道。 宋启明没说话,自顾自的伸手,握住了那铁笼。 铁笼是由一根根两指粗细的纯铁棍打造而成,极其坚固。 宋启明略作沉吟,继而运转气息,双臂微微用力,向两侧扒动铁棍。 生铁打造的铁棍,在宋启明的用力下,缓缓的弯曲起来。 “吱吱……” 因为是生铁的缘故,不是那么容易弯,在弯到一定幅度后,便发出刺耳的声音,无法在弯曲下去,却是已经到了极限。 但是,这只是铁棍的极限,并非宋启明的极限! 那铁棍,到极限之后,便是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力道,逐渐浮现出来裂痕。 一丝丝裂痕,愈发的明显。 “嘶!” 瞧见这一幕,魏凌和齐羡月,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这可是生铁! 但竟然硬生生被宋启明掰裂了! 这得多大的力气?! “咔!” 而在某一刻,那铁棍终于是承受不住,在力的作用下,直接被掰断。